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公主殿下又要嫁人了 > 第十六章 怦然心动

第十六章 怦然心动

“哈哈哈!那老家伙会向我问好?这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江廉昌笑着道!

“大人!该出发了!”这时候那捕快提醒道!

“对!对!对!那走吧!”江廉昌随即轻轻的拍了怕脑袋道!三人跟着江廉昌便出了江府,江府外准备了一辆马车,以及三匹枣红色的战马!

“我骑马,师兄,你就和娟儿一起坐马车吧!”江纪舒立马就说道,说完,江纪舒便走了过去朝一名仆役的手中,牵过一匹!

“思成啊!你就和纪儿骑一匹马吧!万一纪儿马技不行,出现问题就糟糕了,你在伯父也放心一些!”江廉昌随即看向李思成道!

“这,那好吧!”李思成装作一副不得已而为之的样子,其实心里乐开了花,这简直是天赐机会啊!

“纪儿,你可有意见?”江廉昌故作镇定的问道!

“没意见,”江纪舒摇了摇头,反正从小和师兄长大,也没有那么多的额条条框框,随即看向娟儿道:“那娟儿,你自己做马车吧!”

随即便瞪着战马边上的马镫,便一跃翻上了战马,那气势丝毫不亚于男子,这时候李思成看向江纪舒道:“师妹!我上来了!”

“哦!师兄,你上来吧!”

瞬间,李思成直接一跃而起,根本没有借力任何东西,便坐到了江纪舒的后面!

“走!”看到二人上马后,江廉昌和那捕快也纷纷上马,娟儿则是自己坐上了马车,随即便开始向着府衙而去……!

“师妹!走吧!”李思成在江纪舒后方轻语道,江纪舒的耳边顿时间升起了一丝丝的温度,呼吸,心跳,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可感受到!

“师兄!你,你可以抱着我!”江纪舒小声道,刚说完,不知道是何种原因,江纪舒的脸色骤然变得羞红,心跳也是控制不住的加快…….!

“啊!这,师妹,这……!”

“爱抱不抱,不抱拉到!摔下去别怪我!驾!”瞬间,江纪舒便扯动缰绳,然后一马鞭打在了马的臀部,战马嘶鸣,朝着前面的人追去!

李思成来不及思考,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到了,他真的差点便摔下去了,不过关键时候,双手抱住了江纪舒的水蛇腰,感受着对方的脉搏,心跳,以及呼吸的频率……!

“纪儿!你慢点!”江廉昌看到江纪舒很快就跟了上来,提醒道!

“爹!我没事!”江纪舒随即喊道!

大约半刻钟的时间,他们便到达了府衙!

“大人!仵作已经来了,就等您了!”府衙里走出的捕快上前说道!

“走吧!”江廉昌将战马交给了仆役之后说道!

江纪舒向左微微转头,看向李思成准备说话,可是李思成的脑袋也正在江纪舒的左侧,双方嘴唇一时间直接贴在了一起,犹如触电一般的感觉传遍双方的全身,江纪舒刚有些回缓的脸色再次变得涨红,心跳也再次攀升,江纪舒想都没想,瞬间从马上跳了下去!

李思成或许还沉浸在那甜软之中,战马在江纪舒离开后突然失控,好死不死的江纪舒下马的时候脚拍到了马的腹部,战马瞬间朝着前方跑去,李思成猛然惊醒,一瞬间一个向后的踉跄,直接从战马摔下去!

但是李思成的身手也是了得,在摔下马的瞬间,借力了马的臀部,才让其没有摔倒,还算安全的落在了地上!

“师兄!你没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是,是……,”江纪舒看到对方有些狼狈的情况,怯生生的问道,一副小女子的姿态!

“没事!没事!师妹那你……!”李思成也有些怯弱的看向对方道!

“师兄!你不准记起刚才的事情!不然,不然,不然我就告诉师傅你欺负我!”江纪舒说话的时候脸色涨红,而且一双玉手变得无处安放!

“是!师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要转……!”

“不准说!走了!爹估计已经等着急了!”江纪舒随即便朝着府衙跑去!

“对!对!对!” 李思成连连点头道!

“纪儿呢?”江廉昌在府衙大堂问道!

“小姐她……!”

“算了!这丫头就是一时心热,估计此刻是害怕了,走吧!验尸!”然后便朝着停尸房而去!

这时候江纪舒三人也已经进入到了府衙,径直朝着大堂而去,此刻那里只有捕快,她老爹依然不知所踪!

“我爹呢?”江纪舒随即问道!

“小姐!大人去了停尸房!您就在这喝杯茶等着大人吧?”捕快随即说道!手脚勤快的捕快立即去倒给了对方一杯茶!

“不用了!快带我去停尸房!”江纪舒随即道!

“小姐!这……!”

江纪舒有些着急的说道:哎呀!我爹已经答应我了,你快带我去!”随即看向娟儿道:“对了,娟儿,你还是在这等着吧!万一待会晕倒了,我可不管你!”

“是!”捕快没办法了!只能带着江纪舒朝着停尸房而去……!

“师兄!你见过死人吗?”江纪舒随即看向李思成问道!

对方突然一怔,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似乎某些东西正在侵占它的脑海!

“师兄!你没事吧?”江纪舒看到对方明显有些不自然了!

“没事!师妹走吧!”李思成看向江纪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

江纪舒点了点头道:“哦!那好吧!”

“小姐!到了!这个给您!”这时候,那捕快从怀里拿出两块白色的手绢,很明显这是提前准备的,那东西就相当于口罩一样,遮住口鼻,给自己一些心理安慰吧!

“师兄!给你一块!”江纪舒将其中的一块白手绢递给李思成道!

“不用!走吧!”李思成微微一笑道!似乎这死人对于他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根本吓不到他,亦或者是在其心里有着比这个更加可怕的东西……!

“那好吧!”江纪舒看到对方渐变的神情,这是她从未见过的,随即也没有在说话!

“纪儿来了!”这时候身在停尸房内的江廉昌看到了江纪舒!

“爹!有什么发现没有?”江纪舒随即问道!

“目前没有!”江廉昌摇了摇头道!

“大人!这宁江县,以及都江县这两个县的知县,死亡都比较蹊跷,虽然他们的肺里有水,但是看上去不像是被溺死”仵作检查之后说道!

“哦!有何不一样?”江廉昌随即问道!

“大人请看,此人的颈部发生了粉碎性的破坏!”仵作捏着对方的颈部道!

江廉昌随即便也在颈部捏了捏,眼睛一亮!“的确是如此!这二人是被直接瞬间扭断脖子而死!”

“是的!大人!其余的人基本都是溺水死亡,脖子没有这样的痕迹!”

“果然如此!加之那船底有着斧凿的痕迹,基本可以肯定,这并非是天灾,而是人祸!”江廉昌声音深沉的说道!

“这就完了?”江纪舒看向自己老爹问道!

“完了!走吧!纪儿……!”

“可恶!这些歹徒,真是丧心病狂,为何要杀这二县的县令呢?”江廉昌喃喃道!

“大人!我们要不要封锁万州城排查可疑人群?”

“查,当然要查!立即着手去办,着重查那些最近计入万州城的人,时间紧凑,他们定然还没有时间离开!我再去南江岸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江廉昌随即说道!

“是!大人!”

“报!”这时候府衙外一个声音传来,随即便是一个身影跑进了大堂!

“大人!这是密函!”捕快将一个卷筒状的东西递给了江廉昌!

江廉昌接过后,看了看,果不出所料,这是上面在催促办案,江廉昌看过密函之后,眉头紧蹙,神色也变得更加的严肃起来!

气氛变得格外沉重,周围也变得安静,周围的人都不敢去打破这宁静!

“爹!怎么了?”江纪舒看向江廉昌问道!

“哎!这些家伙让我半个月内破案!不然这事情的影响就大了!”江廉昌叹了一口气道!

“这,这怎么可能嘛!”江纪舒随即道!“就算知道对方是有人蓄意谋害,那也得要有充足的时间一一排查吧!”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事情的影响太大,死了这么多人!”江廉昌叹了一口气道!

“爹!那接下来怎么办?”江纪舒还是有些担心自己这位老爹的,毕竟这整个南江府的百姓看着呢?都在等一个结果!

“走吧!先去南江看看!”江廉昌道!

“我这就去准备车马!”这时候一捕快站出来道!

“不用了!我们走路过去,也好了解一下百姓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江廉昌制止道!

一群人走出府衙便朝着南江口岸而去……!

“哎!今年是遭什么灾啊!水龙王发怒收走了那么多人的性命!”街上的议论之声不绝于耳,都是在谈论什么水龙王牛鬼蛇神的东西!

对于这些流言,他们自然是不去理会,不过这水龙王倒是成了这南江府的热门谈论话题!

“爹!你说这些人为何要害人啊?”江纪舒走上前问道!

“这嘛!无非就是名和利,也只有这两种的原因!”江廉昌顺口就说道!这些年来他办过无数的案件,这些案件无不是为了“名和利!”

“名和利?”江纪舒自语道!这些事情她第一次接触自然是没办法和像老油条一般的父亲想比!

“纪儿啊!我感觉这事件背后不简单,这些人既然敢同一时间杀害二位县令,从地理位置来看,这宁江和都江,虽然说都是南江的分流,但在南江府占据了重要的地理位置!”

“纪儿!这时候我们就要想想这二人死后得到最大利益的是哪些人群!”江廉昌随即又说道!

“爹!那其他的那些百姓是自己溺死的,只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亦或者这些人的死也只是这个计划的一环?”江纪舒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什么目标,如此的草菅人命!

江廉昌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这些百姓都是被溺死,只有那二人是被人扭断脖子而死,所以二人是必死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