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一百九十章 暴乱前夕

第一百九十章 暴乱前夕

这是胜利了吧?这是胜利了啊!

艾伯尽管想要努力的压抑,脸上还是忍不住流露出一丝阴沉的神色。

在想象之中,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如同英雄一般的被环绕,享受着胜利的果实吗?

但是这样想象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在这该死的,不断的,带着被污染气息的,有些微酸的雨中,每个人都是一副沉闷,小心,沉默的样子。

似乎已经完全的忘记了他的英雄事迹,忘记了他最终力挽狂澜的突破包围,冒着生命危险,一举擒拿了地底种族这次带队的大队长,最终取得了谈判权,中止了这场战争的辉煌....

一切都是因为他吧!

想到这里,艾伯抬头望向了前方,那个现在还并不高大,略显瘦削的身影,怀中抱着一个死去的新月战士,身上仿佛有一种无形的气场影响着每一个人。

他在难过?在愤怒?或者是在悲伤?总之他沉默的姿态,平静却压抑的神情会让每个人都不自觉的小心起来,郁闷起来,就连天下这绵绵不断的雨,也似乎在应和着他的悲伤。

“可是,他现在不是应该死了吗?”艾伯有些烦躁的扯下了斗篷,他不愿意承认,他也受到了这个无形气场的影响,心情跟随着沉重,压抑。

他愤怒的望向了安德鲁,可是安德鲁对他视而不见。

呵呵...庶民女人的儿子,果然不堪重用!看来自己太过骄傲,让一个家族的杂碎破坏了自己的大事。

艾伯有些口干,在干涩之中又带着一丝苦涩。

他很聪明,他已经想明白了,那个有问题的,原本应该是分配给唐凌的,最终‘回弹’功能,也就是说回弹到安全点有问题的战术移动盘,因为一些什么别的原因,莫名其妙落到了一个不相干的新月战士身上。

唯一能做这种小手脚的人,只有安德鲁。

但艾伯根本没想过,就算安德鲁没有动手脚,唐凌在最终逃跑的时候,也卸下了战术移动盘。

两人对弈,他根本就输给了处在劣势的唐凌。

而唐凌,则输给了人心。

并不是输给了安德鲁,而是输给了阿米尔。

此时的阿米尔就趴在奥斯顿的背上,手脚无力的垂下,随着奥斯顿的每一步移动在无规律的晃动着。

他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但某些往事却无比的清晰,清晰就像发生在昨天。

苦难的聚居地。

家中五个孩子之中,最小最瘦弱的一个。

没有人在意他,更没有人注意他,吃饭总是吃不饱的,抢夺更是不敢,因为稍微流露出想要多吃一些的样子,迎接他的总是几个哥哥的拳头,和姐姐们最恶毒的诅咒一般的痛骂。

他连大声的说话都不敢,他总是低着头,他不想要有存在感,甚至不想要存在。

温暖是什么?亲情是什么?他的人生苍白一片。

可是啊....在那一夜的灾难中,他阴差阳错的活了下来,在那一扇绝望的大门前,他做为年龄符合的一位,被选入了17号安全区。

第一次,他开始庆幸他幼小的年龄。

而在那一夜,他做了一件事情,他推开了他最小的那位哥哥,大声的告诉旁边的战士:“他的年纪不符合要求,他16岁了。”

哥哥16岁了吗?并没有,还有一个月。

可是,那个拿着一个奇异圆盘的紫月战士竟然没有揭穿他,他带着意味不明的笑,问阿米尔:“你厌恶他,是吗?”

阿米尔低头不敢承认,但那位紫月战士就这样一把把他那位年龄最小的哥哥扔出了队伍。

“你的天赋很出色,虽然这只是最模糊的测试。”那位紫月战士敲着手中的奇异圆盘,然后说道:“所以,强者可以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吗?阿米尔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只是不想要在任何地方都无法摆脱那沉重的阴影,永远被人抢夺自己的东西,永远活得战战兢兢,一句话不对就被打,就被痛骂。

“阿米尔。求求你,阿米尔...”那是他的哥哥,他的亲人第一次在他面前流露出软弱,第一次痛哭流涕的恳求他。

可是阿米尔的内心没有波动,更没有回头。

就如他的亲人,甚至他的父母对他的存在一样没有波动,他永远只是一个浪费食物的废物。

雨,接连的下着。

阿米尔无力的垂着头,但他涣散的目光还是能够看见前方的唐凌,看见在唐凌怀中闭上了双眼的薇安。

和她的第一次相遇,她是从来没有在意过的吧?甚至,到她死去,她都没有放在心上过的吧?或者说,她已经忘记了。

那是第一次考核。

阿米尔远远的躲在一旁。

他是唯一一个来自聚居地的人,而聚居地已经覆灭了。

尽管无数次的安慰自己,自己是有天赋的人,可是阿米尔还是不敢上前,不敢和每一个人靠得太近。

别人会厌恶他的吧。

是的,一定会厌恶他的,厌恶他那面黄肌瘦的穷酸模样,厌恶他畏畏缩缩的气质,厌恶他....

“你是来参加考核的吗?”

阿米尔抬头,看见的是一个有着亚麻色发色,大大的褐色双眼,脸上有些小雀斑,笑容却非常甜美的女孩子。

多么漂亮的女孩子,聚居地中,阿米尔没有看见过比她还要美好的女子了。

她竟然对着自己流露出笑容,她的身上竟然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她的手很干净,连指甲缝中都没有任何的污渍。

阿米尔想要逃开,他更加的不敢靠近这样的女孩子。

“站在这里吧,我也是才到呢,你站我旁边,可以的吧?”她笑着,甚至轻轻拉了一下阿米尔的胳膊。

她竟然还会触碰自己。

阿米尔的胳膊,被薇安轻轻拉过的地方,散发着一种奇异的热度,让他迷醉又恍惚。

恍惚到这个女孩子在他旁边说着自己的紧张,他都没有听清楚。

他只是低着头,永远的低着头。

直到他看见一双白净的手,捧着一张手帕,手帕上有两块黄粟谷烤出来的面包。

面包似乎是现烤出来不久,还散发着微微的热气。

“你要吃吗?妈妈为我准备的早餐。可是早餐我已经吃了很多,吃不下了,但妈妈老是说,多吃一些才会有力气...”

阿米尔震惊的抬头,看见的依旧是她的笑容,双眼眯起来,却又湿漉漉的,像莽林中才出生的小鹿。

这么美好的女孩子,竟然会把最最珍贵的食物分享给他?

阿米尔迟疑着,其实他肚子很饿,在临时收养地,可没有人会为阿米尔准备早饭。

因为那里没人觉得这个来自聚居地的人能够进入第一预备营。

“吃吧。”一块带着热气的面包已经递到了阿米尔的手中。

这是什么的感觉?这就是从未体会过的温暖吗?

阿米尔仰头,那一天早上,阳光突破云层的第一缕光线是那么的鲜明。

克里斯蒂娜的哭泣声还在断断续续,不停的传来。

最好的朋友竟然就这样消逝了,这一切是梦吗?唐凌为什么要把刀放在阿米尔的脖子上,而阿米尔为什么....想到这里,克里斯蒂娜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阿米尔。

这一路上,她都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回头看向阿米尔,可是阿米尔始终没有给她一个回应的目光。

天呐,救救他吧。

不管他犯下了什么错,先救救他吧。

可是,唐凌的眼中深藏着压抑的愤怒,似乎根本已经不在乎阿米尔的生死。

克里斯蒂娜还记得唐凌抱起薇安时,转头对阿米尔说的那一句话:“如果,你还想弥补。请你努力的活到希望壁垒,活到可以说出真相。”

这是什么样残忍的话语啊?唐凌为什么会这样的冷漠?我们不是伙伴吗?

对的,我们是伙伴,我们还曾经年少天真,彼此温暖。所以,这也注定了我们上一堂最沉重的人生课。

也许在别的时代没有必要,在这个时代这堂课是必然的经历。

如果唐凌有心情,他定然会这样回答克里斯蒂娜,可是他没有任何的心情。

一种冰冷的愤怒在冰冻着他的心脏,他的血液,他的每一条经脉。

他在勾勒着,策划着,压抑着,等待着...他的心渴望着永远洁白无瑕的时光,手却向往着杀戮。

“所以...”阿米尔看着前方唐凌的身影,他的步伐还是一步一步那么稳定,他稳稳的抱着薇安,时不时的就掏出一条凶兽肉塞入口中。

已经无需掩饰他所拥有的资源了吗?他开始如此放肆的时候,定然就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吧?

而自己,自己其实真的是崇拜他的吧?

可是....阿米尔的呼吸有些乱。

他不能忘记啊。

第一次考核,薇安目光闪动的望向血腥铁笼中,那个站在莱斯特银背巨熊身旁的少年。

他的手滴着血,他冷漠的叫着‘开门’,周围的人都说这是一个奇迹少年。

而自己战胜的光芒早就掩盖在了他的光芒下。

第二次考核。

奥斯顿冷漠的推开他,然后对唐凌说道‘你站在这儿来。’

他测试出了五星基因链,可是飞龙队长似乎不太在意。

甚至,他不能忘记,似乎为了让唐凌更加绽放光芒,飞龙队长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让唐凌最后测试。

唐凌的测试结果那么糟糕,但每一个人竟然是有些担心他。

可是,唐凌在意过吗?他似乎从来都不在意...他不在意别人对他是否那么珍爱,那么欣赏,那么重视。

他永远做着他认为该做的事,放肆,无赖,甚至张狂。

可他永远都是对的。

永远都会在恰当的时候,将自己压在他的光芒之下。

所以,他永远只能看着每个人都围绕着他,这其实并没有关系,自己的内心也一次又一次的想要跟随着他。

可是啊...薇安!无法放下啊!

躲在暗处,悄悄的看着薇安看向唐凌的目光越来越温柔,悄悄的看着薇安偷偷的凝视唐凌...

这样的滋味多么苦涩。

当唐凌又‘活’过来那一天,阿米尔内心是欣喜的,他想要放下一切,去彻底拥抱这温暖的友情。

可是,他看见了薇安冲向唐凌的那一个拥抱。

那一刻,是绝望吧。

如果他可以超越唐凌,比他强大,那么....曾经那个紫月战士不是说过吗?

“强大可以为所欲为。”

可是,希望在哪里?唐凌永远都神秘的,一天比一天的强大着。

直到,那一天,安德鲁偷偷的让人找到了自己。

背叛的耻辱和对强大的渴望,对薇安的渴求在来回的拉锯着。

于是,终究还是选择了背叛啊。

关于唐凌的情报,阿米尔一次又一次的偷偷传递给了安德鲁,甚至艾伯...

只是传递情报,没有关系的吧?毕竟,安德鲁私下给了他那么多资源,他尝到了快速成长的喜悦。

他在计算着,应该快要超过唐凌了吧?在这样的想法中,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所以,到最后...关于战术移动盘的事情被提了出来。

他必须配合。

“放心,唐凌不会死的。但他的身份有巨大的问题,所以他会被俘虏。”

“但是他很狡猾啊,一个有问题的战术移动盘,会让我们增加俘虏他的几率。”

“嗯,你问为什么不直接动手?不不不,安全区远比你想象的复杂,不是随便就能带走一个什么人的。唐凌身边是有保护的,不然你想想苏耀?”

阿米尔被说服了,唐凌如果被俘虏,那么....

阿米尔偶尔也会想起猛龙小队那些温暖,他骗自己,等着自己强大了,再弥补唐凌吧。

至少,不是因为薇安,不是因为长久以来被压制着,自己不会这样做,自己没有不喜欢唐凌。

但...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为什么死去会是薇安?为什么那个有问题的战术移动盘会莫名其妙的被分给薇安?

还是!自己亲手递给她的!

一滴泪,从阿米尔的眼角滑落,他的呼吸变得轻柔起来,身体也变得开始没有感觉。

他的记忆想要永远的停在那天早上,第一缕阳光破开云层的那一霎。

**

“你又猜对了,这小子竟然真的选择回去了希望壁垒。”蹲在苏耀的旁边,一个男人反复的玩着手中的蝴蝶刀,看着废墟战场那一队浩浩荡荡的队伍,看着走在前方唐凌的身影,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我没有猜对什么?我只是第一时间收到了战场的情报,才肯定这小子会这样做。”苏耀的神情没有变化,但深邃的目光之中却流露出一丝遥远的追忆。

“这样做...嗯...”那男人手快速的一甩,‘啪’的一声蝴蝶刀完美的闭合在了一起,被他插入了腰间。

“这样做至少证明了一点,他就是那个疯子的儿子。你认为,那个疯子如果还活着,他会怎样做呢?”苏耀从衣兜里摸出了一支香烟点上。

“对,这才是首领的作风。只是,我们曾经老是跟着首领犯傻,现在又要跟着他儿子犯傻吗?在关键时候,总是不能做出最理智的决定吗?逃跑不才是最好的选择吗?我很懒...我不想战斗啊。”男人口中抱怨着,站了起来,说着不想战斗,但拳头却被他捏的劈啪作响。

“理智的决定是什么?”苏耀吐了一口烟,脸上流露出玩味的笑容,这才接着说道:“让这臭小子闹吧。闹得越大越好,这才是他最好的出场方式,对这个世界宣告‘我来了’。不然,你以为这一次昂斯家族能够隐瞒住他的身份?”

“这样啊....”那男人脸上也流露出了玩味的笑容,说道:“挺刺激的。我很想知道,当这个小子正是登场时,某些家伙脸上的表情会不会很精彩?哈哈哈...”

说完,他忽然望向了苏耀:“狂狮苏啸,你是不是已经寂寞了很久?你的拳头是不是喊着我在渴望着鲜血?”

“狂狮,你也在期待着归来吗?”

“不,我只是负责迎接,迎接着这个小子重新走上曾经那个疯子,走过的路。”苏耀望着天空,发现记忆真的是遥远了,因为一个新的轮回又开始了。

世界总是在生生不息,某一些火种也一定会重新成为燎原大火。

**

考克莱恩身上的盔甲还带着血污。

一个90岁的紫月战士,一个很多年没有出手过的老人,在这一次的战场上重新证明了他的荣耀。

他的孙子艾伯带着紫月战队深入地下了,而他则带领着部队围歼了地面战场上的地底种族。

一个都没有放过,他亲手斩杀了整整七十个地底种族。

希望壁垒在沸腾着,呼唤着考克莱恩的名字,而有的人则在心底冷笑,等一下会呼唤的是不是‘艾伯’的名字。

昂斯家族的虚荣心真是强大啊,得了实际的好处,还要得到盛大的名声。

仰空脸上始终带着嘲讽的笑容,冷漠的站在人群中,这样想着。

但当他看见从地底归来的紫月战队越走越近时,心底却渐渐的紧张疑惑了起来。

为什么走在前方的似乎是猛龙小队的成员?

仰空尽管想装作漠不关心,但还是忍不住几步上前,来到巡逻之地的边缘,抢过了身旁一个侦察战士的望远镜,望向了那一支回归的队伍。

走在前方的是唐凌!

唐凌没事,仰空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可下一刻他就发现了唐凌怀中抱着一个人。

那...那是薇安!她死了吗?

仰空的心中浮现出一丝微微的难过,这个安静温柔的女孩子战死在了地底?还有奥斯顿,他身上背着的是,是阿米尔?

阿米尔还活着吗?他也战死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仰空的心底开始不安,剧烈的不安,只因为在望远镜中清楚的照出了唐凌的眼神。

这眼神似乎蕴藏着毁灭的火焰,让人心惊胆战。

仰空甚至不敢再看,有些无力的放下了望远镜,他发现他聪明的大脑都快要转不过来了,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心中竟然出现了一片茫然的感觉。

**

“沃夫,唐凌竟然回来了。”佐文站在沃夫的身旁,看着废墟战场上回归的队伍,看着走在前方的唐凌,吃惊的说了一句。

沃夫背着双手没有回应,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该死的苏耀不带走他?苏耀没有任何的行动?他就那么迟钝?我们分明就冒险通知了他...”佐文没有说下去了。

而沃夫突然转头,望着佐文问了一个非常奇怪的问题:“苏耀,你有感觉吗?”

“什么感觉?”佐文诧异,这个时候沃夫在想什么?不关心唐凌的问题,竟然询问起了关于苏耀的事情。

“熟悉的感觉。”沃夫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再接着说道:“其实,我早就有所怀疑了。如果我对苏耀的感觉是对的,那么我的怀疑也是对的。”

“我很庆幸我是对的,所以我提前对唐凌释放了一个善意。”沃夫似乎对自己做的事情非常骄傲,他慢条斯理的从办公桌上拿过了一支雪茄,开始精心的修剪起来。

“沃夫,我有些不明白你到底要做什么?唐凌不过是17号安全区里,那份名单中最受重视的一个。我们只是为着能多一个火种,要力保下他,可你的表现却越来越超出我的意料...”佐文的脸上尽是疑惑。

沃夫将手中的雪茄转着圈,精心的点着,然后抬头看向佐文:“我觉得17号安全区接下来,会比我想象中的更加乱成一团。”

“然后,你这个人从来都不重视细节的吗?他姓唐...”

“MD,姓唐怎么了?姓唐的很多,他...姓唐?”佐文一下子愣住了。

**

尽管之前的暴雨已经变成了绵绵细雨,但从地底归来的紫月战士们还是全身湿透。

在地底被烤干的内服,再一次湿淋淋的贴在身上,让人有一种黏腻的不适感。

因此,他们显得沉闷了一些。

让原本在希望壁垒欢呼的所有人,心中开始有了一丝不安,难道地底行动失败了?

不然中间怎么会有一个显得有些沉默悲伤的小子,抱着他队友的尸体?

可在这时,艾伯忽然站了出来,只是一瞬,就站在了一堆箱子上,他亮着伤口,带着一股不辱使命的模样,对着所有人高呼道:“我们胜利了!”

‘哗’的一声,人群开始欢呼,而艾伯对身旁两个他的心腹使了一个眼色,准备开始述说他的光荣事迹。

站在人群之中考克莱恩也整理了一下头发,迈着郑重的步伐走向了艾伯,按照剧本,他此时应该上前拥抱他英雄的孙子,然后爷俩一起接受人们崇敬的目光,崇拜的欢呼。

在这时,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唐凌,注意到他默默的走上前,走到了主战通道的中央,慢慢的放下了薇安的尸体。

“我要一个交代。”唐凌开口了。

但声音很快被淹没在一片欢呼声之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