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事了拂衣去

第二百二十九章 事了拂衣去

狼灾到了第二天的夜里,还是轰轰烈烈的来了。

没有人有太多的畏惧。

因为这样的事情,每年都会发生一次,就如同祭祀一般。

在一般的情况下,只要墙不倒,就不会出现太多的死伤,顶多是在最后的时刻,有许多狼聚集在墙下,或是挖墙脚,或是撕咬破坏墙的时刻,会出现伤亡。

因为在那种时刻,光在城墙上射箭什么的,是绝对不行了,那抵挡不住草原贪狼破坏的速度。

唯有勇士当先,带着一群游猎人贴身近战,重点屠杀墙下聚集狼群最多的点,才能彻底的挡住狼灾。

这种时候,伤亡在正常不过。但天亮,只要等到天亮就好了。

每一次的狼灾都会发生在夜里。

紫月刚升起的时候,狼群就会集结。

然后,一整夜前赴后继的凶猛攻击,直到天明它们就会如潮水般的褪去。

拉齐尔草原三大谜题嘛。

看不见的神庙,血色狼灾夜以及屠神的神泪之湖。

“所以,狼灾到天明就褪去的原因,已经没有人探查了吗?”唐凌一个侧身,避开了那巨大的狼爪。

手中的A级合金匕首斜斜的刺出,又一条伤口出现在了贪狼王的身上。

极度惊险的交手,惹得站在城墙上负责防守的巴巴托村人又是一阵惊呼。

还有比这更刺激的抵御狼灾的办法吗?

不拖时间,不进行远程攻击,不挖壕沟放火油,甚至连近战屠杀队都不需要准备。

就一个少年,直接冲入了狼群,只需要所有的弓箭手帮他时不时的掩护一下就行了。

他要直杀狼王。

对的,这个少年就是唐凌,这么刺激的方式就是他决定的,当他从瓦伦西亚的口中听到所有的狼群都是由一头狼王指挥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这样做了。

“你们若是相信我。那么记得,就只需要弓箭手,最好的那种弓箭手!而这些弓箭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掩护我。其余的都不用做。”唐凌交代的异常简单。

但没人质疑,因为他已经展现过强大的实力,也愿意为了巴巴托村留下来,帮助抵御狼灾。

能留下来的巴巴托村人,原本就在进行一场命运的豪赌,那又何妨赌得再大一些呢?

更何况,这就是草原人,我若信你,若服你,又岂怕命运相托?

但没人认为这个方法会有多大成功的可能性,所有人都抱着最后壮烈的心思。

经历了紫月时代剧变的祖先们,留给草原六村人最大的财产无非就是悍不畏死。

可以为了生存,悍不畏死。

同样也可以为了自由和荣耀,悍不畏死。

可是,唐凌却给所有的巴巴托人上演了一场奇迹!

他在狼群聚集之初,就直接从高墙上跃下,冲向了狼群。

他奔跑如风,比村中跑得最快的马儿都要快。

没有任何一只草原贪狼能够阻止他,在交错的瞬间,就会死在他的长刀之下。

一路跑,一路杀,一路血。

只是短短不到三分钟,唐凌就已经站到了巨大的狼王身旁,长刀上滴落的是还未干涸的草原贪狼之血。

不是说需要掩护的吗?所有站在城头的弓箭手在热血沸腾的时候,都忍不住想发出这样的疑问。

其实这一路,唐凌哪里需要他们掩护?根本就是凭借着一己之力,生生的杀到了贪狼王的面前。

真正的搏杀到了这个时候才开始!贪狼王不仅自己强大,身边还跟着八头被草原人称为次狼王的草原贪狼。

这九头狼从来都是一起行动,任何一只陷入了战斗,其它八只都会群起而攻之。

可是唐凌畏惧吗?他并不畏惧,他已经认出来了,贪狼王不过是四级变异兽,八只次狼王不过是二级变异兽,他可以力战。

所以,这一场战斗被他变成了一场个人的‘表演秀’。

还有比这更精准惊艳的战斗吗?从未见过如此场面的草原人都震惊了。

躲闪从来都在毫厘之间,如同提前预演好的一般,站位时时都在变化,但每一次都会站在最准确最具有优势的位置。

而攻击呢?这攻击是真正的如毒蛇一般,潜伏,出击,且一击必中。

在这个时候,掩护这件事情才起了作用,但也只需要看准时机,在唐凌偶尔陷入一人面对五只狼全方位攻击的情况下,骚扰一下还准备偷袭的次狼王就行了。

这些狼王都拥有惊人的体型,就比如贪狼王整个身体有成年铜皮牛一半的大小。

次狼王也不差,有牛犊子般大小。

可也是因为这样的体型,它们一拥而上时,并不是全部都能进入第一战圈。

但狼也是狡猾的,它们懂得战术配合,懂得隐忍,凭借本能可以找到最佳的攻击时机和攻击角度。

不过,它们的本能如何和唐凌的精准本能匹敌?

所以,‘刷’的一刀,长刀再一次落下,第一头次狼王头首分离,被唐凌斩于刀下。

接着,唐凌一个前扑,撞开了扑向他的另外一只次狼王,与此同时,他抓着这只次狼王一个翻滚,用它的后背挡住了它同类的撕咬。

于此同时,匕首反扣挡在手臂前,手臂伸出,直接挡住了贪狼王从侧边的撕咬,在撞到它牙齿的瞬间,匕首猛地一扬,一弹,穿破了它的舌头。

贪狼王满嘴是血的退开了,唐凌得感谢莱诺教会了他这一杀招,如今已经叫做唐凌幻影刺了。

一把扔开抓住的那只次狼王,成功的砸飞了另外一只次狼王以后,唐凌再次站了起来,长刀刀光一闪,又砍向了右侧的一只次狼王。

伴随着他的,是城墙上惊天动地的欢呼!

何等的强悍,群狼之中,挡住了九只巨狼的攻击,还斩杀了一只次狼王。

有心人会发现,对付次狼王,唐凌从始到终用的都是长刀。

而面对狼王,他会用匕首,不讲究一击必杀,而是给它留下了一道道伤口。

这是何等的战斗技巧?长短配合的如此和谐,一心两用竟然被一个少年用到了极致!

这少年就像是为战斗而生,他是战斗的艺术家。

战果并没有仅仅停留在此刻,而是在继续的扩大。

一分钟后,一只一跃而起,想要直接撕咬唐凌次狼王,被唐凌一刀直接破腹杀死。

三分钟后,一只想要偷袭唐凌的次狼王,却被唐凌一个返身,一脚踢断了前腿,然后拦腰斩杀。

五分钟后,一只从背后撕咬唐凌的次狼王,被唐凌用肩膀顶住下巴,一摔砸在了一块大石上,直接撞死。

七分钟后....

随着次狼王死得越来越多,唐凌的屠杀变得越来越快,不过十分钟以后,贪狼王就吃惊的发现,在它身边只剩下了两只次狼王。

而它的敌人,那个如同杀神一般恐怖强大的人类,似乎不知疲惫。

紫月的月光下,他全身都是草原贪狼那种特有的,带着微微荧光的血迹,让他看起来像一个自带着光芒的魔王。

贪狼王在这个时候一跃而出,跳出了战圈!

在这种时候,两只次狼王必须帮它抵挡,而它要使用做为狼王的大招——月啸。

草原一共有12头狼王,每一年都会出动六头,分别攻击草原六村。

但那么多年以来,没有一只狼王使用过月啸,因为月啸一旦使用,其它的狼王都会赶到这里支援。

而在使用了月啸以后,狼王会陷入虚弱,毕竟这种人类听不到的声波要传遍整个草原,需要极大的能量。

但唐凌会让狼王如愿吗?他盯着狼王的一举一动,他知道身为四级变异兽,都有了自己独特的进攻方式,他一直在防着这一招,即便草原六村的人,都没有人告诉他狼王会什么招式,他们也的确不知道。

所以,当狼王行动的时候,唐凌跟着它一步也跃出了战圈,两只次狼王穷追不舍。

可是没用的,狼王没有办法摆脱唐凌。

因为它身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伤口,这些伤口不停的流血,已经影响到它的行动能力了。

对,不管如何进化变异,但只要大量失血,即使一时不会毙命,但也绝对会影响其行动。

狼王不敢在耽误了,它干脆坐了下来,对着紫月,扬起了它巨大的头颅。

这一刻,大量的能量开始聚集,集中在狼王的咽喉。

唐凌现在已经没有了看见能量流动,和看见弱点的能力,但他隐隐的感觉到了狼王在聚集能量。

所以,他的匕首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了狼王的眼睛。

狼王对此竟然不闪不避,反而一转头,将巨大的头颅迎向了唐凌,一副任由你刺瞎眼睛的状态。

在这个时候,唐凌如果选择刺入狼王的双眼,他就阻止不了狼王开口。

而他的长刀也挥出,正挡住一只次狼王的进攻。

看样子,是没有办法阻挡了。

可是,让人再次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唐凌忽然松手扔出了匕首,同时也扔出了长刀。

匕首和长刀在空中交错,方向不变,又同时被唐凌的双手抓住。

匕首落入手中,被大拇指飞快的一弹,插入了已经快要咬到唐凌肩膀的次狼王咽喉。

长刀刀势不减,唐凌握住后只是顺势那么一挥,长刀就顺利的切入了贪狼王的咽喉,将它的长啸彻底堵在了喉中。

鲜血飞溅,狼王的头颅高高的冲向了夜空,然后重重的落地,少了狼王的坐镇,整个草原贪狼进攻的节奏一下子凌乱了,就像无头的苍蝇,连该往哪个方向都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还剩下了一只次狼王,它的存在还能勉强的指挥一部分草原贪狼。

可惜,它遇见了唐凌,同伴都死了,它能活下来吗?答案是不能!

一只二级变异兽,唐凌仅仅用了19秒,就将它斩杀。

草原的夜空,一阵阵的凉风吹来,吹起了唐凌一身染着荧光色狼血的衣衫,也吹起了他的头发。

他独自站在狼群当中,却没有一只狼敢进攻他,全部都咽呜着,夹着尾巴逃开了。

九只狼王全部死绝,这一群狼群彻底失去了指挥,在一通乱跑之后,终于三五成群的乱成一团,消失在了巴巴托村前方的草原上。

唐凌收起了长刀,手持匕首抓起了狼王巨大的头颅,战利品不能不要,獠牙是锻造的材料,也可以打磨之后,直接作为飞刀匕首用。

那结晶呢?九只变异兽,有没有结晶?

唐凌开始收集他的战利品,可是站在城头的巴巴托人只怕再也忘不了刚才在月光下的那一幕,单手持刀,浑身浴血,带着淡淡血光的少年,在风中直立,群狼臣服,以及他脸上如同杀神一般似笑非笑的神情。

他是战神吗?即便战神再世,一拳锤死所有的狼,只怕也打不出这个少年如此具有震撼美感的战斗吧?让人一见之下,永生难忘,甚至还受益无穷。

“刀杀次狼王,匕首攻击狼王。他是故意的,他一直在故意迷惑狼王,最后狼王到最后根本没有想到过防备他的刀。”

“但谁又能想到这样的招式,瞬间交换两手武器?”瓦伦西亚在这个时候,悄悄的退下了城墙,快速的在夜风中奔跑。

她本就是一个有天赋的女孩子,在目睹了唐凌的一战后,仿佛刺激到了她的战斗天赋,她竟然能看明白唐凌的战斗安排。

要知道,唐凌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拥有本能般的战斗技巧啊。

但没有关系,唐凌本就已经在瓦伦西亚心中埋下了一颗种子,有天赋会让这颗种子成长为茁壮的幼苗,甚至参天大树。

“快,快去牵牛杀羊,拿出最好的马奶酒!我们要招待英雄。”有巴巴托的人开始高呼到。

人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跃下城墙,甚至有胆大的人洞开了城门,牵来了马儿,要亲自用最热烈的方式欢迎英雄。

而在这个时候,唐凌把最后一颗结晶收入了随着的小皮囊里,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巴巴托村,忽然就朝着南方头也不回的走了,看似速度不快,而身影却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英雄怎么走了?看见这一幕的人们心中有些遗憾,又有些难过。

“这一夜以后,恐怕巴巴托村的所有人都不会再忘记他了。”一个村民忽然开口了,然后说道:“不要寻找他了,也不要挽留他,这是一个少年英雄,注定要走自己的光辉之路,而今夜他只是偶尔将自己的光辉洒在了巴巴托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