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二百三十章 凌与龙,交错(上)

第二百三十章 凌与龙,交错(上)

“你的行李。”瓦伦西亚跳下马来,将马上那个硕大的行李包费力的提到了唐凌的面前。

“谢谢。”唐凌单手接过行李包,很轻松的将它背在了背上。

“往前走上7公里,就有一个小水塘,可以冲洗的。”瓦伦西亚提醒了唐凌一句,总不能一身血衣远行吧。

“嗯。记得我说的话,我们会再见的。”唐凌微笑,伸出手来,拍了拍瓦伦西亚的肩膀,然后便转身欲走。

狼灾过后,唐凌肯定不会再停留在巴巴托村,心中淡淡的危机感始终没有消除,多留一分钟感觉危机感就更重一分。

他准备悄然无息的离去,其实和狼王一战已经暴露了太多吧?

所以,和瓦伦西亚秘密约定了在村子后,朝南5里的地方相见,算作道别,瓦伦西亚也顺便将行李带给自己。

夜风到了这个时候,莫名的温和了下来。

许是巴巴托村的狼灾结束,连风都忍不住温柔一些,让疲惫紧张的村人能够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

在这样温柔的风中,瓦伦西亚看着唐凌就要走远的身影,忍不住叫了一声:“喂,唐尼。”

“嗯?”唐凌转身。

“做为朋友,你难道就忍心一直不让我知道你是谁吗?”瓦伦西亚背着双手,站在风中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否有些过分。

更怕的是唐凌拒绝,如果是这样,自己在他心中也许只是算作一个份量很轻很轻的朋友吧?

“呵呵。”唐凌笑了,然后停下来,将背包取了下来,从背包中拿出了一个铁壶。

然后小心的从铁壶中倒出了一捧淡绿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抹在了头发上,棕色的头发就变为了黑色,抹在眉毛上,棕色的眉毛也变成了黑色。

将它们涂在脸上,黝黑的皮肤渐渐就变白了,确切的说,是标准的黄种人皮肤,偏白,却又带着一丝丝健康的小麦色。

最后,唐凌又从口中吐出了两个木块,月牙儿型的,看起来和牙齿非常贴合。

随着木块被吐出,他原本有些可爱的嘟嘟脸就变得清瘦秀气了起来。

因为,脸嘟着,挤得细长的眼睛有些上扬,此时也恢复了正常的角度。

“我叫唐凌。来自17号安全区,现在要去往远方。”唐凌微笑着,看着瓦伦西亚。

而瓦伦西亚震惊的看着眼前显得有些陌生的少年,这才是真正的他吗?清秀斯文干净,略微带着一点羞涩的气质,黑发黑眸,又多少让他多了一丝丝神秘感。

很好看的一个少年啊,谁能联想到他在草原上同狼王的战斗是如此的凶悍,就像一个魔王。

至于唐凌,这个名字很陌生,但瞬间又刻进了瓦伦西亚的心里。

“我没有防备你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这个名字你记住便好了,绝对不要对任何人说出来,会遭来大祸的,比狼灾更可怕的祸事。”唐凌认真的说到。

“啊?你做了什么?”瓦伦西亚略微有些震惊。

“我没有做任何的坏事。”唐凌的语气很淡然。

“我相信你。”其实瓦伦西亚的心中翻涌着感动,如果身份会带来巨大的麻烦,他还是选择了不隐瞒自己。

这就是信任,这才是草原人信奉的用真诚换取真诚。

“那我走了。你,好好的长大吧。无论遭遇了什么,都请记得,我的情况不会比一个叫做唐凌的家伙情况更糟糕。”唐凌笑得很真诚。

“呵呵。”瓦伦西亚也笑了,说到:“你明明比我小啊,你也好好长大吧。记得在巴巴托村,有个叫做瓦伦西亚的姑娘,随时都会变得无比强大,等着和你比试呢。”

“好,那我走了。”唐凌将木块重新塞入了口中,收好了铁壶,转身,在夜风中对着瓦伦西亚扬手。

瓦伦西亚并没有说再见,因为一定会再见的。

她坚定的相信着,从遇见唐凌的那一刻开始,就是草原之神的安排,她命运的转折。

**

‘哗啦’一声,唐凌从小水塘中冒出了头,将一身血污洗得干干净净,再将那一身血衣扔入火堆之中烧了,然后扔了一条鱼在火堆旁,从水塘中爬了出来。

草原真是一个好地方,就连这样的小水塘,水质都可以勉强达到五级饮用水,不像在聚居地,如果不是喝入口中的生活用水,总是带着淡淡的污染气味。

那种水喝下去,结果会异常的可怕,但到底怎么可怕?唐凌也没有见识过,他只是从小就听人这么说。

随手将鱼烤了,又拿出了一些凶兽肉煮汤,刚才的那一战饿了,总是要补充一些。

夜晚也不适合赶路,虽然六处狼灾发生的地方,都距离此地有一定的距离,但夜晚的草原会有什么危险,谁又知道呢?

望着跳跃的火光,唐凌的心中,那种略微有些凄凉的孤独感又窜了上来。

旅途总是如此,上一秒还是繁华热闹,下一秒可能又将一个人孤身上路,自己总是要习惯的,不能每一次分别,心中总是会想起太多的往事,从前....

唐凌不想任由这样的思绪发散,所以拿出了另外一个铁壶,开始细致的涂抹起头发,眉毛和脸蛋。

这两个铁壶里的配方,都是苏啸记在黑色册子里的东西,很实用的小秘方,只能简单的改变一下发肤颜色,但已经足够让一个人初步变得不同起来。

这种秘方调配出来的变色剂,普通的水冲洗不掉,除非对变色剂有研究的人调制出来的特殊液体,才能洗掉它,就如刚才唐凌对瓦伦西亚‘卸妆’时,所用的就是其中一种。

更重要的是,这两种配方所需的材料都是一些植物,且并不罕见,在物产丰富的赫尔洛奇山脉,唐凌很容易便凑齐了它们。

“实际上,不要把隐藏自己这件事情想得太过艰难。它只是一件本质简单,过程繁琐的事情。”

“如果说改变外貌,肤色的变化,高矮胖瘦都能让一个人初步形成大的改变。一些小技巧,甚至可以改变骨相,而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就比如说在嘴里含上那么一点儿东西....”

“繁琐的地方在于细节和习惯,这才是随时需要注意的事情。简单的说气质...”

涂抹完了秘密配方,唐凌又拿出了苏啸给自己的小册子阅读了起来。

其实,做为遗言般的交代,唐凌以为在里面会书写什么郑重其事的东西。

就比如说龙军,比如说自己的身世,或者一些别的重大事件和秘密。

但实际上这些都没有。

苏啸叔的册子更像一本想到哪儿就写到哪儿的,碎碎念的生活百科。

或许是自己会逃命的命运已经注定,早就预料到了这一点,里面的百科知识很多都偏重于冒险逃命实用法则。

是啊,预料到了自己会逃命。

唐凌躺在了草地上,将册子盖在了自己的脸上,说到底是苏啸叔生生的相信唐风那个家伙,跟随他一起准备的东西吧。

的确很实用啊,就像这一套隐藏自己,改变自己的技巧,根据苏啸叔册子上的记载,是来自龙军的一个易容高手——千面君的速成技巧。

总之,如果不是因为是苏啸叔和他私交甚笃的话,这套技巧别人是要不到的。

只是,时光流淌。

那么多让人神往的人物又去了哪里呢?唐凌是切身体会过这套技巧的好处的,所以心中的感慨更深。

他在思考着这个问题,而实际上他没有注意到的是,苏啸所留的册子里虽然半句没有关于龙军的介绍,但龙军的一切却以一种琐碎的方式侵入了他的内心,再难拔除。

**

双人飞行仪这种东西,如果放在前文明,一定是能满足大多数人对飞行终极幻想的东西。

它不大,就是前后连接在一起的箱子,由前方的人控制方向,后方的人只要跟随就好。

这很有些像前文明那种双人自行车的‘意境’。

飞行的时候,这半人高的箱子里会伸出两扇急剧科技感的翅膀,并且有一个蛋形的透明罩子将人包裹在其中。

罩子里会自动的形成氧气的循环,和保持适宜的温度,保护人在高空中的飞行。

至于翅膀,可以用挥动的方式升空,这个功能并不实用。

第一,它只能升到150米左右的高度。

第二,这样的方式速度很慢。

这可能是这种超科技飞行仪设计者的一种情怀,或者恶趣味,反正只适合装逼使用。

但要因此小瞧它,那就是一个绝对的笑话。

当它正儿八经开始飞行时,无论是升空的速度,还是巡航的速度都不比前文明的大型客机差劲。

至于和前文明最先进的战斗机相比?可能有些不如。

其实这样的东西,以前文明的科技水平,也许也可以实现,但关键是能源问题,这么小型的仪器,有什么能源能够让它保持这样速度,同时还能保证飞行时间呢?

除非实现可控核聚变?这是前文明想要踏出这个星球,飞出这个小型星系,走向宇宙的重要一步。

可惜的是,对于这一项伟大科技的研究,前文明才刚刚起步,紫月时代就降临了。

更可惜的是,紫月时代有了一种坚挺的能源,万能源石以及利用万能源石的能量所做的电池,但科技传承却断绝的七零八落。

偏偏又有神秘的超科技不知道从哪儿流传而出,也因为科技传承的断绝,以及一些别的原因,让这些超科技的东西没有办法实现量产,造福整个人类。

所以,这才形成了这么一个怪异的时代啊。

原始与先进并存,落后却朝前共生,信息闭塞的像原始人一样的人们和已经站在了比前文明更高高度看宇宙的人们,都在同一片天空下。

就像现在这个草原,应该就是原始,落后,闭塞的典型吧。

唐龙卸下了身上的飞行仪,坐在原地开始修炼起来,看起来很酷炫的双人飞行仪,实际上真的使用它长途飞行也并不是一件非常愉悦的事情。

它毕竟不是前文明的大型客机,能提供舒适的服务。

你面对的永远都是无尽的天空,以及一直嗡鸣在耳边的噪音。

“龙少。五分钟过后,就会有人来接我们。”在这个时候,李武也卸下了飞行仪,在收拾着一些东西。

唐龙没有任何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片草原以后,他的心里总是浮现出一些异样的感觉,这种异样是什么?唐龙还一时搞不清楚。

“对了,龙少。今天夜里是草原的狼灾之夜,也许不那么平静。”李武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必要汇报一下。

“很厉害的狼?”唐龙微微睁开了眼睛。

“不厉害。我一个人可以轻松的杀光一群,唯一奇怪的只是这些狼群每一次到天亮就会自动退去。”李武撇了撇嘴。

“我不关心,也不在意。”唐龙闭上了眼睛。

李武也算是自讨没趣,想来这种小事有汇报的必要吗?可是,当龙少看见问起,又一定会觉得自己办事很不利吧?

李武乱七八糟的想着一些无聊的事情,抬头已经远远望见一辆宽大的马车朝着这边疾驰而来。

与此同时,唐龙也睁开了眼睛,毫无预兆的问了一句:“李武,寻舟计划与寻初计划的关联在什么地方?”

“额。”李武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丝热意,实际上他哪里知道有什么关联?

如果说寻舟计划以自己的身份,还能知道一点点相关的话,寻初计划自己能知道这个名字就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了。

这种问题,他要怎么回答?以龙少的身份都只有少量信息的问题,自己又怎么能知道太多?

所幸,唐龙根本没有让李武回答的意思,他只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也许,真正的知道了寻初计划,一切的秘密便会迎刃而解了吧?”

“义父大人,到底是为什么需要我现在就参与到寻舟计划当中呢?”唐龙呢喃了一声,声音小到连李武都没有听清他具体在说一些什么?

而此时,那宽大的马车已经疾驰到了唐龙和李武的面前。

比起唐龙的悬浮车,这马车可以说是简陋无比,但拉扯的每一匹马都是红鬃铁鳞马,已经算是这个草原能找到的最好交通工具了。

星辰议会在这里并不能太过张扬。

但对此,唐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他努力的压抑着内心那一丝怪异的感觉,然后登上了马车,淡淡的说道:“出发吧。”

草原的风,在今夜格外的温柔,比起天空中飞行偶尔还是能感受到的冷冽之风让人舒服许多。

但唐龙的心在登上马车的那一刻,却莫名的烦躁了起来,以至于环绕在他身边的风都跟着狂乱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