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彼岸的决定

第三百一十七章 彼岸的决定

彼岸站在原地。

唐龙的话声声入耳。

不死不休?仇人?再无任何的回旋余地?

彼岸在黑暗之中长大,她以为所有的情绪都离她很远,在她的世界之中,唐龙是一缕温暖的阳光,且不会失去。

除此之外,她再无在乎的人和事。

所以,书里所说的心碎,她是没有办法体会的吧?

可在此时,彼岸听见了自己内心碎裂的声音。

是因为自己吗?如果是因为自己,彼岸忽然有想要消失的感觉,消失在这个世界,重回到那无尽的黑暗中去。

可是,一想到那个黑暗的世界,彼岸从内心就充斥着无尽的恐惧。

如果,她没有看见过这个鲜活的世界,也许她不会那么害怕。

如果,她没有遇见唐凌,也许她也不会那么害怕。

因为要说唐龙是她世界中的一缕阳光,那么唐凌的出现,却像激活了她生而为人的情绪,感受到了欢欣,依赖,挂念,信任,亲密....

她,没有办法再回到那个黑暗的世界。

彼岸眼中的冰冷在一点一点的凝结。

原来感受到了情绪,立刻内心就会受到束缚,再也不能由心而为。

彼岸在这一瞬间有了自己的打算和决定。

而那个遇见唐凌以后,如此鲜活的自己,只能存在一天啊!

因为她唯一开始奢望的一点美好,还没有来得及萌芽,就已经破碎。

那一点美好无非就是她,唐龙,还有唐凌有一天能够三人并行,走在阳光之下。

唐龙已经处在情绪疯狂的边缘,他注意不到彼岸的绝望,他只嫌弃一切不够诛心。

他转身,捏住全是鲜血的拳头,将它放进了裤兜,然后望着彼岸,很温柔的询问:“如果是这样?彼岸,你怎么办呢?帮我,还是帮唐凌?”

“舍弃我,好吗?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你遇见唐凌之后,你说对我不变。可是,从一遇见开始,我不就注定被舍弃吗?”

唐龙走到了酒柜旁,抓起了那瓶烈酒,喝下了一大口,忍着那让人难受的酒味,继续说道:“什么时候,可以让我也揉揉你的头发?其实,我早就想那样做了。”

“什么时候,你可以不惜面对你厌恶的一切,只为维护我?”

“又什么时候,不用我那样主动的对你微笑,而是你一看见我,就像一个普通的女孩子那样,对我笑得灿烂,就像对着唐凌笑那般?”

“你和他认识多久?一天?两天?那我们呢?”

“彼岸,你没有给过我公平呢。”

“所以,舍弃我,好吗?因为——明天,我将会在黑暗之港宣布一件大事,我会一步一步走到黑暗之港的那座城堡。”

“接着,我会郑重的签下生死契!开启黑暗之港的生死之台。”

“你那么冰雪聪明,你知道的,生死之台是什么?来黑暗之港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它是什么?它是黑暗之港唯一的,最神圣的地方。”

“呵呵。你看看,如今在黑暗之港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我用生死台开始正式挑起这场风暴,你觉得如何?”

“对了,明天我也会去开启亡徒擂台!我唐龙就是唐龙,怎么可能让别人猜测唐凌是我?”

说到这里,唐龙又灌下了一大口酒,然后说道:“彼岸,就是这样了。我不会给他机会,我也没给自己机会。非生即死,这就是我和他之间的状态。”

“所以,我也没给你机会。怎么样?一切我都说了,舍弃我吧!接着,你自由了。你剩下的事情,无非是对义父交代,可义父视你如宝,就算你和唐凌这些破事儿,也撼动不了你在他心中的地位。”

“好了,我说完了。这一刻开始,我当你已经舍弃了我。”唐龙说完,放下酒瓶,走出了房间。

风扬起了彼岸的黑发,彼岸没有阻止唐龙,而是开口轻声的说了一句:“唐龙,我不会说谎,我对唐凌是天生的感觉,就是这一点,你也不能容忍吗?”

这是彼岸在做某个决定之前,最后一次询问。

“和你无关。”唐龙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只说出了这四个字,便再次前行。

他根本无意告诉彼岸,他和唐凌之间从出生起,就因为一个男人的态度,结下了仇恨的种子。

再因为骄傲和挫败,让这仇恨的种子发芽。

最后因为彼岸,让这颗种子成长为了参天大树。

这是唐龙内心深处最不能与人言的一切,就算彼岸也不能。

所以,彼岸也就不能相信这一切与她无关,她只能做出某个决定,去平衡,去偿还。

一切的情绪,一切的感情,都真是让人厌弃啊,不是吗?彼岸的眼眸已经凝结出了一片冰封。

风卷云动,月光晦涩,一片阴影投下,笼罩了彼岸站在房中的身影。

**

‘铛’,唐凌的铁锤重重的敲下,第二十块粗坯被彻底的锻造完毕,变成了闪烁着银光的精坯。

用时六个小时,唐凌的天才毋庸置疑!

就算黄老板一心想要让唐凌知道,自己是一个笨蛋,在这时被叫进打铁间,看见唐凌的成果时,还是愣了一下。

这臭小子就这么能?唐风那个家伙生下的儿子就真那么优秀?

黄老板心中有一种MMP的感觉,但口中却说道:“看看吧,五六天了,你也就这点成果,真是太没有效率了。”

“我那么笨?”唐凌到底也才15岁,眨了几下眼睛,有些信以为真了。

“咳。”黄老板咳嗽了一声,然后说道:“当然啦,也不是最笨吧。昨天晚上跟着你回来那个小子,非得死乞白赖的呆在嗔痴楼的那个小子还要笨一些。”

“韩星?他还在这里?他为什么不打铁?”唐凌心中立刻生出一股不平来,为什么他就非得打铁啊?

当然,唐凌热爱打铁,现在让他不打铁,他还不答应。

“他?他被我打发去喂蒙蒂了。也就这点儿作用了!”黄老板摇头晃要的说到。

“这么清闲?”唐凌至今为止也没有见过蒙蒂,不知道蒙蒂是个啥?但既然是宠物吧,无非就是猫啊,狗啊,再不济就是猪啊,马啊,这工作不就是清闲吗?

“清闲?”黄老板不置可否,鸡贼的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总之,嗔痴楼以后你就是老三,韩星就是老四。地位比你还低,你使劲欺负他吧。”

“好。”唐凌也不是个什么好人,答应的非常干脆。

擦了一把汗,唐凌想到了心中的正事儿,他看着黄老板说道:“老板,今天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当然,我热爱打铁,我一定会工作满八个小时。”

“有话直说。”黄老板斜了一眼唐凌,这小子昨天去捞了一笔钱,想来今天一定会提要求的。

“嗯,我们先去谈谈?剩下两个小时,我们谈完再继续?”唐凌讨好的看着黄老板。

“好啊,我正巧也有事儿和你谈呢。”黄老板点点头,直接答应了。

三楼,书房。

叮铃给黄老板端去了一份茶点,然后给唐凌端去了一杯白水,便飞快的离开了。

按照黄老板的说法,唐凌也可以喝茶吃点心,前提是三餐之外的额外食物,除非是黄老板赏赐的,否则唐凌只能掏钱来买。

一份茶点不二价,五个黑海币。

说话间,黄老板一边捻起了一块看起来非常精致的鲍鱼酥,放入口中,闭着眼睛,细细的咀嚼了一番,然后才非常享受了的喝了一口闻起来很香浓的茶汤。

“五个黑海币,非常划算。你想想嗔痴楼食物的品质...不要觉得不公平,你小子已经很幸运了。你看看韩星,他不工作个一个星期,我连上桌子吃饭的权力都不会给他。”黄老板说的非常有道理的样子。

“啊?他在哪里吃饭?”唐凌一想,的确早上的餐桌上没有见到韩星的身影啊。

“哦,和蒙蒂一起吃。”说起这个,黄老板的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好像这是一件非常好笑的事情。

嗯?蒙蒂是什么?是头猪吗?总觉得黄老板的笑容不怀好意呢?

但唐凌和韩星也是初初相识,他哪里管得了韩星是和猪一起吃饭,还是狗狗一起吃饭。

他二话不说掏出了一包黑海币放在了桌上。

昨天给了黄老板十七枚,坐车什么的破开了一枚,包里还剩下二百八十二枚黑海币。

一打开来,珍珠的光泽亮闪闪,透着一股诱人的金钱味道。

“送钱来了?”黄老板淡淡一笑。

“不能全送。我在来到这里之前,学了一样东西,叫做体阵。”唐凌话刚说到这里。

黄老板的神情微微有了一丝变化,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打断唐凌说道:“这可是个烧钱的玩意儿,不是贵族就不要玩这种东西。不过,你小子是哪里去学到这种东西的?”

“这个说来话长,老板你想要知道?”唐凌很是纯真的望着黄老板。

“你如果愿意说的话。”

“两个黑海币,我就告诉你。”唐凌一脸无辜,然后接着说道:“不然你请我喝茶吃点心。”

“呵呵。”黄老板不屑的一笑,然后走到自己的那些密密麻麻的书架前,翻找了一阵,拿出了起码十七八本书。

这些书全部都是关于体阵阵法的,扔了一桌子。

“你啊,爱说不说。”黄老板笑眯眯的,臭小子想占他便宜?道行还差得有些远啊。

“我说,我说!”唐凌的眼睛都亮了起来,在九号遗址的学习,他就苦恼能够接触的体阵之法太少了。

如今,黄老板扔了一桌子?果然是无所不知的黄老板?唐凌已经将想要赚黄老板黑海币的事情扔到了一边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