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规则制定者

第三百二十八章 规则制定者

费朗西斯并不是一个太具有智慧的人。

否则,古利特之前轻描淡写的出手,就已经足以让他意识到他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可是,这个浓眉大眼的少年开口,之前还在疯狂叫嚣的费朗西斯秒怂,不发一言,灰溜溜的就走出了梦客酒楼。

此时,在梦客酒楼外有很多围观的人们。

消息已经传开,天才少年们的聚会成为事实,这是继昨天唐凌唐龙相遇,定下生死台后的又一大新闻。

在有心人的热炒之下,现在进入梦客酒楼已经成为了一种荣誉。

门内的,那便是公认的天才。

门外的,不论你有什么名声,抱歉你还不是天才。

费朗西斯显然被踢出了这个队伍,灰溜溜的出门后,几乎恨不得遮住自己的脸,然后离开。

他只能吞下这口气,因为开口让他滚的是黑暗之港站在顶峰的少年集合——黑暗九羽的老大翎羽。

“翎羽,袒护你黑暗之港的人,需要做的那么明显?”古利特显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他和黑暗九羽并不相熟,耿直的他甚至认为翎羽是在给自己撑场。

但现场的少年中有人却是看透了一切,漫不经心的提醒了古利特一句。

古利特又不傻,立刻就回味过来,看向了翎羽:“原来你是在保护那个家伙?倒也是,如果他不及时滚开的话,现在已经是一个废人了。”

翎羽倒也不介意被揭穿和古利特的语气,微微鞠躬后说道:“没有办法,黑暗之港也需要贮备人才。即便费朗西斯还不是天才,也没必要因为一个小错就‘被损失’了。”

“呵呵,你倒是很维护黑暗之港。”古利特也懒得计较,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懒洋洋的伸直了腿。

倒是青姑在这个时候端着酒,风情万种的走了出去,淡淡的说道:“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话题吧。”

所有在场的少年都望向了青姑,很是安静。

只要稍微能弄到一点信息的人,都知道青姑不简单,怎么又会不给她面子。

摇晃着杯中的红酒,青姑的语气依旧淡淡:“其实,我懒得管这是一场什么样性质的聚会。但既然包场的人将来宾的身份既定为了天才少年。”

“那么梦客酒楼接下了这一单子,就得做好分内之事。免得被人诟病,坏了名声。所以...”

说到这里,青姑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轻轻拍了拍手,就有一个紫月战士端上来了一个盘子。

盘子中有七十个银色的小牌子,青姑只是简单的说道:“认为自己有资格的就拿上一个牌子,没有的就不要拿了。如果非要拿,我也不会管,场中自然人不平。”

“剩下的,我会放在门口,规则还是一样。”

“总之呢,七十个牌子拿完就算。”

“但之后,没有牌子的人我是会请出梦客酒楼的。可爱的小家伙们,你们慢慢玩,我上楼休息一会儿。”

说完这几句简单的话,青姑便摆动着美丽的腰肢,迈着充满韵味的步伐走上了楼,走入了梦客酒楼只属于她的私人空间,而那个端着盘子的紫月战士,也将盘子放在了一楼大厅的中央,静静的退出了大厅。

盘中的银色牌子,在酒楼有些暧昧的暖色灯光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这些天才少年谁都不是傻子,否则又怎么能成为天才?他们望着青姑走远的背影,都几乎涌出了一个一致的想法——好厉害的一个女人。

云淡风轻,四两拨千斤,看似什么规则都没说,其实已经定下了最严格的规则,也隐隐表明了态度。

态度很简单,那便是她认为如今的黑暗之港,虽然涌来了如此多的出色少年,但只有七十个配得上天才这个名头。

至于规则,她定下了一个最简单的框架,就是我只允许七十个人在场,自然就有自动会维护它的人。

实力强的,不会让实力弱的占据名额。

天才是不可能和普通人在某些层面为伍的,天才有天才的骄傲。

凭着这两点,这规则自然就会生效。

青姑在这个时候,不必主持什么,理会什么,远远退开,时间到了,结果自然就会出来了。

所以,青姑当然称得上好厉害的一个女人。

四十分钟以后。

梦客酒楼的大门关闭了。

据统计的所有有实力的少年,都在这四十分钟内,来梦客酒楼走了一圈。

不用奇怪,也不用害怕有‘漏网之鱼’,毕竟是少年,低调这个词语很难真正的扎根在他们心底。

也因为所有的实力少年都来了,所以七十个银色的牌子也各自找到了它们的主人。

那开着门还有什么必要呢?

黑暗之港的天才少年们,终于在这一天齐聚。

青姑再次出现,只扔下了两句话:“发起这个聚会的神秘人感冒了,他说不来了。你们既然已经聚在了一起,就不要浪费这个机会。”

“就比如可以讨论一下,到底要不要加入昨天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开启的游戏,如果加入又用什么方式呢?我很好奇。”

真的好奇吗?不见得。

青姑说完这两句话就消失了,根本没有表达一点好奇的意思。

剩下的七十个少年精英其实都明白,青姑只是暗里告诉了他们这一次聚会的主题——生死台的游戏。

参不参加?如果要参加,怎么参加?既然都是天才,肯定不甘屈居人下,那么一个什么样的规则才是合理的?

其实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会抱着费朗西斯那样的想法,认为唐凌唐龙在命令他们什么的。

且不说,这些真正的天才都承认唐凌和唐龙的本事,并不认为他们骄狂。

而且,他们也没有傻到将唐凌和唐龙看成游戏的主人。

是的,事实就是如此,这些天才认为唐凌和唐龙只是游戏的开启者,最后分生死只是他们的私人恩怨。

但围绕着最后的生死局的其余游戏,就比如谁能一呼百应,谁能成为船长,拥有自己的追随者等等,在场的天才谁都有机会。

所以,这些天才才没有什么不平的心思,那是没有到这个圈子的人才会有的狭隘看法。

剩下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既然把他们都圈入了其中,他们自然也要参与制定规则和玩法,然后告知唐凌和唐龙。

如果唐凌和唐龙拒绝他们商量出来的结果,那么这个游戏就让他们两人玩去吧。

“好吧,青姑的话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大家的时间也宝贵,不如现在开始说一说这个游戏怎么才能有趣?”首先发言的是翎羽。

但没人觉得不合适,毕竟他是黑暗之港的本地天才,尽一下地主之谊,主持一下‘会议’也未尝不可。

而青姑在房中,半趴在窗前,任由海风温柔的抚慰着她那一头带着自然卷的波浪长发,依旧是摇晃着一杯红酒,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些年的小家伙好像比我们那个年代聪明了一些呢。”

“真是一场令人期待的游戏。”

**

唐凌回到嗔痴楼以后,安静的有些过分。

打铁,阅读,该泡澡治疗暗伤时就泡澡。

然后一个小时的固定修炼时间,这会在晚上睡觉以前进行。

曾经,唐凌在修炼上是要花费四个小时的。

如今感谢黄老板的饮食,在每一日提供了充分的能量,在用《千锻法》锤炼了细胞以后,还有大部分能够储备在丹田,只等力量融汇贯通之后,再次被身体吸收。

所以,如今的唐凌修炼不用再打坐四个小时了,因为在平日的修炼中,有三个小时的时间都是在吸取能量,以提供每日将细胞极限锤炼的能量。

这不能怪唐凌没有效率,他并不是大势力的幸运儿,就算拥有凶兽肉等一些资源,也要按照计划来进行。

自身身体的需要,小种的需要,剩下的才能拿来锤炼细胞。

他不可以奢侈到连锤炼细胞都拿资源来补充能量,他支撑不了这样的生活。

所以,只能用时间来换取一些东西。

当然,也没人想到唐凌会那么变态,每日对细胞都是进行的极限锤炼。

一般人根本做不到这样,首先是资源的限制,第二是本身意志的限制。

就算很多天才的做法都是先满足自身对能量的吸收,在此基础上再用修炼功法锤炼,然后每隔几天再来一次极限锤炼。

否则就算资源能支撑,那种心理上的疲劳是无法消除的,身体细胞也是随时处于一种被极限锤炼后的隐痛状态,谁能受得了?

人们只看见了唐凌的天才,却没有看见唐凌在背后的付出,他所背负的一切,根本让他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

他一直在负重前行。

此时,唐凌在书房安静的看着书,那本《紫月记事》已经被他看完,至少现在他已经不是搞不懂星辰议会和待星城关系的‘土包子’了。

今天不用泡澡,毕竟暗伤的治疗也不是每天都要进行。

看着唐凌在如饥似渴的阅读一本关于《体阵》的书籍,黄老板坐着有些磨皮擦痒般难耐。

发生了这么多大事,就包括今夜也在发生大事,这小子就不说一些什么吗?

想到这里,黄老板自己忍不住开口了:“唐凌,你要买信息吗?关于唐龙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