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三百三十章 彼岸的绝路

第三百三十章 彼岸的绝路

韩星到底也没有去什么天才聚会。

这件事情深想起来,其实没有多大的意义,因为韩星发觉自己已经莫名其妙的被捆绑在唐凌的‘战船’上了。

且不说他答应洛氏兄妹的话。

就说他现在人在嗔痴楼,已经是一个不可改变的立场。

嗔痴楼其实很好啊。

韩星又不傻,才喂了三天的蒙蒂,他的剑术已经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进步,甚至感受起剑意来也更加的直观。

因为蒙蒂再成精,也是不会什么系统的剑术的,它和韩星‘过招’,凭的是一种最天然的本能。

这无疑对感受剑意是有巨大好处的。

“算了,去看看唐凌那家伙吧。”想起昨日下午,唐凌和彼岸还有唐龙的相遇,韩星也有些为唐凌难过。

**

“你怎么没有去天才聚会?”唐凌此时正认真的,雕琢着手上的一块边角料。

这些边角料是他问黄老板要来的,顺便还要了一套雕刻工具。

黄老板倒是难得大方了一次,直接就给了唐凌,按照他的说法,让唐凌先学习接触一下‘铁雕’也是一件好事。

唐凌拥有精准本能,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也异常的强悍,所以他拥有一双巧手,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他一边问着韩星,一边一个大小有小拇指一半大小的精致‘小伞’已经从他的雕刻刀下诞生,看起来还是颇为精致可爱。

“不去了,去又有什么意义?我已经不是一个自由的天才了,我是你的人啊,哥。”韩星一边说话,一边就将唐凌雕出来的小伞悄悄放入了自己的怀中。

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直觉看起来有些可爱,之后用来泡妹子也不错。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那么恶心?什么叫你是我的人?”唐凌看见了韩星的小动作,也懒得理韩星,反正也只是拿来练手的废料。

“哎呀,反正是那么个意思就行了。对了,哥,洛离和洛辛也没有去呢。”韩星随口的说了一句。

“他们现在还算不上天才的范畴。”唐凌淡淡的说道,但他知道洛离一旦逃脱了血脉了的束缚,洛辛一旦学有所成,相比那些天才也是不遑多让的。

“哥,你觉得这些天才聚在一起会做什么呢?是谁组织了这场聚会?有什么目的?”韩星鸡贼的从唐凌桌上的烟盒里,拿了一支烟点上。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韩星心里也有模糊的答案,但他想听一下唐凌的看法。

“目的?开启生死台,成立航海战船这样的大事,各大势力怎么会甘于寂寞?我不知道是谁组织了这场聚会,我只是知道组织这个人在警告更大的势力,我和唐龙开启的这场游戏,他们不要插手,让我们这些少年自己玩。”唐凌的话说得轻描淡写,因为从骨子里他就不在意这件事情。

不管外界风云变幻如何厉害,唐凌依旧是他自己,从突变之夜开始,他就已经习惯孤独的和大势力对抗了。

韩星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吐了一口烟,他发现越是了解唐凌,越会感受到唐凌的不凡。

唐凌不止是聪明,他有智慧,看事情至少比自己看的还清晰三分。

可能在彼岸的事情上,他的处理方式也是他独有的智慧吧...

想到这里,韩星又追问了一句:“哥,那他们聚在一起,到底是...”

“既然是天才,他们也会参与规则的制定。你心里也有答案,干嘛一定要问我?”唐凌伸了个懒腰,将桌上的一些碎屑收拾好,放入了垃圾桶。

而在他的抽屉里,已经有了一些材料,这些是绘制简单体阵所需要的材料。

这是唐凌拜托俩汤圆去买的,对体阵的提升练习已经刻不容缓。

到了生死台,多几张底牌总是好的。

这样算下来,之前那种每天能够睡得饱足的好日子也算到头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唐凌要开始练习绘制体阵了。

“没了。”韩星也要回去修炼了。

事实上,没有一个天才是可以不努力的。

“等等。”唐凌叫住了韩星。

韩星回头,就见一道闪亮的光芒在空中划了一个弧线,跃到了自己面前。

韩星伸手抓住,然后定睛一看,手中是一个黑海币。

“哥,你这是?”韩星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感动,一个黑海币自然收买不了韩星,只是要看这样的一个黑海币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给他的人是什么样的一种态度。

“以后别老偷我的烟了。”唐凌淡淡的说了一句。

韩星握着一个黑海币走出唐凌的房间,对于唐凌的感受他已经难以言说。

不要看韩星活泼逗比,可是韩星没有什么朋友,天才多少都有些寂寞,就算是韩星也难以逃脱这个现实。

而韩星出门以后,唐凌从抽屉中拿出了那一张‘恐怖摇篮曲’,每一次韩星出现,它都会有异样的反应。

可奇异的是,它只是有反应,却怎么也不会显示出韩星的名字。

不像洛离的名字很干脆的就出现在上面,这是为什么呢?唐凌想起了洛父说的往事。

真正的恐怖摇篮曲是一本书。

**

天才的聚会结束了。

但黑暗之港再次莫名的陷入了一个安静期。

就像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一般,没有亡徒擂台的先后两次开启,没有凌龙相会时定下生死台游戏,没有天才们聚集梦客酒楼...

总之,一切如常。

唐凌变得分外忙碌了起来,每天打铁,修炼,练习绘制体阵,阅读...还要挤出一定的时间来雕刻那些边角废料。

没人知道唐凌的雕刻到底是为了什么?倒是便宜了俩汤圆,两人趁机收集了不少产出自唐凌的‘小伞’,玩得不亦乐乎。

在这段日子里,唐凌只外出了一次,是去找零。

可是结果却让唐凌莫名其妙,他如愿的见到了零,一个陌生的,显得有些暴虐,威严的男人。

但这次相会,零只给了唐凌一句话‘时间未到,我们没有见面的必要。’

什么意思?可是唐凌也只得接受这个结果,因为按照苏啸叔的说法,也没有给唐凌提出什么目标,只是让他找到零。

这是唐凌来黑暗之港的最大目的,可是目的完成了,他却不得不留在黑暗之港,各种事情的缠绕让他已经无法离开。

他就这样安静的过着,每一天比谁都努力,进步也是飞速。

在一转眼十天就已经过去的情况下,他九牛之力都已经快要融会贯通完毕。

体阵的绘制更加熟悉了一些,甚至还帮韩星绘制了几个一次性的基础体阵,让韩星在擂台上发光发热,他跟随着买外围,赚了不少钱。

堪称‘鸡贼二人组’。

当然,他们再鸡贼也比不过黄老板,被黄老板巧立名目也剥削了不少钱。

不过,被剥削的钱也并非毫无意义,至少韩星得到了一本被黄老板吹嘘为独家的,世面上绝对找不到第二本的剑法解析书籍。

至于唐凌,黄老板给他开放了所谓的‘二级阅读权限’,这个权限可以阅读一些关于天赋类的书籍,虽然这些天赋类的书籍讲解的只是基础中的基础。

唐凌不明白为什么要去了解这些乱七八糟的天赋,但是黄老板告诉唐凌,这些对唐凌其实意义重大。

说起来,这样的日子其实不错,看起来彼岸就如同一道流星闪过,好像没有在唐凌的生命中出现过。

倒是洛氏兄妹二人,已经来了好几次嗔痴楼,和黄老板以及两个汤圆越发的熟悉起来。

平静的黑暗之港啊。

没有人再刻意提起生死台的事情,就像所有人都知道有一股巨大的涌动着的暗流会爆发,那便等着它爆发就是了。

那它会在什么时候爆发呢?

很多人猜测,按照流程,应该是在万海节那一天。

毕竟这一天是黑暗之港最重要的节日,如果在这一天正式启动生死台,会有什么样爆炸式的效果呢?

黑暗之港的节日气息越发的浓重了,距离万海节也不过两天的时间了。

彼岸静静的坐在了屋顶的边缘,就像在待星城的日子,她每一日坐在空堡的边缘那样,凝视着夕阳。

十天的时间。

彼岸显得憔悴了一些,可越是这样,却越让人心生怜惜。

她是一道风景,尽管很多人在她的身上打了唐龙的标签,可也阻挡不住很多情窦初开的年轻人,站在或远或近的地方偷偷的凝视她。

对于这些彼岸依旧并不在意,她只知道,她想念唐凌,而这种想念,算起来已经十二天了,陪伴唐龙的日子也过去了十二天了。

这种计算的方式是否太过无情?

不,已经是极限了,她能感受到自己的枯萎,就像手心结痂的伤口,分明是要好了,看起来却像一片枯萎的花瓣。

“一定要离开吗?”唐龙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上了屋顶,坐在了彼岸的身旁。

“嗯。”彼岸点点头。

“也好。”唐龙的心里并不沉重,反而松了一口气。

彼岸不在黑暗之港也好,毕竟他和唐凌要开启生死台的游戏了,他怕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唤起彼岸对唐凌的感觉。

他并不知道,事实上这些日子,在彼岸的心中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在消磨对唐凌的感情,反而是在不见的日子里,日益的增加,成为了一种锥心的折磨。

彼岸当然要走,她有自己的打算,已经不用再等待了吧。

而唐龙则认为,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彼岸离开黑暗之港之后,就和唐凌再无瓜葛了吧?

马车到了,彼岸会乘坐马车到黑暗之港的港口,然后星辰议会派来的快船会接走彼岸。

“那走吧,我送你。”唐龙的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微笑,等处理完黑暗之港的一切,他就会马不停蹄的回到待星城。

在他心中,这一次回归,他就不愿意再与彼岸分离,他要向义父正式提出婚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