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三百六十三章 诡异现场

第三百六十三章 诡异现场

汤尼?

唐凌明白这就是他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了。

他静静的听下去,想要知道还会有些什么信息,却不想信息只说了一句话,便戛然而止。

什么叫居住在城外的普通少年,不想选择在危险的黑夜外出?

这也算交代?

唐凌忍不住在心中苦笑,但仔细想来,这句话已经非常有信息了,不用分析也明白,这里是一个发生了不寻常事件的地方。

否则,什么地方会把一个刚入夜的时间段定义为危险时间?何况唐凌所在的位置还是一个城市?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梦之域显然不会给唐凌答案,一切都需要唐凌自己去探寻。

也就是在这时,唐凌的屁股挨了一脚,下脚不重,但也足以让想得有些入神的唐凌回过神来。

可还没有等唐凌发出任何的声音,那只抓着他的手,已经一把将他拽了起来。

“让我看看吧,你究竟是个什么怪物?!”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拽着他的铁疙瘩。

而所谓的铁疙瘩其实就是一个全身包裹在盔甲中的战士,他对着唐凌说话的语气不怎么友好。

而且,动作非常的粗鲁,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将唐凌脸上戴着的那破旧的皮面具给扯了下来。

面具之下,唐凌的脸是一张普通的光明州少年的脸,棕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

或许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他的脸色显得蜡黄且无光泽。

另外,惊慌失措又无助的表情加上还留着鼻血的鼻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有危害的人。

这个战士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低骂了一声:“妈的!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唐凌低着头,悄悄的眯起了眼睛,通过一点点细节和一句话,他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但可惜的是,这个盔甲战士并没有说出那句关键的以为什么?

不过,唐凌的真面貌虽然让盔甲战士有些失望,但明显也能看出来他放松了许多。

所以,他掀起了他头盔上的面罩,露出了面罩下长满络腮胡,显得异常刚正的脸,盯着唐凌直接询问道:“你叫什么?住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他的话刚落音,唐凌脑中又得到了一段信息。

这段信息显然是一段实用信息,比起开场那一段似是而非,莫名其妙的信息要直白的多。

看来这个场景的信息是触发式的。

一边这样想着,唐凌一边结结巴巴,用一种畏惧又惶恐的声音说道:“我叫汤尼.维斯塔。我住在城外卢卡农庄。”

“我们家,我们家是那里农场的下人。我妈妈...我妈妈得了很严重的病,已经拖不下去了。我进城来找医生。”

唐凌显然说得是实话,反正信息是这样给他的。

面对唐凌的说辞,那个盔甲战士的神情稍显柔和了一些,不过他的神色依旧还是有疑惑:“你认为在这个时间会有医生和你一起去农场吗?”

“我可知道卢卡农场,那里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何况,还要走夜路。”

唐凌的神色立刻变得激动了起来,且眼中也有了勇气,他很直接的回答道:“就算现在不行,明早一早出发也能节省时间。”

说话间,唐凌的脸上又流露出忧伤:“我妈妈,我妈妈快不行了。每一分钟都是宝贵的。”

不得不承认,在生活的磨砺之下,唐凌的演技已经可以用精彩来定义了。

那盔甲战士看样子似乎被唐凌打动了,连眼神都柔和了下来,他抓着唐凌手臂的手稍微放松了一些,但口中依旧说道:“你倒是个好孩子,肯为了自己的母亲冒险。但这并不能洗脱你的嫌疑,我会让人去确定了事实,才能放走你。在这之前,你...”

这位盔甲战士的话还没有说完,从另外一条小巷再次传来了几声男人的惊呼,接着是一个男声喊道:“托尼斯队长,你最好过来看一看...”

这几个人显然就是这个盔甲战士——托尼斯的队友了。

从另外一条小巷发出惊呼声以后,托尼斯负责抓住了唐凌,而这几个人则第一时间去探查情况了。

显然,此时有了什么不一样的发现。

但让唐凌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络腮胡子还是一个队长?

听到手下的喊声,托尼斯显然已经顾不得和唐凌多说了,直接拽着唐凌就快速走到了另外一条小巷。

这条小巷依旧黑暗,沉寂。

就算在巷子里发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楼上也没有任何的灯光亮起,反而整条巷子都是门窗紧闭,安静的有些异样。

不过此时,这条小巷要稍微亮堂一些了,这些盔甲战士用点燃的火把照亮了一小片范围。

他们就在入巷口不远处的一座马厩,几个人围在那里。

从托尼斯一入巷子,就有一个盔甲战士迎了过来,这个盔甲战士已经摘下了头盔,头盔下的脸显得愤怒又惊惧。

“汉斯,发生了什么?”托尼斯直接开口询问到。

“一个惨死的女人,还有一匹倒霉的马。”汉斯说着话,已经将托尼斯带到了那处马厩前。

一处触目惊心的案发现场就这样展现在了唐凌的眼前。

唐凌经历了无数的战斗和生死,死亡已经不足以让唐凌有太大的心情波动了。

不过,看到这个案发现场,唐凌还是略微心惊了一下。

死者是一个红发女人,死之前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度让人畏惧的事物,所以脸上的表情还维持在惊恐的状态。

她的眼睛都没有来得及闭上,此时已经没有了神采的双眼,泛着灰白色还大大的瞪着。

她的整个躯干都被切开,伤口就像一个倒十字,鲜血凝固在伤口的旁边,还有一些内脏被拉扯了出来。

而在她旁边还有一匹马儿也倒在了旁边,同样马腹也被拉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同样也是内脏流了一地,旁边还有一些鲜血....

也不知道凶手是出于恶趣味,还是出于什么别的目的,这个女人的手和马的前蹄,都被‘他’放在胸口,摆出了一个交叉十字,又似在环抱自己的样子。

马的前肢显然做不到这一点,但凶兽不惜折断它,也必须摆出这样的样子。

唐凌一边观察着,一边全身发抖的躲在了托尼斯的身后,有些激动的呢喃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

“小子,你最好安静一些。”托尼斯的手下呵斥了唐凌一句。

而此时,托尼斯狐疑的看了一眼唐凌,然后走上前去,将那个死去的女人还圆睁着的双眼轻轻的抚上了。

他刚想开口说一些什么,隔壁的巷子忽然又传来了一声异常刺耳的尖叫。

“该死的!”托尼斯怒骂了一句,然后随口吩咐了一个盔甲战士:“看住他。”

接着,便带着其余的人冲向了隔壁的巷子。

随着脚步声的远去,剩下那个负责看住唐凌的战士显然有些紧张了起来,他拉着唐凌,尽量远离了那个做为案发现场的马厩,并且毫无意义的警告了唐凌:“你最好老实一些。”

老实什么呢?唐凌现在就一副人畜无害,又紧张又害怕又想哭的模样。

但那留下的,负责看住唐凌的战士,似乎也只能通过这样貌似威严的话语来给自己提升一些勇气了。

只剩下了一支火把,原本还稍微有些亮堂的小巷再次显得幽暗了起来。

那战士吞了一口唾沫,握紧了被风吹得有些明灭不定的火把,而唐凌显得更不济,腿软的直接站不住,干脆坐在了地上。

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唐凌坐下来的位置,正好正对着那个马厩下方,目光刚好可以穿过由木头搭建的简单围栏,继续探查那个案发现场。

不管托尼斯几人对这次死亡事件有什么看法?但拥有精准本能的唐凌通过对案发现场的观察也有自己的看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在这寒冷的夜里,托尼斯几人还没有回来,总之周围没有任何的脚步声传来。

而唐凌通过对案发现场的观察,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他捂住了肚子,忽然失声叫道:“长官,我肚子好疼,我吓得肚子真的好疼。我想要方便...”

那个战士被唐凌突然发出的声音惊了一跳,吓得踢了唐凌一脚。

而唐凌忽然扑上前,抱住了那个战士的大腿,将那个战士推得倒退了两步,直接撞到了巷子边的墙上。

“长官,长官我求求你,带我到巷子口方便一下吧。我不能在这里,这里好可怕,长官,我求求你...”

说话间,唐凌的样子显得就快要哭了。

那战士似乎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在稍许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

说完,他带着唐凌朝着巷子口走去,毕竟现在小巷黑暗安静且没有一个人的身影,守着那恐怖的案发现场也并无任何的意义。

他也巴不得能够解脱,离这个恐怖的地方远一些。

他带着唐凌离开了,唐凌似乎心有余悸的还回头望了一眼那条幽深的巷子,然后便加快脚步的朝着巷子口走了出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