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四百七十三章 巨澜(补更)

第四百七十三章 巨澜(补更)

船?有人以为自己的眼睛看错了,为什么海面上会突然出现一条船?

但也有少许人是淡定的,依旧是空间能力。

就算来人没有空间天赋能力,但在这个时代有一些顶级的超合金物品,也是有空间能力的。

看来,这场大戏演到了最后,想要来收拾所谓残局的人不少啊。

人们静静的看着这艘船,它的速度似乎很慢。

在有些狂暴的风浪中悠悠前行,但只是眨眼几下,就已经从天际的一颗小黑点,变成了一条清晰可见的木船。

船长站立的那个人又是谁呢?

几乎所有人都关心着这个问题,除了唐凌还有彼岸....

此时包裹在唐凌身上的那股力量终于用尽了,甚至在最后一剑要阻挡巨手的时候,那力量已经不够用了,唐凌能够感觉他动用了一丝来自于自身的力量。

那力量是什么?唐凌莫名的知道,是又消耗了一丝他和小种共同的生命力。

这有什么后果?唐凌不知道。

他也不在乎了,大仇在这样机缘巧合下得报,他感觉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内心也空了下来....

对于之后,他一片迷茫。

那么,现在被抓住是不是最好的结果呢?唐凌已经来不及思考,他的生命原本就是小种共享了生命力之后,才得以勉强活过来。

刚才的强势完全是来自于唐风的‘礼物’,一丝神秘的所有宇宙的本源之力。

现在,力量已经耗尽,就连生命力都被抽走了一丝....唐凌再次陷入了虚弱。

是比释放了战种之后那种虚弱,还要虚弱的状态。

所以,下一刻他就陷入了昏迷。

至于彼岸,从唐凌被巨手擒住以后,就开启了战斗状态。

可是,她被一股柔和的力量给禁锢住了,全身都不能动弹,更致命的是她的精神力也被禁锢住了,丝毫不能发散出去...

这就意味着彼岸不能动用她的能力!也意味着出手的人绝对是这个世界站在巅峰的人物,不然就以彼岸厄难女王的身份,哪里会那么容易受到禁锢?即便她还是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厄难体。

这股力量是没有恶意的,否则也不会那么柔和。

可是这对彼岸来说却是充满了恶意,因为这股力量在阻止她救唐凌...

所以彼岸开始努力的挣扎,是精神力在努力的挣扎,为此她甚至不惜一切想要开始燃烧体内那股神秘的力量!!

这对彼岸是致命的伤害。

“小姑娘,稍安勿躁。唐凌我会救下来的。不信,你看....”就在这个时候,彼岸听见了一个声音。

是一个老婆婆的声音,她似乎对彼岸有些很深的感情一样,不仅安抚着彼岸,而且对彼岸说话的语气非常的亲切怜爱。

这个声音莫名的能够安抚彼岸,让彼岸在焦虑不安的情况下平静了下来。

接着,彼岸便发现那只抓住唐凌的巨手竟然在空中一动不动,虽然没有放开唐凌,但也无法收回去....

而另外一只被冰蓝火焰缠绕着的巨手也同样僵在了空中,虽然随着唐凌的昏迷,冰蓝色的火焰已经消失了。

唐龙同样看见了这一切。

可看见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唐龙完全失去了想要继续生存下去的欲望,唯一一丝安慰竟然是来自于,被他亲手杀死的唐凌没有死....

是在最后发现了那铜面怪人所说的血脉亲情吗?应该不是!对于所谓的血脉亲情,唐龙的内心依旧是冰冷的。

只是,只是啊....唐凌似乎并不是这样!那一句‘不要’像烙印在了唐龙的心中,所以自己是觉得不想欠着他吧?如果他还活着,自己就有偿还的希望吧?

但要是,自己不想要活着了,怎么办?

龙十二的行为让唐龙对星辰议会的一切也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自己所得到的资源,所得到的‘宠爱’,所得到的一切的一切,是因为自己是棋子吗?

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再也不能消磨。

这几乎将唐龙心中最后的温暖和骄傲全部打碎了....看着天空中的巨手,唐龙知道星辰议会他是绝对不想回去了。

他怕回去以后,他心中最后的一丝温暖——他的义父,还有他的师父七斗,也是将他视为棋子的一个,那么他的整个生命不就成了嘲讽?

所以啊,一个之后连何去何从都不知道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

一切的一切。

此时就像定格。

黑老静静的坐在密室中,看着屏幕中的画面。

此时的他有些昏昏欲睡的模样,只是嘟囔着问了一句站在他身后的大船长:“之前,所有的直播都按照我的要求做了吗?”

“已经在唐凌复活之前就切断了,只保留了你名单列出的人能看见直播。”大船长恭敬的说到。

“唔,我该出去了。魍魉魑魅都要出现了,这种局面已经很久没有了,我要去凑凑热闹。”黑老咳嗽了几声,披上一件斗篷式的外套站了起来。

他的身体已经非常的苍老,苍老到有些佝偻的模样。

可披上这件外套以后,整个人竟然莫名散发出了一种狂放野性不羁,且威严的气质。

可以看见,这件外套是一件船长披风。

“黑老...”看见黑老站了起来,大船长忍不住叫了黑老一声。

“嗯,说。”黑老走到了门边,没有回头。

“唐凌身上那...纹路,究竟是怎么回事?”大船长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句。

他始终无法忘记,当拥有了黑色纹路的唐凌是如何的强力,而似乎已经看尽了世间一切,对什么事情都从容淡定,就算唐凌复活都没有半丝动容的黑老....在看见唐凌身上纹路的时候,竟然打翻了手旁的酒瓶。

大船长从来没有看见过黑老如此的失态。

打翻的酒瓶他都没有在意,而是整个人站了起来,看着屏幕中的唐凌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大船长在问完以后,回应他的是黑老的沉默。

这让大船长感觉非常的忐忑,自己是不是问错了什么?

大概过了好几秒,黑老才开口说道:“你想要听实话吗?”

“嗯。”几乎是本能的,大船长‘嗯’了一声。

黑老的语气带着浓重的沧桑,叹息,但更多的是疑惑:“那么,实话便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我有猜测,但我几乎可以确定我的猜测不是对的。”

说完这句话,黑老打开门,只是瞬间就消失在了房间的门口。

**

钢铁血城。

只有在钢铁血城呆过三年的人,才知道一个秘密。

那便是整个钢铁血城有一段特殊的城墙,如果要把钢铁血城看成一条直线的话,这一段城墙就是这条直线凸起的尖角,深深的直入了血城外,被人们称之为混乱世界的领地当中。

为何会这样?这是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

反正知道有这一段特殊城墙的人都知道,就是在这么一段深入混乱世界的城墙,反而很安静,安静的几乎几年都不会有一场战斗。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里一旦发生战斗,没有哪一场不是惊天动地的。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钢铁血城的三位神秘元帅,就常年驻扎在这里。

此时,这一段城墙地下,几乎是隐藏在迷宫般道路的一间办公室。

三位元帅沉默的坐着。

冷月和闪星两位元帅都望向了坐在正中的烈日元帅。

“您要亲自去?”是冷月元帅首先打破了沉默。

“不然,我让一位上将出马?”闪星元帅紧跟着冷月元帅询问了一句。

烈日元帅并不说话,只是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

“唐凌的...纹路,并不是超科技纹路。是什么我们也不确定,需要重视到您亲自出现吗?”冷月元帅又补充了一句。

“是啊,钢铁血城按照原则是不参与血城内世界的纷扰的,您出马实在太过敏感。”闪星元帅流露出了担忧。

‘哗’的一声,烈日元帅站了起来,他依旧沉默着直接踱步到了大门之前。

“唔,我要出发了。”他只是回答了这么一句。

“啊?”冷月和闪星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虽然共同在一起守护了钢铁血城十年有余,但他们还是不太能够适应烈日这样的性格。

在某些事情上不开口,不解释,往往等到他说话的时候,已经是直接宣布结果的时候了。

“我反对。”冷月有些激动了。

“也不能说是反对。我明白,唐凌这一次流露了惊人的潜力,但也极有可能招来惊人的麻烦。我们是重视他,也想要培养他,可真用不着您亲自...”闪星赶紧打圆场。

三个元帅之中,烈日的性格就那么怪异,冷月却是直接不隐忍的,而自己反倒是常常要和稀泥的那个。

“嗯,你刚才说了惊人的麻烦。”烈日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巨大的屏幕前,手指向了屏幕中的那只大手,然后下一句则说道:“不是我出面,这件事情压制不下来。”

“而且,单我出面也不行。我想所有人都在行动了!当然,魍魉魑魅们也寂寞了,在这个时候....”说到这里,烈日不再说话了,而是深深的看了一眼屏幕中的大手。

然后再一次出现在了大门之前:“我出发了,也许需要两个小时。你们,守护好血城。”

这一次,冷月和闪星都没有再反对了。

毕竟,这是烈日难得给出的解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