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我要见他

第四百八十六章 我要见他

黑暗之港,甲板区,古道楼。

洛辛坐在三楼的阳台,看着远处的夕阳,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消沉呆滞。

她还逃不脱唐凌生死擂台时的那一场回忆....

唐凌被唐龙打在胸口,然后倒下的那一瞬!就算如今想起来也会心悸,难受的几乎没有办法呼吸。

‘呼’,洛辛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在心中反复的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可以控制的,人如果连自我的情绪都不能管理,那绝对是失败的。

可还是有些....难过啊,洛辛将头埋在了双膝之中。

她知道唐凌醒了,洛离那个家伙也已经兴冲冲的过去了。可是,她借口说这边还有一本药典没有记完,说改日再去...

其实,她很想去的啊。

她也一直挂心着唐凌,有些感情和心事在经历了重大的刺激后,才知道有多深重。

所以,洛辛不想看,不想听,不想想...逃避,总是可以的吧?

这并不是懦弱,而是洛辛自问就算喜欢唐凌,也远远比不过彼岸对唐凌的心吧。

彼岸看唐凌的目光,那闪烁的光芒,只要见到一次就让人难以忘记。

那种全世界我什么都不在乎,也什么都不在我心上,我的全世界只是你的目光....

“真是烦死了。”洛辛抬起头,晃了晃。然后,她就看见了楼下一个穿着白色帽兜的人,真抬头看着她。

因为是抬头,所以洛辛第一时间就看见了他的模样——唐龙!

唐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

“所以,你是想要我帮你,把唐凌叫出来?”洛辛看着唐龙,觉得像是在说一件天方夜谭一般的事情。

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师父会同意让唐龙这个家伙进来!

这种人,就连自己亲弟弟都可以毫不犹豫的下手!这种人....洛辛有些气愤,不过除了唐龙对唐凌的冷漠无情以外,她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值得她一提的事情了。

可就是这一点,难道不够吗?他如今还有脸说恳请自己给唐凌带话?

“是的。”唐龙看着人群川流不息的街道,也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真是好笑。你堂堂龙少怕什么?有什么话想要对唐凌说,就自己去啊,为什么要我带话?我有什么义务为你带话?”洛辛直接拒绝了。

唐龙似乎有些难过,微微低下了头,他微微握紧了拳头,又松开。

在沉默了许久了以后,他才说道:“我,想要和唐凌见一面。可我,我不能见彼岸。”

“你为什么不能见彼...”洛辛原本开口想要讽刺,可话说到一半,她却沉默了。

全天下都知道唐龙对彼岸的一往情深,也全天下现在都知道彼岸的眼中只有唐凌。

也许很多成年的人看来,这是年少的懵懂,可越是如此,却越多人觉得这样年少的感情难得....这件事情,已经成了城内的谈资。

可也仅仅只是谈资,但为什么自己却忽然有些能够理解唐龙的心痛?

“你要放弃彼岸?”洛辛只是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是自由的,我放不放弃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唐龙说的很简单。

“说人话。”洛辛拍了一下桌子,她不太能够理解唐龙这句话。

“人话吗?”唐龙抬头看着洛辛,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落寞:“我喜欢她这件事情,从来就和她没有关系。”

洛辛忽然满心的酸涩。

“那你不恨唐凌?”洛辛的语气柔和了一些。

“我之前一直恨啊,可他已经...还了。而关于彼岸,我对他只有妒忌,没有恨。”唐龙很坦诚。

“为什么你要和我说这些?”洛辛忽然觉得,她和唐龙是不是聊得太深了?他们什么时候有这样的交情了?

唐龙则说道:“我不认识你,而你是唯一和我有一点小交集且能够联系唐凌的人。你问,我就真心答你,也许能打动你。”

洛辛看着唐龙,一时间心情有些莫名的复杂。

或许,唐凌也是想见唐龙一面的?想到这里,洛辛说道:“话,我可以给你带到,但唐凌他愿不愿意出来,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好。谢谢你。”唐龙望着洛辛真诚的一笑。

毕竟,还是唐凌的哥哥啊....这个时候才发现,他们的笑容竟然也是有几分相似的。

**

唐凌醒了。

可他的耳边却一直没有清净过,韩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里的胖子,俩汤圆儿,黄老板,洛离....哪个是省油的灯?

昏迷的这几天,就像睡了一场无梦的觉,除了感觉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被喂‘猪食’一样难吃的东西,唐凌其实没有什么记忆,他觉得休息的很好。

在一一打发了之后,房间之中只剩下他和彼岸了。

唐凌莫名的觉得有些脸红,有些害羞。

从他醒来到现在,彼岸就一直紧紧握着他的手,无论他在做什么?彼岸的嘴角都带着笑意,目光一直追随着他。

在沉默中,唐凌的手心微微有些汗意,他略微有些不知所措的抓了抓头发,然后看着彼岸:“你看什么啊?”

“看你啊。”彼岸依旧笑着,半坐在唐凌的床边,歪着头,将脸枕在唐凌和她相握的手上。

“我有什么好看的?”唐凌不敢看彼岸了,他觉得他简直应付不来这样的场面。

“唔,好看的啊。”彼岸懒洋洋的,在唐凌身边就是莫名的安心,为什么要害羞呢?彼岸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也就无所谓害羞和隐藏,她的心情就算全世界知道也无所谓。

“从前,也不见得你这样看。”唐凌一把躺在了床上,翘起了二郎腿,嘴角不自觉的也带起了笑意。

醒来后,唐凌感觉全身都弥漫在一股温暖的,放松的幸福之中。

他杀了龙十二,报了仇。

彼岸在此时握着他的手...

在他身边还有真心的朋友,他学到了本事...

“从前,嗯,从前是不能的。”彼岸靠着唐凌的手,轻声的说道:“我一直都想着,如果有一天要站在你的身边,总是要你没有负担的。”

“就像不用负担我是星辰议会的人,不用负担我和唐龙之间的关系。那样的我,你才能轻松的面对吧。”

彼岸说得云淡风轻,唐凌的心中却有些疼痛,更多的是感动。

他转身趴在床上,望着彼岸,眼神清澈而温和:“你,那个时候是那样想的?”

“嗯。”彼岸也看着唐凌。

“所以,你不理我。是因为你想要还清了所有,然后...”唐凌的目光落在了彼岸的肩膀上。

有些松散的裙子,露出了一小截肩膀,在上面还有木之刑罚留下的伤口。

唐凌的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彼岸的伤口,眉头皱起:“这是不是代价?”

“其实一切都好了啊。”彼岸稍微拉扯了一下衣服,她实在不愿意唐凌看见留下的伤口,一切的确都已经过去了,不管是木之刑罚,还是千山万水....只要能换来如今能够相守的这一刻,都很值得,亦不用再提。

唐凌心中却一下子升腾起了愤怒的火焰,猛地就从床上站了起来,跳到彼岸身旁坐下:“他们怎么你了?怎么对你了?唐龙,也有参与?”

“不,唐龙没有。”彼岸握着唐凌的手,看着唐凌:“你不要为这件事情生气了。我来黑暗之港的路上,听见过一个老婆婆说过这样一句话。”

“她说,人要惜福。越是在困苦的环境中得到的幸福,越是要珍惜。而珍惜的办法就是要让幸福得到安稳。”

“唐凌,我其实什么都不懂,我小时候.....”

彼岸看着唐凌,内心充满了诉说的欲望,说起来她和唐凌之间都没有过能够好好谈话的时间呢。

不过,在这个时候黄老板很贱的直接就推开了房门,还没有走进来,他就直接捂住了眼睛:“哎呀,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哎呀,我敲门了,你们好像都没有听见。”

贱人!看着黄老板,唐凌心中只有这样一个词语!

不是贱人是什么?他和彼岸又没有做什么?而且,他敲门了吗?敲了吗?

“有事说事儿。”唐凌才没有心情应付黄老板,他还在心疼彼岸遭遇了什么,还想听彼岸说说自己小时候,对了,他还要盘点一下自己的财产...

这生死擂台太狠了,他的能量都被抽干净了。

“好吧,洛辛在大厅等着你呢。说是有重要的消息要带给你。”黄老板一般不在唐凌面前犯贱,因为唐凌更贱。

“洛辛?为什么不进来?”唐凌抓抓头,拉着彼岸走了出去。

**

“唐龙在哪里?”大厅中,唐凌坐着,直接问了洛辛一句。

显然,洛辛已经尽责将话带给了唐凌。

唐凌几乎没有犹豫,他从来也没有怕过唐龙,要见那就见呗....只是,唐凌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心情?一想起‘哥哥’两个字,心里就忍不住的复杂。

“黑崖滩,他说在那里等你到12点。”洛辛也直接说了。

“妹妹,你怎么能....”洛离站了起来,韩星也摇头,小胖子眨巴着眼睛,他还不太能搞懂这些恩怨。

“随唐凌自己决定吧。”黄老板看着一众少年。

而唐凌则看着彼岸:“你要见唐龙?有什么话对唐龙说吗?”

“没有呢,等你回来。”彼岸趴在桌子上,从开始都现在,唐凌要做什么,彼岸都一直支持。

因为在彼岸的心中,唐凌都是对的,唐凌不会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