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五百五十章 暴露

第五百五十章 暴露

两天一夜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唐凌从脱离了船队,来到这个荒岛转眼就快要三天的时间,而他自己就像没有察觉。

因为每一分每一秒,唐凌都在充分的利用。

从白天捕猎,到整理收获后修炼,到修炼后用最粗陋的方法提取结晶中的特殊结晶液,到晚上又服用能量液继续修炼。

唐凌实在是不敢浪费一点点时间,所以日子也就过得很快。

这样的节奏,就算很强悍的紫月战士都不一定能够适应。可是,唐凌却甘之如饴,内心觉得分外的充实。

特别的是看着自己的收获与成长时,内心更是充满了一种满足的感觉。

将晾晒好的最后几块鱼肉搬入了船舱,唐凌看了一眼上午已经很毒辣的日头擦了一把汗。

这些时间,他一共捕获了四只刀叶鱼,一只浮纹黄甲鱼,尽管不想浪费也不能不抛弃一些....

毕竟是时候离开悬石岛了,这些动不动就几百公斤的大家伙,就算唐凌有哈士野猪的美名也实在吃不完。

那处浅滩是一个好地方,唐凌不知道之后还能不能找到捕猎如此方便的地方,可是还是必须要离开啊。

想着,唐凌在整理着不大的船舱,内心的不安又更加浓烈了一些。

这一次的不安不用问为什么,也知道应该是不久以后就有追兵会找到自己了吧?

整理好船舱,将重要的东西都收拾好以后,唐凌走出了船舱。站在浅浅的海水中,唐凌的脸上流露出了犹豫的神情。

内心的不安现在还并不是非常的浓重,那自己是不是要在悬石岛完成那件重要的事情——战种融合呢?

离开,自然是有离开的理由!内心的不安就是最大的原因....

不离开,也自然有不离开的益处。之后,想要在海上找一处相对安全的地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战种的融合是必须要安全的地方,自己不能拖延着不提升,时间是紧迫的。

唐凌在犹豫着究竟作何决定。

而与此同时,一处黑暗的房间内,比比利克里长老看着眼前盘坐,神情显得负担又痛苦的少年,询问了一句:“战五,唐凌究竟在什么地方,有答案了吗?”

那个少年毫无疑问,就是长相与唐凌和龙十二有几分相似的少年,而他的名字根本就不像一个名字,反倒是像一个编号——战五。

听到比比利克里长老的提问,额头上布满细汗的战五睁开了眼睛:“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位,误差率在十公里以内。如果再给我十分钟的时间,我就能精确的定位唐凌的位置。”

“好,那就再等十分钟吧。”比比利克里长老似乎有着充足的耐心,点点头,盘坐在了这间黑暗房间里的一个角落,而战五则重新闭上了眼睛。

十分钟以后,战五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全身就像泡在了水里一般,汗水激烈的流出将他全身的长袍都打湿了近三分之二。

“地图。”战五的脸色有些苍白。

而比比利克里长老则赶紧拿来了一张地图,从地图的精细程度来看,这是一张波塞冬家族的标准海洋图。

“就在这里。抓紧时间,我感觉他随时可能离开。”战五的手指落在了地图上的一个黑点,语气有些虚弱的说到。

而他落指的那一处黑点,正是悬石岛。

**

今天的托米安全线,洋溢着一股喜庆的气氛。

因为奥米尔的死,被拖延了的,属于少年们的航海试炼终于在昨夜重新启动。

不得不说,新的海泪之岛的主人——塞缪尔是非常讨人喜欢的,不仅为人真诚而谦逊,办事也非常的有效率且妥帖。

她用最快的速度重启了试炼,尽管是在夜里才重新休整好了一切,她也没有耽误任何时间的通知大家赶紧来参加试炼。

毕竟,资源季是有时间限制的,能多一些时间找寻对于每一个少年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而试炼也表现的分外仁慈,反正到今天上午为止,所有的船只都通过了试炼,包括最简陋的草根少年的船只,也没有遇见多大的阻碍。

全员通过!

这怎么不是一件值得喜悦的事情呢?所以整个托米安全线都被少年们的喜悦包围了。

而塞缪尔则带着恰到好处的亲切笑容,去到每一只船,为船员们送上波塞冬家族特制的航海仪。

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只有塞缪尔心里清楚,这样做她承受而来多大的压力。

按照黑暗之港和波塞冬家族的约定,在这里是要淘汰掉大部分没有实力参加航海的船只的....

可是,大部分的草根船只都跟随的是唐凌的丰收号,塞缪尔答应唐凌的事情,顶着压力也要做到,却又不能做的太明显,权衡之下只能让全员都通过,这样也看不出她有包庇谁的倾向。

黑暗之港方面表达了不满,塞缪尔只有置之不理。

只但愿,唐凌那家伙能够顺利的带着这些满怀希望的草根少年,也能够多少得到一些资源,再不济能让大部分人都活下来吧?

尽管这个想法,看起来越发的难以实现了。

将手中的航海仪交给了丰收号的东阳,塞缪尔带着同样的笑容准备离去。

东阳却在这个时候叫住了塞缪尔,塞缪尔回头看着东阳,露出了恰到好处的疑惑。

东阳没有说什么,倒是韩星走到了塞缪尔的跟前,在塞缪尔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只希望所有的蠢事,并不是你煽动他去做的。”

塞缪尔脸上的疑惑维持着不变,心中却开始抱怨,唐凌船上的这些家伙怎么感觉没一个好对付?

却在这个时候,胖子有些无辜的从船舱中窜了出来:“韩星,东阳。船的动力出了一些问题,你们必须来一趟。”

韩星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塞缪尔转身离开了,而东阳则是白了一眼塞缪尔。

塞缪尔无辜的耸耸肩,表示无奈,顺便说了一句:“一切顺利。”

可是话刚落音,在塞缪尔腰间别着的一个精致的通讯仪却开始以一种特有的节奏,剧烈的震动了起来。

塞缪尔脸色一变,拿起了通讯仪,在通讯仪的屏幕上出现了一句简短的话语。

当看见那句话时,塞缪尔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看着韩星,东阳两人离去的背影,她的眼中闪动着犹豫的光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