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五百五十九章 反绑

第五百五十九章 反绑

曼巴酒吧。

紫月时代很有趣,因为紫月的出现,几乎颠覆了这个星球的一切,在这个星球上的人类所累积的许多常识,知识都不再有用,甚至所见的一切,包括自身都发生了神奇的变化。

所以,人类对这个星球的探索欲又变得空前强大起来。毕竟,一切又再次变得陌生。而曾经的不可能甚至是幻想,却变得真实和可能起来。

可是,紫月时代也非常无趣。因为它几乎是一个精神荒漠,没有任何的音乐,文学,艺术等东西。人们只能从前文明留下的少许,来寻找精神上的慰藉。

在这样的情况下,酒吧成了最大的消遣。

一个再贫瘠的地方都少不了这样的地方,就算曾经的聚居地也有在棚子内的简单酒吧。

即便只能提供一些野果草根发酵的酒,但也让无数人愿意从贫瘠的收入中挤出一部分,心甘情愿的消耗在这里。

“所以开酒吧的人,都是有背景的人,不是吗?”汤尼,不,严格的说来应该是唐凌在打量着这间昏暗却挤满了人的酒吧时,心中不由得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总得来说,从踏上119号中转站,到遇见五子,他总是会想起似乎已经很久远的,关于聚居地的一切。

在酒吧的吧台旁找了一个位置,很快就有一个壮汉酒保走了过来。

“要常规酒,还是要好货?”酒吧的态度非常的一般,看见唐凌,只是用让人不太舒服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就毫不客气的,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唐凌扫了一眼酒吧,大多数人桌上摆着的都是粗糙的木桶型酒杯,像极了十几世纪的光明洲喝酒用的杯子。

在这种木酒杯里,装着的是一种看起来很浑浊的液体。

只有少数人的面前,摆着的是大玻璃杯子,里面的酒水看起来还算正常。

“常规酒是什么?好货又是什么?”唐凌一副很无知的模样。

“常规酒?那就是这里的特产黄昏酒,可以配上一碟子从特特干儿。至于好货....”酒保忽然拉开了身后酒柜的布帘子,然后得意而挑衅的看了一眼唐凌:“只要你出得起钱,你可以喝到大多数来自大陆的好酒。”

唐凌目光贪婪的看了一眼那酒柜,舔了舔嘴唇,却又做出了一副不舍的模样,小心的说道:“那我,那我就来常规酒吧。”

“你确定?”酒保扬眉。

“我,我确定。”唐凌略微有些小心的回答到。

酒保瞪了一眼唐凌,不再说话,转身走了。

只是不到一分钟,就端着一个木桶杯和一个木碟子,重重的跺在了唐凌的面前就离开了。

唐凌看了一眼面前的酒液,浑浊而昏黄,想来它应该叫做昏黄酒,而不是什么好听的黄昏酒。

至于从特特干儿,是一种叫做从特特的黑色海草晒干做成的,这种海草没有什么营养,但也没有什么害处,因为长得很肥厚,晒干以后特别的有嚼劲儿,口感像肉类,还因为是海洋植物,所以还带着一种特殊的咸味儿,所以是这个地方的人用来解馋的东西。

唐凌捻起一块儿从特特干儿,丢入了口中,其实嚼着的感觉还不错,又端起黄昏酒抿了一口,比起从特特干儿,这黄昏酒的口感就让人难以接受了。

充满了那种低级饮用水被污染的味道,还有咸苦酸涩味儿,唯一让人迷恋的应该是那一丝发酵到来的酒精味道?

唐凌毕竟是哈士野猪,倒也不在乎什么味道之类的。

他就像一个疲惫了很久的旅人,一口从特特干儿,一口黄昏酒,还显得颇为惬意。

酒,总是醉人的。

大概过了四十几分钟,酒吧里就陆续有人醉倒,为了不打扰客人喝酒,这些醉鬼统统都被搀扶了出去。

如果仔细观察,这些醉倒的大多都是喝所谓好货的人。

当然,有人或许对这种情况感觉到不安。不等喝醉,便匆匆的结账离去。

不过,这并不影响唐凌喝酒的心情,虽然他此时已经喝下了一整杯黄昏酒,眼神也显得有些朦胧了。

“酒保,我想我还得再来一杯。”唐凌有些撑不住了,趴在桌子上,低声的喊着酒保。

酒保和周围的很多人都不怀好意的看着唐凌,似乎也没有人有意来为唐凌倒酒。

“我,我还要一...”唐凌如是的说着,但舌头已经大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当酒保一步一步走到唐凌的面前时,口中似乎在数着‘三,二,一’的倒数。

唐凌甚至还没有坚持到酒保倒数到最后一个数字,就彻底的趴在了桌上。

“又一位醉倒的先生,扶出去,丢在后巷,让他自己清醒了吧。现在的人,酒量越来越差了。”酒保嘀嘀咕咕的。

很快,就有几个彪型大汉驾着唐凌,在人们嘲讽又略带同情的目光下,将唐凌扶出了酒吧。

**

酒吧的后巷对面。

有着这119号中转站为数不多的建筑物,说是建筑物,其实就是前文明的几个活动板房一样的东西,堆砌成的一座小楼。

这几个彪型大汉将唐凌扶出了酒吧后,并没有将唐凌扔在这里,而是大跨步的朝着后巷对面的建筑走去。

唐凌醉得人事不省,对这一切几乎都不知道。

就这样,他被人拽进了那座建筑,然后直接带到了二楼。

在二楼有一间偌大的办公室,应该是几个房间打通了形成的一间办公室。

在这座办公室内,横七竖八的绑着好几个醉汉,如果唐凌清醒的话,可以轻易的就辨认出来这些醉汉都是刚才从曼巴酒吧被浮出来的醉汉。

这些醉汉现在都还没有清醒,其中一个稍微清醒一些的则被绑在一根凳子上,被一个上身只挂着枪械背带,背带上插着俩柄手枪,手中拿着鞭子的,看起来全身肌肉疙瘩就像铁块的男人审问着。

“不,你们这样已经严重的触犯了海洋联盟的规则,甚至你们的行为也会触怒波塞冬家族。”这个被审问的男人不甘的大喊着。

可这些话只换来了一鞭子的抽打,那个男人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我们怕这个,就不会这样做了。”

“你如果聪明一些的话,就最好交出关于你的船的一切密码和钥匙。然后,你就可以换得在外围区活下来的资格。”

“否则将你绑了扔在大海里去,又有谁会知道你已经消失了呢?”

被审问的男人陷入了沉默,显然这是一个困难的选择。

而审问者则懒洋洋的等待着,好像一切就真的如他所说,119号中转站做着这样的勾当,是有恃无恐的。

这是一场心理战,败阵下来的注定是手中无牌的弱者。

在问了几个确定他能活下来的问题以后,他选择说出了自己船的密码,和交出了一窜钥匙。

“去验证。”审问者不甚在意的接过了钥匙,写下来密码,交给了手下。

手下很快就接过了这些东西,匆忙的跑了出去。

大约二十分钟以后,手下就回到了办公室,在审问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话。

“很好,诚实的先生。因为你的诚实你已经获得了活下去的资格。”说话间,那个审问者似乎很开心,走过去拍了拍那个被审问者的肩膀,然后亲自为他松绑。

但也就在这一瞬间,他忽然快速的取下了绑在手腕间的细丝手镯,那手镯一弹立刻变为了一条细细的钢索,而接下来这钢索毫不留情的勒进了那个被审问者的脖子。

S级合金做成的细丝钢索,就算是二阶的紫月战士被这样勒住,也不会活下来。

那人挣扎着想问一句‘为什么’?可是,审问者连这个机会也没有给他,直接就用力勒死了他。

“抱歉,诚实先生,我欺骗了你。像你这种一阶紫月战士,我们这个小小的中转站可没有办法让你活着。”审问者耸了耸肩膀,然后直接对手下说道:“扔到海里去。”

手下无声的搬着尸体下楼了。

等到他们再回来的时候,那个审问者又开始在醉倒一地的醉汉中挑选了起来,看谁已经稍微的清醒了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唐凌皱了皱眉头,发出了几声意识不明的嘀咕声。

审问者略微有些吃惊,指着唐凌说道:“这家伙倒是醒得很快,他可连一阶紫月战士都不是啊。”

是啊,紫月战士和普通人是有区别的,就像变异兽,野兽和凶兽是有区别的,区别是看它们身上隐藏的纹路。

凶植的辨认也是这个道理。

而人类不会有紫色的纹路,但是只要跨越了一阶,手掌的掌心却会出现一个紫色的斑点,这是常识。

唐凌的手上可没有紫色的斑点。

“但他确实是喝了一整杯黄昏酒,我们也遇见过有的人似乎抗体强上一些。”一个手下不确定的猜测着。

“这可是一个有钱的家伙,一个人驾驶着一艘单人作战艇,还是产自波塞冬家族的。”另外一个显然已经打探清楚的手下则如是的说道。

“波塞冬家族的单人作战艇?蠢货!你们该不是动了不能动的人吧?”审问者忽然怒了,抓住了这手下的衣襟。

“不,不。曼托大人,这可不是制式单人作战艇,而是一艘改装货,波塞冬家族每年都会卖出去好一些,我们已经打探清楚了。”那位手下赶紧解释了一句。

那位被称之为曼托大人的审问者总算平静了下来,然后指着唐凌说道:“那就这个蠢货吧。小心点儿,虽然他不是紫月战士,可能有别的手段,用最好的束缚锁,可不要出什么岔子!出了岔子这后果你们知道的....”

几个手下战战兢兢的点头,拉扯起了唐凌,将他架到了那把特制的审问椅上,然后两个人摁住唐凌,另外两个人则去拿所谓最好的束缚锁。

这个时候,唐凌似乎清醒的很快,摇摇晃晃的,随时都要睁开眼睛。

两个摁住唐凌的手下更加的用劲,而曼托则走到了唐凌的跟前,掏出了枪,准备抵住唐凌的脑袋。

如果有什么意外,一扣扳机就可以解决麻烦。

前文明的热武器,在紫月战士的面前作用有限,但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至少还是能破防打死二阶,包括二阶的紫月战士,这取决于枪的威力。

反正曼托手中的沙漠之鹰是没有问题的。

可就在曼托拔枪的一瞬间,唐凌的猛地睁开了眼睛。

‘噗’的一声,从唐凌的口中喷出了一大股浑浊的液体,直接吐了曼托一头一脸。

而且在这一瞬间,唐凌已经无声的释放了战种,和以前的动静相比,现在释放战种唐凌的身材已经不会发生任何的变化,只是两个前臂浮现出了两幅漂亮的骨甲。

在变身的情况下,唐凌喷出的液体是何等的威力?他是朝着曼托的眼睛喷的,在精准本能的加持下,如此近的距离,不存在失了准头。

曼托身为一个一阶紫月战士,不至于被这样的攻击弄瞎了双眼,但几秒钟之内,他绝对不要想睁开他的眼睛,可以正常的看见什么?

曼托的反应也很快,被唐凌喷了以后,下意识的就朝着唐凌的方向,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

可是早有准备的唐凌,一把就扯过了身旁摁住他的那个大汉,直接为自己挡住了枪子儿,接着一脚踢开了那个档枪子的大汉。

然后一声骨裂的声音传来,另外一个摁住唐凌的大汉手臂直接骨折,被唐凌以一种怪异的姿势抓在了手中,直接砸向了曼托。

曼托瞎着眼睛,在一秒之内,连开了三枪,都打在了这个大汉身上,接下来就毫无疑问的被这个大汉砸了一个趔趄。

曼托不敢停留,转身就朝着门外跑去,直接展开了瞬步。

唐凌在变身之下,力量已经远超一阶紫月战士,可以因为没有突破一阶的关系,他可没有办法施展瞬步,速度也无法突破基因桎梏下的极限。

但唐凌的速度也无比的接近一阶紫月战士了。

曼托毕竟被砸了一下,耽误了零点几秒,唐凌就抢在曼托之前,用极限的速度跑到了门口,堵住了大门。

‘瞎子’曼托此时根本看不见,一头就撞向了唐凌,就在他快要撞向唐凌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险。

视力无疑影响了他的躲避,他只来得及稍微歪斜了一下身体,就感觉鼻子上被直接打了一拳。

这一拳的力量,是曼托有生之年感受过的最大力量,就像一个硕大的合金金属,直接晃荡着撞在了他的鼻子上。

‘哇’的一声,曼托直接飞出了几颗牙齿,那原本就不高挺的鼻子直接被砸进了肉里,形成了一个滑稽的凹陷。

三锻拳!

以唐凌现在的力量,随手配合一个战技,就是一阶紫月战士不能抵挡的了。

唐凌现在的战斗力和一阶紫月战士相比,无疑就是输在了‘瞬步’以及晋升紫月战士后会被提升的天赋能力。

但并不是所有的紫月战士在一阶的时候,天赋能力都会形成有杀伤力的战斗力,这种只会发生在天才少年的身上,正常紫月战士想要用天赋能力战斗,都必须要等到三阶了。

曼托显然不是什么天才,唐凌和他战斗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只是一拳,曼托就已经受不了了,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爆炸了。

可是占据了优势的唐凌可没有打算这样放过曼托,他冲了过去,对着曼托的脑袋又是好几拳,甚至都懒得用什么拳法招式。

就是那么粗犷的几拳,直接就将曼托打成了一个猪头,然后唐凌驾着曼托,直接从他的背枪带上抽出了一把手枪,枪管塞进了曼托那缺了好几颗牙齿的口中,然后望着那些手足无措的手下说道:“现在,你们可以将束缚锁拿过来了。”

**

曼托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被绑在这张专门为‘肥羊’准备的审问凳上。

而他那些可怜的手下,也变成了‘肥羊’,被五花大绑的绑住,扔在了地上。

当然,唐凌也没有释放那些醉汉,他的计划才开始,可不能在现在闹出太大的乱子。

这就说明了唐凌的时间其实非常有限,因为过不久又会有新的手下送来‘肥羊’,而这些醉汉醒来了也是一个麻烦。

但唐凌是绝对不会表现出一丝急迫的,他反而很淡定,在这个办公室内翻翻找找,找出了两瓶好酒,直接拧开了一瓶,喝了一口,这才拿着枪走到了曼托面前,用枪托砸了他一下,才砸着嘴说道:“这才是酒,刚才在酒吧,你给我那玩意儿,有多难喝,你知道吗?”

曼托瞪着唐凌,表现出一副硬汉的模样,也不说话。

唐凌当然也不慌张,又喝了一口酒:“当然,也得感谢那玩意儿太难喝了,我才吐了出来。”

信你才有鬼!

曼托无语至极,但今天栽了就是栽了,他认了。可是他也有恃无恐,他等待着唐凌接下来会提出的条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