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莫名的不安

第五百六十二章 莫名的不安

唐凌会理会曼托的愤怒吗?

他会的!

面对曼托的质问,唐凌只是随便找了一个东西就塞住了他的嘴巴,然后手中的血蒲剑直接一剑,就卸下了巴布努的一条胳膊。

“唔!”曼托愤怒的瞪大了眼睛。

可是唐凌毫不理会,他已经烦透了和这无恶不作的家伙虚与委蛇,反正到现在为止,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大半。

直接将巴布努也绑在了这张特制的审问凳上,唐凌随意的给他止了血,然后又给了曼托一拳:“中毒只有不到两秒,及时卸下了这条胳膊,你觉得他会昏迷多久呢?”

“嗯,你只有两个选择。回答我的问题以及保持沉默。不然半个字的废话,都会让我忍不住想要折磨一下你,毕竟我是一个正义的人。”

唐凌这一拳故意打在了曼托的胃部,强烈的抽搐疼痛,以及翻涌而上的酸水,嘴又被堵上,那混杂着未消化食物的酸水,从鼻腔中涌出....曼托尝试了一次欲仙欲死的滋味。

唐凌扯掉了堵在他口中的东西,曼托顿时弯腰大吐起来。

吐完曼托看着唐凌张了张嘴,唐凌把玩着血蒲剑,冷漠的看着曼托。

那一瞬间,曼托有一种被五级海洋凶兽盯上的感觉,那是他这一辈子遇见过的,最厉害的海洋凶兽了。

于是,到了口中的脏话被硬生生的咽了下去,曼托直接选择了沉默。

唐凌也并不着急,而是在这间黑暗的办公室中拉过了一张椅子,双腿放在办公桌上,点上了一支烟,静静的思考着。

他想起了自己与塞缪尔的一段对话。

“我需要一个安全的身份,或者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有什么建议吗?”在和塞缪尔交谈了关于之前那一战,战利品的分配以后,唐凌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因为唐凌可以预见,这样长期的追杀下去,他会失败。

这失败并不是指丢了性命,而是指失去这一次晋升的机会。毕竟,那么多天才少年抢夺有限的资源,唐凌根本无法保证被追杀之下的自己能够获得什么?

依靠精准本能的推演,这样的情况再持续下去,他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躲掉了追杀,灰溜溜的回到陆地。

这绝对不是唐凌要想的。

那么面对困局,就要思变,唐凌是一个积极的人,他会抓住每一丝机会。

海洋不是陆地,唐凌对其陌生。那么为何不问问了解的人呢?说不定会得到什么信息?

“呵呵呵....”面对唐凌这样的问题,塞缪尔回应的是一窜笑声,接着才说道:“我以为万能的你,在答应我的时候就已经思考好了每一步后路。”

“首先,我并不万能。第二,其实我很冲动,有时算不到一百步之后该怎么走,我会选择力所能及的先走完这一百步再说。”唐凌很坦然,他原本就不是神。

能够活到现在,唐凌并不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依靠运气。

“你所说的安全,是指什么程度的安全?”塞缪尔不再开玩笑。

“能让波塞冬家族顾忌的,或者说....你懂我的意思。”唐凌也不知道如何形容。

“如果你是一头虎鲨,波塞冬家族会非常的顾忌,追杀你之前,一定会先得到虎鲨联盟的同意。但这个你就不要想了,你办不到在短时间内得到虎鲨的身份。”

“除此之外,你是陆地上的大人物也可以。显然,这是一句废话。”塞缪尔回答的异常直接。

“那意思就是,我暂时弄不到安全的身份?”其实,相比于安全的地方,唐凌更想要的是安全的身份。

“短时间内,我认为没可能。至于安全的地方,我觉得藏在人群中是最安全的。”塞缪尔仔细思考了一下。

“你该不会让我回到丰收号,重新带领着船队吧?在魔鬼迷雾到来,形成死亡雾区之前,我不会考虑这件事情的。”唐凌也调侃了一句。

“我有那么愚蠢?我有两个地方建议你可以去,一个是海上中转站,躲藏在那里,获得一个合理的身份,容易躲过追查,而且也不愁信息的来源。”

“第二是海上黑市,在那里鱼龙混杂。波塞冬家族也不可能大肆的搜索,而且更不用愁信息的来源。”塞缪尔为唐凌考虑的十分周到。

唐凌可不是单纯的躲藏,他有野心想要争取资源,必定不能到任何信息都没有的荒岛。

甚至,像唐凌这种情况,还需要抢先知道一些信息,才有可能在这种极端劣势之下,获得星光幽冥鱼和三彩变异珠这两样资源。

塞缪尔倒是不怀疑,进入死亡雾区,唐凌和船队汇合以后,会争取不到几朵七莲荷蕊。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力,唐凌听见了塞缪尔的话,微微思考了一番。

他选择了中转站。

相比于中转站,黑市其实危险了许多,毕竟鱼龙混杂,信息流通极快,他已经疲于应付。

一个人员相对简单的中转站显然会省心许多。

“我选中转站,你的建议是什么?”唐凌问的非常直接。

塞缪尔则陷入了思考,过了许久她才告诉了唐凌:“或许119号中转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原因?”

“这是属于波塞冬家族的中转站,而且这个中转站完全是在多戈夫妇的控制下。你有兴趣吗?”塞缪尔半开玩笑的问了一句。

“稍微有一些兴趣,但还需要一些能够让我坚定选择的理由。”

“这个中转站有问题,三年来常有船只和人员在那里失踪。波塞冬家族早就想要调查这个中转站,可是多戈力保这个中转站。”塞缪尔没有给唐凌绕弯子。

“很好,能冒险出来和我见上一面吗?”

回忆到这里就截然而止,在这之后,唐凌和塞缪尔秘密的见了一面,唐凌能够完全的改变形象,显然就是塞缪尔的手笔。

这样的改装瞒不过追杀的队伍,到了三阶以上的紫月战士,辨别一个人靠得绝对不是外貌。

毕竟紫月战士到了三阶,就像生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唐凌甚至偶尔会想,三阶紫月战士还属于人类的范畴吗?

总之,上一次的追杀就出现了那么多的三阶紫月战士,唐凌丝毫不敢抱有侥幸的心理。

但这改装,到119号中转站去厮混一下倒还是够了。

除了改装,唐凌还得到了一份无比详细的资料,关于虎鲨的,关于119号中转站的。

在阅读资料的过程中,一个计划已经悄然在唐凌心中成型,他总是会把一切都运用到极致。

塞缪尔也做梦都没有想到,在得知了那么一些资料以后,唐凌的想法已经完全改变了,他并不是想要在119号中转站得到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而是他想要瞒天过海的实行一个疯狂的计划。

毕竟119号中转站对唐凌的吸引已经不单单是简单的庇护,在资料中提及的‘?’,让唐凌疯狂的想要探究。

那个问号的本质就是,血剪三兄弟手中掌握的,那能够让三阶以下紫月战士失去战斗力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波塞冬家族并非不觊觎这件东西,可惜的是多戈想要独占,才形成了如今这个局面。

但不管如何,唐凌疯狂计划的基础就在于,唐凌判断119号中转站唯一的高手,也是119号中转站的主人,三阶紫月战士——巴奈特很有可能此时并不在他的老巢。

然后,唐凌赌赢了。

他首先遇见了五子,从五子那些杂乱的信息中,唐凌首先有了八成的把握,巴奈特不在中转站。

因为巴奈特每隔两三个月就会收集抢劫到的东西,秘密的运送给多戈,时间不定。

而五子曾无意中说起,在三天前看见中转站那艘最好的船又出发了,他很奇怪那艘船的主人是谁?

反正每次那艘船消失的时候,中转站就会管理的格外严格些,有的时候甚至会停止宰肥羊。

五子不幸的生活在那么一个小小的地方,他的眼界决定了他不能对事情有精准的判断。

但唐凌听在耳中,却是明白了七八分。

他进入酒吧后,唯一不能确定的因素在于,这一次的119号中转站并没有停止抢劫,甚至还抢劫的有些疯狂,难道离开的不是巴奈特?

可是,骨子里那疯狂的赌性又在催促着唐凌冒险了!他最终还是果断了选择和‘血剪’三兄弟为敌,而不是找个什么办法刻意的接近他们。

唐凌有自己强大的理由,他无法忍受为了安全,然后在无恶不作的家伙手下苟且。

这样想着,唐凌就觉得自己不疯狂,甚至很理性。

接下来的事情倒是顺利,制服了曼托,当唐凌试探着提出将巴布努叫来时,曼托的反应终于让唐凌肯定,巴奈特不在这里,否则曼托根本就不会对叫来巴奈特是如此的反应,抗拒的那么厉害。

也不知道是不是精准本能的原因,唐凌对人心理的把控也很准。

然后顺理成章的,唐凌将此时119号的两个实际控制人都控制了。

局势非常有利,唐凌的疯狂又再一次安全落地,控制了这俩兄弟,唐凌根本就不会怕巴奈特回归。

只要让他实际掌控119号中转站,他就有很多办法坑死巴奈特,他根本有恃无恐。

是的,唐凌的疯狂计划就是控制血剪三兄弟,成为119号中转站的主人。

这样,不但得到了巴努托神液的配方,还能有一群人打探海上资源的消息,还能随时的知道敌人的动向,毕竟有了一个‘忠狗’的身份,为什么不利用?甚至在关键时候,还能坑一把多戈夫妇....

一切在唐凌对细节的把控下,都进行的很顺利,就比如和曼托的那一场心理战,所有的信息都是唐凌推断出来的,好像什么三兄弟的把柄在主人手中啊之类的。

可是,就是在这种局势大好的情况下,唐凌的内心竟然涌起了一丝不安。

这种本能的不安,唐凌已经将其视之为预言,绝对不可能忽略,而且静心的感受,这不安的感觉是变化的。

它变得越发强烈,甚至还透着一丝危机,这让唐凌陷入了思考,难道整件事情他算漏了什么?

可是,算漏了什么呢?唐凌抖了抖手中的烟灰,虽然面无表情,可心里却是将所有的事情一遍又一遍的过滤,以他的缜密都想不到到底遗漏了哪个点?

唐凌在思考,而曼托却陷入了沉重的压力之下。

怎么办?兄弟两人都被控制了,接下来会面对什么?眼前这个虎鲨,连紫月战士都不是,却可笑的把身为紫月战士的自己和二哥都控制住了。

越是这样,眼前这个人就越是让人看不透,特别是当他思考了那么久,一直都面无表情的样子,让曼托后背浸满了冷汗。

一支烟抽完,唐凌摁灭了烟头,无论危机是什么?当下这个情况也不适合思考,他必须要把剩余的事情解决了。

“曼托,我想要对巴努托神液了解的更多,你会配合吗?当然,你也可以不配合,那边办公室里关着那么多的肥羊,我完全可以试验出我想要的答案。”唐凌抓起了桌上的一把搓刀,一边磨着指甲,一边平静的说着:“可是呢,你知道我是一个疯子。你不配合我,我会折磨你,就那么简单。”

“你想要知道什么?”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曼托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唐凌刻意的,一次又一次给曼托心理施压的情况下,曼托的心理防线已经快要崩溃了,尽管唐凌至始至终做的,只是给了曼托几拳,干净利落的斩下了巴努托的手臂,这种在血剪三兄弟看来小儿科一般的事情....

“我想要知道的是,这巴努托神液对三阶以下的紫月战士,只有将他迷晕的功效吗?”唐凌从小皮囊中摸出了一支巴努托神液,即便在黑暗中,它的五彩光芒也很迷人。

“不完全是,看摄入的分量。只要分量合适,也可以让人不昏迷,但也会迷迷糊糊。”曼托并没有撒谎。

唐凌心里微微叹息了一声,事事岂能如意?他原本想要的是,这巴努托神液既可以让人失去战斗力,又可以让人不昏迷。

这样控制起这两兄弟无疑要省事儿许多,看来这事儿必须麻烦一些了。

想到这里,唐凌站了起来,走近了曼托。

“我接下来想要做一些事情,我想你会配合的,对不对?”

**

做为多戈夫妇的重要合作人,比比利克里现在是不适宜离开波塞冬家族祖地的。

尽管在祖地中,已经有人对他表现出了不满,甚至恨不得驱逐他离开,他也必须厚着脸皮留下来。

“那族长是一个麻烦,他是隐藏最深的人....”比比利克里站在窗边,心中却是这样的想法。

不过族长什么的,比比利克里其实也没有放在心中,星辰议会可是一个庞然大物,远超人们的想象,如果不是因为某些束缚,波塞冬家族大概也可以不用放在眼里的....

可唐凌必须要放在眼里。

还有海神之泪,月光,日光幽冥鱼,以及之后星辰议会在海洋上会展开的布置,也是必须放在眼里的。

“那么但愿战五顺利....”想到这里,比比利克里从窗边离开,在多戈夫妇给他安排的豪华房间中坐了下来。

在几个小时以前,和多戈夫妇达成的重要合作之后,比比利克里就找到了战五。

无疑,再一次确定唐凌的位置成为了一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可是这一次,多戈夫妇暂时不宜出手了,刚才的消息是族长对损失表示了不满。

这件事情,只有让比比利克里出手。

事实上,这是比比利克里求之不得的事情,尽管他比谁都清楚唐凌的神奇,也有把握唐凌能在波塞冬家族派出的追杀小队中活下来。

毕竟唐凌是唐风的儿子,有许许多多的因素会让有些人,有些势力,甚至有些神奇,唔,就是神奇的存在都不会让唐凌轻易死去。

但他到底还是有些忐忑,毕竟人是最不可预测的,万一唐凌就失手了呢?万一一切没来得及呢?那星辰议会必然会陷入被动。

可之前为了表示诚意,也为了掩饰一些‘私心’,他还必须忍着忐忑去放手一搏。

让人喜悦的是,唐凌那小子到底没有让人失望,他没有依靠任何其它的因素,就是自己一个人,竟然就硬生生的杀出了一条血路。

这才为比比利克里创造了无比好的局势。

“当初的选择啊,如果选择的是唐凌,而不是唐龙呢?”比比利克里心中不由得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但这想法显然是不现实的,唐龙的出生可是曲折的,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唐凌的出生是在意料之外的,星辰议会不可能得到唐凌。

比比利克里是一个知晓很多秘密的人,但现在这些秘密都不重要了。

战五这一次出手的结果才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看看吧,看看战五能不能成为那个幸运儿。”比比利克里面具下的眼睛闭了起来。

而在计划内的,星辰议会的天才少年船现在也已经快出现在这片海域了吧?先头援军在三天后也应该赶赴而来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