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六百零一章 斩

第六百零一章 斩

畏惧?

这个词语浮现在战七心中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一种莫大的耻辱。

毕竟他来自战堂啊!

输的就一定是自己吗?

战七已经意识到了唐凌的变化多端和狡诈,这说不定是唐凌的计谋,他已经到了极限,故意装出强大的样子...

“吼!”战七嘶吼了一声,不顾一切的再次冲向了唐凌。

一刀,两刀,五刀....战七,这个代号在战字堂中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天生的暗杀者,代表着极限的速度,还应该代表着战一以下第一人,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啊?一刀落空,两刀落空,每一刀都落空?!

唐凌根本不是靠入微的身法在躲避自己,他是靠攻击在化解攻击?!

这究竟是什么战技啊?

一秒,两秒,五秒...战七越发的绝望,绝望到他再看向唐凌的时候,忽而觉得唐凌是无法逾越的大山。

他有一种想要哭泣的冲动,是什么让唐凌这一分钟就有了如此大的转变?

“差不多了啊。”就在战七深陷绝望的时候,唐凌忽然扯下了蒙在双眼上的破布,望着战七说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战七张着嘴看着唐凌,喉咙里发出无意识的‘呜呜’声,他发现到了此时他连一句强硬的反驳都说不出来。

不是还没有失败吗?就算他的攻击无效,唐凌要杀死自己也是困难的吧?什么叫差不多了?

就在这一瞬间,战七脑中浮现出很多的想法,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在惊愕绝望中,看见唐凌将高能爆弹枪再一次拿在了手中。

什么啊?这分明只是无效的攻击,刚才不是已经证明了吗?他要再次用枪?

战七心中充满了莫名其妙,却依旧绝望,可是在绝望中他必须挣扎。

他嚎叫着,再一次进攻,几乎在逼迫着自己用尽了所有的力量,这种逼迫并非无效,战七的速度再一次快了起来。

虽然不及巅峰,但是....

没有但是,战七的匕首刺向了唐凌的腹部,唐凌依旧是进攻的姿态,他没有后退,更没有躲避,而是伸出了持枪的那只手臂,避开了匕首锋利的边缘,用手臂贴着匕首的平面,轻轻的滑动了过去,用这样的一股力量荡开了匕首。

唐凌的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战七的匕首被荡开的同时,唐凌的身体如同在风中摆动了一下,手臂荡开战七匕首的力量,自然的上扬,然后——开枪!

‘嘭’,高能爆弹枪毫不留情的射击,这一次终于在战七的肩膀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枪口。

就算是奇异的生物又怎么样?高能爆弹枪的威力是如此,一枪就几乎将战七的手臂炸裂!

唐凌和战七的交手,第一次得到了一个可以开枪,瞄准的机会!只是一枪已经彻底的决定了战局。

“这是,为什么?”绝望中,战七猛地抬头,看向了唐凌,他废了一只手臂,败局已定!

可是他不甘!

唐凌的神色非常的平静,只是看着战七,一个闪身,整个人依旧是如同在风中,随着风自然摆动的感觉,然后异常自然用右肩撞向了战七。

‘蹭蹭蹭’,战七朝着后方连退了好几步,还没有反应过来,唐凌持枪的左手再次抬起,神色没有任何的波动,手腕异常稳定,接着又是一枪。

‘嘭’,战七的另外一只手臂被炸裂开来,到一分钟还剩下三秒的时候,战七的两只手臂彻底的被废掉。

“我应该给你一些尊重。”唐凌收起了高能爆弹枪,再一次拔出了血蒲剑。

“我想你是一个暗杀者,死在剑下才会感觉到安心吧。”

“你要问我为什么?我现在出剑,你用最后的三秒来看清楚吧。”

说话间,唐凌开始使用血蒲剑,这把剑在他的手中如同重新焕发了新的生命,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唐凌在舞剑,而是像剑在唐凌的手中,唐凌只是随着剑该有的剑势在摆动。

这种摆动如若风中,而唐凌整个人的姿态犹若流水....

“这,这是....流水之态?不,不是!”而在最后的三秒,战七竟然放弃了反抗,就像呆滞了一般,看着唐凌。

是的,他畏惧死亡!是的,他并不是人类!

可是他以人类的姿态在这个世间存在了数十年,没有错,就是数十年!战堂的少年是特殊的,他们的生命岁月不是按照人类的时间来计算的。

所以,他再是不同,也有了人类的情绪。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呢?就是总有一样东西会让人忘记死亡的恐惧。

对于愚蠢的人类来说,这种东西往往是感情所羁绊的一些存在,比如说亲人,爱人,甚至朋友....

可是对于战七来说,那就是——战一,想要超越战一的一种不甘!

战堂,为战而生啊!

所以,在这一刻他已经无惧死亡了,他想要弄清楚唐凌究竟是为何胜利?!这是一种本能的渴望,也许弄清楚了,他就有了真正超越战一的希望。

即便是死了,自己知道有这种希望,不是很好吗?

血蒲剑依旧在飞舞,带起了战七的片片血肉,三秒!就是三秒!唐凌没有杀掉战七,只是遵守了承诺,用他战胜战七的方法出剑!

他是在刻意演示给战七!

三秒时间一到,唐凌的剑停在了战七的胸口,一股冲天的气势开始在唐凌的身上累积。

“看明白了吗?我已经刻意将一切敞开给你看了。”唐凌看着战七,他身上的气势已经累积到了一个临界点。

“嗬...”战七全身上下都布满了伤口,三秒钟的时间,虽剑势而舞动,恐怖如斯。

“入微...还是入微!只不过,不是,不是入微闪避!而是...入微,入微的攻击之法。你,你是怎么做到的?”战七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再也站不住,跪倒在了甲板上。

唐凌抿着嘴角没有回答战七的问题,而事实上战七是真的看出来了!

只是看出来了才更加的绝望,入微的身法已经难道了极致,非紫月战士不能掌握,唐凌在地狱崖挑战时,突破了这个极致,已经让举世震惊。

可是入微的攻击?那是不可能做到的吧?要知道在战斗中,躲避的动作可比攻击简单很多。

道理不用多说,战斗过的人自然明白。

所以,就算是上阶紫月战士在这一途上,也只是追求更高的躲避境界,就比如说如水之态,甚至更好的自然之态....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将这些姿态变作攻击啊。

“我只剩下最后一剑了,这一剑会夺你性命。”没有否认战七的说法,唐凌只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的气势已经累积到了顶点,这一剑不得不发。

“杀吧,这是你成名的第一剑。死在这一剑下,哈哈哈...也避那些被绑住的蠢货好多了。”战七癫狂的笑着。

而唐凌则无声的刺出了这一剑!战七说得很对,这就是他成名的第一剑,和韩星战斗时,领悟的剑势...

剑尖毫不犹豫的刺出,但和那个时候的一剑已经有了一些微妙的区别,这区别就在于这一剑不仅具有无敌的气势,还有一种这种无敌的气势就像天地间自然生成的圆融之感。

‘咕噜噜’,战七的头颅被斩下。

唐凌很平静的收剑。

“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

战七滚动在一旁的头颅,费力的眨了几下双眼,就像是对唐凌的回应,然后再无动静。

“如果,如果掌握入微攻击的是,是我!那么是不是我终将有一天会战胜战一呢?”

这是战七的最后一个想法。

唐凌自然不会在乎战七的想法,因为战七并非人类,能在战斗的最后给与他属于战斗的尊重,已经是唐凌的最大善意。

也是唐凌的某一种感谢,感谢战七将自己在心中酝酿已久的想法化作了真正的战斗力。

的确,这就是酝酿已久的想法啊。

因为战技的缺乏,唐凌总是在思考着某种能够跳脱出战技的,能让自己自然使用的,更好的攻击方式。

可是唐凌再天才,也没有基础,至少是现阶段没有基础去创造一种新的攻击方式。

而在某一次,他无意中看到了一本前文明的典籍,那是在黄老板的书房。

那本典籍唐凌至今都记得是来自前文明的一种武功,这种武功实际上是以养生为主,战斗为辅。

但这种武功所讲述的一种概念却深入了唐凌的脑海——圆融自然,借力打力。

这种武功叫做——太极!

唐凌非常想要将这种概念运用起来,他在思考中自然就想到了和这种武功有着相同概念的躲避姿态——入微。

但一个是攻击,一个是躲避?如何的相通?

唐凌试验过很多次,可惜的是第一他的速度跟不上,第二他的步伐基础太差,要知道步伐是一切攻击和躲避的基础。

但好在精准本能的预判,却是唐凌信心的来源!

之后...随着唐凌重新累积了能量,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我,他的速度终于能达到预想的临界点了。

再之后,他在黑市买了无法步伐战技...

只是这一切都准备好以后,唐凌还是没有办法达到一个想要的效果,无法将入微的躲避身法成功的化作攻击之态。

就像隔着一层纸,分明要突破了,却无法刺穿那一层纸,看到突破以后的真实世界。

最后,有着极限速度和出色的暗杀手段的战七出现了。

而唐凌意识到,战七就是最终刺穿那张纸的关键,而自己则要赌上生死去最终领悟入微的攻击,自己需要这种逼迫。

如果缺乏这样的勇气,那么入微的攻击永远都会隔着一张纸。

在骨子里流动着疯狂血液的唐凌,最终赌了,然后...他成功了。

是的,战七是个很不错的对手。

一分钟也是个很不错的时间。

因为唐凌面临着双重的压迫,第一重压迫是战七在这一分钟内,必然会极限攻击。

至于第二重压迫,则是唐凌能够知道三级凶植——吸血钉,最多只能束缚这些怪物一分半分钟。

这些怪物的生命太强悍了,来自吸血钉的麻醉液只能麻痹它们一分钟十七秒,剩下的时间,唐凌计算最多九秒到十三秒之间,就能够挣脱束缚...

唐凌为什么能够知道这一切?是因为控制这一套复合群伤的‘戒指’,会监控吸血钉的状态。

这些怪物是必须死的,一个都不能留。

唐凌的脸上是无比坚定的冷酷。

“死了?”鹰眸的眼皮跳动了一下,他一直都在监控着整个战局,所以在战七死亡的那一瞬间,鹰眸已经感觉到了。

除此之外,鹰眸还知道整个战堂的少年们都完蛋了,战七死了,剩下的还活着的,全部都束缚了。

战七原本是鹰眸的最后一点儿希望,可是就如他所感觉的一样,最后迎接他的还是绝望。

当战七死后,鹰眸说不上自己的心情究竟是心惊,还是一种解脱般的麻木。

他那不错的脑子在这种心境下,竟然还能快速的运转,他知道自己必须做一点儿什么才好。

“唐凌,你现在收手。可以换取一些好处。”鹰眸吼出了这样一句话。

只是他看见停泊在这片海面上越来越多的船,再联想到自己所面对的实际情况,喉咙就有些干涩。

吼出来的这句话也分外的无力。

唐凌手持血蒲剑,来到了那一片束缚着战堂少年的浓雾之中,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两只怪物快要摆脱麻醉液体的效果,开始不停的,本能的挣扎了。

那就从这两个家伙开刀吧。

唐凌自然听见了鹰眸的话,可是他的神情毫无波动,甚至懒得回答鹰眸任何的问题。

很果断的,血蒲剑落下,唐凌收割了一个战字堂少年的生命。

“唐凌,你确定你承担的起后果?他们都是星辰议会花费了无数资源培养的核心!”

“唐凌,你不要发疯!”

唐凌连声音都懒得发出,只是一剑一个,如同收割大白菜一样的直接斩杀了这些怪物。

“唐凌!”鹰眸的声音变得尖厉了起来。

“星辰十六少吗?那么激动?!”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仔细听来这不就是那个为小女孩儿遮住双眼的,男人的声音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