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六百三十八章 明目张胆(求月票)

第六百三十八章 明目张胆(求月票)

‘刷’,一道剑光从海面上掠过,落在了前方不到五十米处正在咆哮的一只四级海洋凶兽身上。

这是一只乌力特钢皮电鳗,算是四级海洋凶兽之中最难缠的一种。

从名字就能知道,它有着钢铁一般的鱼鳞,而它的天赋属性是‘电’,这绝对是一种攻击犀利的天赋属性,在水中更是威力难以想象....

“如果这家伙放电的威力,是和前文明的电鳗差不多的话....”韩星咬着牙,趁着自己这一道剑光劈砍在这条钢皮电鳗身上,让钢皮电鳗进攻的节奏稍微停顿了一下的瞬间,一脚踩踏在水面上一块漂浮着的橡胶碎片上,然后冲向了这条钢皮电鳗。

‘吼’,钢皮电鳗发出了一声嘶吼,带着无比的愤怒朝着韩星撞了过来。

它的头顶进化出了一片竖着的硬鳞,这鳞片就如同一柄异形的钢刀,坚硬程度比大多少年们使用的S级合金打造的武器还要强大...

如果被它撞中的话!

韩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是在这个时候,一把捞起了在水中漂浮着的,一个明显受了重伤,已经无力动弹的少年,然后急速的朝着后方弹去...

可是来得及吗?和一头四级海洋凶兽比速度?那不是找死?

而就在这个时候,韩星的腰间被一条铁链缠住,然后将韩星快速的朝着后方拉去。

与此同时,东阳已经蓄势完毕,手中的长枪凝聚出一道巨大的枪影,一下子抽中了正昂首撞向韩星的,钢皮电鳗的下巴。

这已经是东阳能够释放的最强的一招了,要知道在出航以前,东阳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将这枪势完美的蓄势成功...

可就是这样的顶级天才少年,巅峰的一枪,却也只是稍稍阻挡了一下眼前的钢皮电鳗,让它的头稍微往后仰了一下。

却连让它哪怕是后退一米,或者是破皮受到伤害也做不到...

东阳的内心充斥着绝望,但好在这一枪也并非完全没有效果,至少为韩星争取了一点点宝贵的逃脱时间。

‘呼’的一声,西凤拉动着韩星落在了丰收号的甲板上。

将那位受到重伤的少年放在甲板上后,韩星对西凤说了一声‘谢谢’。

“来人,将他送到救治船上。”西凤只是冲着韩星点了点头,便大声的喊了一句。

可是没有人应和西凤,西凤的脸上充满了愤怒,脾气火爆的她忍不住就要爆发。

却被韩星拉住了,相比于西凤,韩星的神色还算平静:“就这样吧。先让他在甲板上,暂时也死不了。”

西凤的呼吸急促,胸脯不停的起伏,但看着全身衣衫破烂,身上大大小小伤口十几处的韩星,她还是忍住了心中积累已久的怒火,强忍住了想要爆发的冲动。

只是...只是啊!

西凤双眼有些泛红,看了一眼前方的战场!现在就已经是绝路了吗?

被七头凶兽围困在了这一片海域,其中有三头竟然是四级海洋凶兽。

领头的那一头,毫无疑问就是号称四级海洋凶兽之中最难缠的钢皮电鳗。

在这包围圈中没有逃亡的希望吗?事实上,还是有一丝希望,就是西南方并没有被完全的封死!

可是,在距离西南方不足十海里的地方,竟然有一头五级海洋凶兽在游弋着,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

到底是这个包围圈可怕?还是一头五级海洋凶兽可怕?在这一两天经历了七场高强度战斗的少年们已经无法去衡量了。

只知道,就算在李斯特的指挥之下,死亡也已经不可避免的出现。

十七个人,已经死去了整整17个天才少年,他们如果都能顺利成长的话,都是有希望成为顶级人物,甚至人类面对灾难的中流砥柱了。

可是,在连续的战斗之下,人心都已经麻木了,不再被伤亡所触动。

而就是因为如此,经过了连番指挥战斗,声望已经逐渐水涨船高,隐隐成为少年们领头人的李斯特,开始了另外一种指挥。

牺牲式的战争策略!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到了必要的时候!希望所有人都做好可能牺牲的准备。”

“我站在指挥的位置,不能以仁慈之心害了所有人。如果牺牲一个,可以救回十个。那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去牺牲那一个。”

“但被选中牺牲那一个,你完全不必绝望。如果你还能活下来,你就能成为真正的英雄!如果不能,你的名字将会铭刻在那些活下来的人心中,你务必要相信被你所拯救的,你的伙伴也好,或者不是伙伴的人也好,他们都会成为大人物。”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的家人,家族都会受到感恩。你为身后的亲人们带来了人脉,带来了崛起的契机。这样的牺牲是充满了意义的。”

不得不说,李斯特是非常有煽动性的,配合他那特殊的气势,会让人不知不觉之中,就信服他的话。

而他的话有道理吗?非常有道理。

可是表面光鲜的话,落到了事实的层面,却并不是那么让人信服的,也充满了赤裸裸的私人野心和偏执。

因为死亡的十七个,竟然有十二个都是来自于草根船队的。

众所周知,这些草根船队的船,都是跟随着丰收号的,这些船员因为出生,都相对朴实,又显得笨拙一些。

最重要的是,比起别人被选中牺牲多少不甘愿时,他们是显得甘愿的。

更让人难受的是,他们的目光之中写满了对丰收号上所有人的信任。

一想起这种目光,西凤就很难受,觉得辜负了这些出生在底层的少年们。

可是没有办法啊,李斯特已经取得了所有人的信任,如果不同意他的战略,所有人都会不顾一切的反对。

或者是要求丰收号为首的大船队独自作战。

原本这种事情,是有彼岸来压制的。

但...西凤的目光之中不由自主流露出了恐惧,她根本无法忘记在昨天夜里的一件事情。

在昨夜的遭遇战时,李斯特明显的带着偏向性,选择了八名丰收号大船队的草根船员做为‘先锋自由队’的成员。

不用怀疑,所谓的‘先锋自由队’,就是‘送死小队’。

面对这种情况,一直在唐凌消失以后主持着大局,控制着局面的彼岸不可能不站出来。

对于这种情况,李斯特表示他是一心为了彼岸,如果彼岸不赞同他的决定,他完全可以不这样做,他会交出指挥权。

因为要他指挥,必须需要这八名丰收号的船员,理由有很多,比如这个船员的才能,那个船员的天赋....

彼岸在这个时候,没有过多的争辩。

她竟然选择一个人面对三只海洋凶兽,一只四级,一只三级!

结果呢?结果震惊了所有人。

仅仅半分钟,没有人知道彼岸做了什么,三只海洋凶兽连攻击都没有办法对彼岸发起,在和彼岸相对的第一时间,就像发作了某种病,而半分钟后就全部身亡。

如果结果仅仅是这样,西凤会感到高兴,感到振奋,感到....总之,她绝对不会感觉到恐惧。

即便在战斗过后,彼岸的脸色是如此的苍白,整个人感觉是如此的虚弱,虚弱到让人觉得她是不是生命在流逝?

可有过战斗经验的人都明白,那或许只是战斗后的虚弱。

可是可怕的事情,就是在所有人都震惊于彼岸战斗力的时候,出现了!

一股无比巨大的威压笼罩了所有天才少年们的船队。

彼岸分明站在甲板上,却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了一般,突然就被拉到了天空之中。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天空中的彼岸似乎在和谁说着一些什么?

最后所有的少年们都只听见一句话。

“你不能出手!而在场的所有人,如果彼岸再次出手的话,你们都会被陪葬,请记住我的话。”

这句话震耳欲聋,震惊了在场所有的少年们。

然后,他们都眼睁睁的看着彼岸在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昏倒在了天空之中,接着被那股无形的力量拖着又‘轻轻’的放回了丰收号的甲板之上。

“略施惩戒。”

那个始终没有露面的神秘人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就消失了。

可无疑,这件事情....

彼岸没有大碍,至少表面上她只是喷出了一口鲜血,在昏迷了不到一个小时后就醒来了。

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她只是告诉了丰收号船员们一句话。

“拜托你们了,替唐凌坚持住。也为了所有跟随我们的人忍耐住。李斯特不可信,如果不小忍,也许会葬送所有丰收号大船队这些船员的性命。”

“忍耐,记得忍耐。”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彼岸在说出了这句话以后,又陷入了昏迷,或许她是用尽了意志醒来,只是为了告诉大家这样一句话。

“可是,要忍耐到什么时候啊?!”西凤的双眼通红,所有的事情只是瞬间就回忆了起来,憋屈又难受的心情,让她忍不住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在丰收号侧边的一艘船,发动了船上的终极武器,一门改造自前文明的舰载炮。

炮弹呼啸着撞向了正朝着东阳攻击而去的钢皮电鳗,在这个时候钢皮电鳗终于哀鸣了一声,然后整个身体被扬起,重重的落入了一百多米的远处。

这舰载炮就是这个时代对热武器制约的‘极限’了,就像17号安全区最能拿得出手的热武器也只是大炮。

当然这大炮的威力都还是有限制,并不是每一种大炮在紫月时代都能被使用,而炮弹的类型更是有着一条严格的线...

即便那奇怪的限制都到了如此的程度,也还不是‘终点‘,终点是什么?是发射的次数也有限制。

就像一门普通的大炮,在某一段时间内发射的限制是假设是十次,威力越大的限制就越高。

而刚才的那种舰载炮,在一个小时内只能发射三次。

“丰收号的战斗小队。你们的行为已经抗令了。而且为了你们,浪费了一发珍贵的炮弹。现在提出一次警告。战斗完毕之后,你们必须按规则接受处罚。”就在那舰载炮击退了钢皮电鳗以后。

李斯特冷漠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战场。

而在这个时候,东阳也才刚刚回到了丰收号的甲板上。

必须承认,如果不是刚才舰载炮及时的发射,东阳肯定会遇见麻烦,可是李斯特这种高高在上,明显打压的话却为丰收号上的所有人心头笼罩上了一层阴影。

因为这样的事情,完全可以战斗以后再清算,完全不必在这种时候故意点名道姓的公告全场。

现在的李斯特人并不在战场上,而是在他的英雄王朝上指挥着全场的战斗。

按照他的说法,为了避免更多的牺牲,更全面的了解战场,他不能第一时间战斗。

当然,他也会出手!那是在关键而合适的时候,才能进行的事情。

对于这一点,就算丰收号的所有人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毕竟是合理的。

关键是....彼岸的事情,似乎让李斯特嗅到了某种不寻常的味道,某种契机,他的打压和针对已经越来越明显。

他要成为真正船队船长的心,也已经不再掩饰。

唐凌可能是他唯一的阻碍,那么他在唐凌回归之前,明里暗里的瓦解唐凌的名声,伙伴,甚至船队....而且,是利用战斗这种手段不要太卑鄙。

可是能怎么办?要忍耐,又不想丰收号大船队的船员牺牲那么多,就只能如此做!

今天这场战斗,李斯特派出的所谓先锋自由队,三十名船员全部都是丰收号的船员啊!

如果不是大家拼了命,死亡应该更早就会发生了!

听着这个所谓的警告,北启快要把自己的拳头都捏碎了!他冷冷的‘啐’了一口,眼中闪烁着一股愤怒的光芒。

在这个时候,南羽虚弱的咳嗽了两声,拉住了北启的胳膊,又揽住了双眼通红的西凤。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咳咳...释放战种吧。”

“南羽!”北启和西凤同时开口。

东南西北四子,按照他们师父的意愿,是为唐凌而存在的,也是为唐凌而培养的。

不管他们是否接受这个命运,但命运已经奇妙的将他们推到了唐凌的身边。

他们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关于他们战种的秘密!这个秘密原本是想要等待着他们真正认可唐凌的时候才会!才会对唐凌说出的秘密。

而事实上,这个秘密非常简单。

那就是,他们的战种有两种激活方式,第一种激活的方式释放战种,第一次释放战种就会被激活。

而第二种方式,则是需要提取唐凌脊椎的骨髓。

东南西北四子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非常奇妙,因为洛离需要克服自己天生的疾病,也是需要唐凌的骨髓....

但他们知道的是,如果用第一种方式来激活战种,战种就会沦为普通的上等战种,也不能发挥蕴藏在战种中一种真正的力量。

可如果是唐凌的骨髓来激活的,那么他们的战种就会成为顶级的战种,而且是顶级中的罕见战种,因为蕴藏着神秘力量。

事实上,不都是要认可唐凌了吗?甚至想着,等到航海结束....毕竟,对于强者来说提取骨髓是会陷入虚弱的,航海以后晋升为了紫月战士,不就是最好的时机吗?

南羽在这个时候,竟然想要激活战种,北启和西凤如何能够不着急?

“我已经决定了,不要看我病兮兮的,可我内心却是非常热血的爷们啊。”南羽故作轻松,自以为幽默的说道。

“一点儿都不好笑。”西凤撇了撇嘴,双眼更加的红了。

“如果,你真的要释放战种,我会陪着你一起。不能让你一个人这样....”北启很直接。

“东南西北四子是一体的。至少外人都是这样认为的。我也会释放。”东阳在这个时候,深吸了一口气。

“我也...”西凤大声的说到。

在这个时候,被炮弹击中的钢皮电鳗再次从海中浮了出来,显然一发舰载炮绝对不足以解决它,也不能让它受到重击,甚至让它连行动受限的伤势都做不到。

热武器的威力永远是被限制的,如果四级凶兽真的那么容易被解决,人类也不至于在紫月时代只是在夹缝中生存了。

失去了星球霸主的地位,这是事实,只是人类还不能接受,也不愿意面对!

凶兽,四级的凶兽!四级凶兽中最难缠的凶兽,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

但是拖住它,甚至要给它造成一定的伤害,是李斯特分配给丰收号大船队的任务。

因为打压,李斯特甚至对这边的指挥和关注要少上许多。

按照他的说法,必须集中力量先杀掉弱小的。

现在钢皮电鳗恢复了,甚至一发炮弹让它变得更加狂暴,这也就意味着丰收号上的船员马上又要投入战斗了。

“我没有战种。但是这一次我先出手吧!最坏的打算要到最后一刻才能去做!这是我妹妹说的。”洛离打断了西凤的话。

因为战斗力弱于大家,洛离在丰收号上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也许也是出于想要强大,想要和大家并肩的愿望。

原本活泼的,自带有些搞笑感觉的洛离变得沉默了起来。

他成为了丰收号上,除了唐凌以外第二努力的人,每一天大量的时间都在练习操控他的傀儡。

而大家都非常的理解洛离,想要给洛离充分的时间提升自己,激烈的战斗也在有意无意的保护他。

“唔,我在之前已经掌握了一种新的本事。现在想要...”洛离带着微笑对大家这样说到。

“洛离,你....”东阳吞了一口唾沫,下意识的还是想要劝说洛离一句。

“难道不相信我吗?”洛离朝着前方走了几步,猛然回头,望向了甲板上的所有人。

在这个时候,韩星无声的把剑用一条绷带绑在了手上,然后静静的从怀中摸出了半截香烟点燃,低声的说:“让他去。”

就让他去吧。如果不行的话,自己就释放战种吧?!唐凌这个家伙快要回来了吧?他每一次不是都会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刻吗?虽然也不知道现在算不算最关键的时刻?

烟雾袅娜中,韩星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船队后的海平面,那里的魔鬼迷雾已经非常的浓厚了,反正比之前见到的任何一次都要浓厚。

那么就假设这已经是最关键的时刻了,那么自己释放战种支撑一会儿,是没有问题的吧?

这些傻瓜,都以为自己没有战种吧?当然,关于这件事情自己也没有刻意提起过。

毕竟自己的战种很特殊,手中这把剑可不是最匹配的。

原本以为没有从老头儿那里得到那把剑,自己是绝对不会释放战种的啊。

韩星笑了笑。

“嗯,那我就去了。”洛离望向韩星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感激,果然是从黑暗之港最开始就厮混在一起的家伙,即便这家伙老是对自己妹妹。

洛离大踏步的走到了甲板的前方,就要冲到海面上的橡皮浮漂上第一个战斗。

而在这个时候,李斯特的声音又响起在海面上,他发布了一连窜的指令。

大意是战局有变,丰收号这边又出现失误。

所以,现在预备小队必须出战五十人,拖住钢皮电鳗。其余人去援助1号战区,而丰收号的主战小队,也必须保证在五分钟之内,钢铁电鳗不能影响到其他小队的作战。

一听这个指令,洛离猛地停住了脚步,一双眼睛的眼角都快要迸裂。

而丰收号上的其他人也猛地转头,望向了在船队当中依旧显然的英雄王朝号,愤怒的气场冲天而起,就像要形成实质性的火焰。

“去吧,还有我。”在这个时候,从船舱中走出了一个身影,披着一件白色的斗篷,分明还很炎热的天气,她虚弱的样子,显得很冷。

是彼岸。

“彼岸姐....”西凤着急的喊了一声。

而李斯特早就已经达到了声望的巅峰,他的命令只要落下,就会立刻被执行。

无声的,所谓预备小队五十人已经无声的坐在应急战船上,冲向了战场的前方。

“去吧,有我。”彼岸的声音带着虚弱,可是苍白的脸上也绽放出笑容:“他,也快要回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