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跪下,唱征服(求月票)

第六百三十九章 跪下,唱征服(求月票)

彼岸不爱说话,所以她说出的话基本就是决定,基本没有更改的可能。

除非是唐凌,也许才能让彼岸做出改变。

这就是彼岸的性格,没有解释,固守着自己的倔强,否则当初也不会用那么傻的方式来偿还唐龙。

所以,西凤未说完的话只有强压在心中。

谁都知道啊,这个作战决定,基本上就是让大家送死的决定。

因为所谓的预备小队,也就是‘送死队’的补充小队,而这小队的人全部都来自于丰收号大船队。

面对一只四级海洋凶兽,还是准紫月战士的大家啊,不要说五十人,就算两百人也不见得能够拖住这只海洋凶兽。

所以,把丰收号上这些顶级的精英小队也押了进去。

那么冠冕堂皇,那么理所当然!

是想趁着唐凌回归的时候,斩尽杀绝吗?就算西凤最大大咧咧,没有心眼也想到了这一点。

她甚至还能想到,违背这个决定只会给李斯特更多的说辞,就比如既然你们觉得挡不住,那就投入更多的人之类的。

如果你们抗令,那我就解除指挥权。

这一招非常的管用,因为除了他,至少丰收号上没有人会指挥战场,另外丰收号上的人恐怕除了丰收号大船队的船员,也指挥不了其他人吧。

这样想来,非但无法抗令,还必须赌上性命去战斗!因为,不赌上自己的性命,就要牺牲那些跟随着丰收号船员的性命!

丰收号的大家,也许全部都不适合做枭雄吧?!也做不了什么指挥者,因为始终没有办法去辜负这些船员的信任,也没有办法辜负他们一路跟随的感情。

彼岸的出现在明显不过了,她是要在关键的时候,不惜代价的守护大家....这份守护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不单单为了唐凌呢?

“走吧。战斗吧!”韩星叼着嘴角的香烟,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洛离,不是要冲在第一个吗?还不带队?”

“唔。”洛离咧了咧嘴,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的出发了。

西凤的呼吸都带着哽咽的声音,她直来直往,所以此刻内心都快要爆炸了。

她终于了理解了彼岸为什么在昏迷中,也要强撑着起来说一句‘忍耐’!

那就继续忍耐吧!要不惜一切的战斗,如果这就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考验!

**

在魔鬼迷雾快速的弥漫中。

一场无比惨烈的战斗开始了。

不到一百个准紫月战士,面对一只四级海洋凶兽,而且还是在海面上战斗,会是什么结果?

要知道,准紫月战士甚至没有在海面战斗的能力,必须依靠各种漂浮物甚至是小船只啊。

‘嘭’,一个傀儡在钢皮电鳗发出一道电流,就快要击中一个先锋队的船员时,猛地爆裂开来了。

两股能量在空中对撞,电流被阻挡,这位船员保住了性命,而洛离的鼻腔则流出了两股鲜血。

他擦了擦流出的血,继续指挥着傀儡战斗!是的,他变强大了,他那股神秘的力量,被称之为来自灵魂的力量变得更浓厚,也更加‘敏感’了起来。

所以,他现在能够将自己的这股力量分裂的更多,极限能够操控二十只傀儡,而且每只傀儡之中,埋藏的力量比之前要更多。

这样,他操控起傀儡就更加的灵活自如,就感觉像自己在战斗。

另外,因为‘敏感’的原因,傀儡所作出的反应比之前更快,甚至洛离还领悟了一个实用且厉害的技能——傀儡自爆!

爆炸的威力虽然不如舰载炮,但也能达到舰载炮五分之一还多一些的威力。

洛离强大了!

这是所有人的感受!如果不是因为洛离傀儡自爆这一招,这场战斗恐怕会变得艰难无比,甚至....会逼迫所有人付出巨大的代价,使用出压箱底的东西。

但强大的技能又哪里能没有代价?能够指挥傀儡,是源自于洛离身上那股神秘的力量,每一只傀儡自爆,显然都会对洛离造成伤害。

洛离根本就不像表面上那么轻松,擦去了鼻血又能继续生龙活虎的战斗,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只傀儡爆炸后,就像他的脑子也跟着被炸了一般,不但嗡嗡作响,还剧痛难耐。

可是,不是要忍耐吗?

看吧,冲在最前方的韩星,绑剑的绷带都渗出了鲜血,可想而知高强度的力量碰撞,他的虎口可能已经撕裂了。

甚至为了救一个负责拖延的船员,他用另外一只手去挡了一下钢皮电鳗的头颅,现在他的另外一只手扭曲着。

那么东南西北四子呢?西凤拧着的战斗巨斧已经残缺了一块,胸襟上一片鲜血,甚至在大腿上有一条长达十几厘米,深可见骨的伤口。

可就是如此,她还要及时的挥动她可以变化为铁链的软鞭,时不时的救人....

“胖子醒了会心疼的吧。”洛离这样想到,在那边却及时指挥着一只傀儡,为另外一个船员挡住了一次钢皮电鳗掀起的波涛。

和钢皮电鳗战斗,掉入海中就是死局,因为一次电流就会要了人命!海水导电,而钢皮电鳗释放的电流....太过强大了。

而东阳和北启呢?他们看起来比西凤的伤势只重不轻,毕竟西凤是女孩子,有意无意的,大家都还是在保护着她。

东阳持枪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他的衣袖全部都气流冲爆了,从裸露的手臂上,可以看出一块皮肉翻卷着,露出了赤裸裸的血肉。

而北启的一条腿有些扭曲的杵着,他是用身体战斗的人,没有什么特殊的武器,最厉害的就是他的腿,而现在他的腿都受伤了,可见他的战斗强度有多么大。

另外,北启的身体防御是天才少年中的顶级啊,就算唐凌在这里,也绝对不敢说,他的身体防御绝对强于北启。

但北启的伤势....

洛离不忍再看,可是南羽的惨烈似乎更甚。

他的速度很快,身体上看不到什么伤势,而且那把伞也似乎很特殊,在关键的时刻能帮助他防御。

可是,是发生了什么?让南羽每咳嗽一声,都会吐出一大口鲜血?难道是因为利用了比真正紫月战士瞬步还快的特殊秘法,在关键时刻救助了一个又一个的船员吗?

洛离不可能知道答案,因为在这个时候,除了最后的底牌,谁不是拼尽了全力呢?

大家都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一个不可突破的底线,那就是不要让丰收号大船队的船员再死一个!一个都不能!

是的,不能抗令!但....用这种方式来成全最后的尊严,是所有人的倔强啊!

阳光之下,彼岸的脸色苍白到几乎能看见脸上纤细的淡青色血管,白色的斗篷下,彼岸的指甲快要刺破掌心的皮肤。

这感觉并不陌生,就如同唐凌那一次和她擦肩,手心被刺破所带来的疼痛。

彼岸以为自己的内心除了唐凌,不会被任何事所触动。

可是现在这个场面,彼岸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她感觉到了一种完全陌生的情绪,是对朋友的牵挂和担心吗?还有对生命的不忍吗?

她不愿意丰收号的船员再出现一个人死亡,她竟然有和大家一样的想法,在这个时候守护这一切。

即便再一次出手会是什么代价,她非常清楚。

是的,昨夜发生的事情,她收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厉警告,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结果会多么的让人无法接受。

“如果,有船员要死。那我就出手。唐凌...我会出手的。”彼岸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到。

在惨烈之中,没人注意到魔鬼迷雾已经蔓延到了船队,尽管它稀薄无比,但是它真的出现了。

这意味着什么?

李斯特坐在英雄王朝号的船舱之中,神情有些怪异的看着丰收号的所有船员在拼命。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唯一能肯定的是,他此时无比的冷静,整个人也很淡定。

可是,让他不淡定的事情很快出现了。

一直在控制着整个监控大屏的船员,在这个时候神色变得非常难看,他快速的操纵了几个摁钮,一副被放大的图占据了屏幕三分之一的空间,并且还在放大,以至于挤压了整个战场图的画面。

“你在找死吗?”李斯特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但下一刻,他就站了起来。

因为,那副画面充斥着浓雾,分明就是死亡雾区的边缘。

尽管雾气是如此的浓重,但也让人能够看清楚一点!此时的整个死亡雾区,凶兽密度大得惊人!

在它的边缘!就是在它的边缘起码有上百头的凶兽在游弋,而且每一只凶兽的状态都非常的不正常,有的凶兽一双眼睛都变得赤红,那股冲天的狂躁即便是在屏幕之中都能感受到。

这种情况,分辨这些凶兽是几级凶兽都没有意义了!如此多的数量,哪怕是一级凶兽呢?恐怕都能将整个船队冲击的四分五裂!

“船长,离船队最后方的那条船。只有两海里的距离。”被李斯特骂找死的船员回头了,双眼充满了绝望。

不需要李斯特让他死了,这种情况等下不也是必死吗?

李斯特‘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抓着那个船员的衣襟,一把就把他扯开,自己坐在操控台前快速的摁动着各种操作键。

很快,这片海域的地图开始被缩小,船只变得就像蚂蚁一样,李斯特快速的转动着眼珠。

口中开始发号出一系列的命令。

“第一战区船队朝西北方向前行,全速!”

“第七战区船队跟随,全速!”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西北角那边有五级海洋凶兽啊?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李斯特的命令没人会不执行,所以尽管疑惑大家都开始全速的撤退。

李斯特现在的大脑运转到了极致,口中的命令一条接着一条,根本就没有停过。

各个船只上的热武器开始发动,掩护着撤退,只是短短半分钟不到,大部分没有参战的船就撤退到了一个合理,又方便接应的位置。

接着是战斗小队开始撤退!

李斯特的确是一个指挥的天才,在他的命令下,或是拖延,或是迷惑,或是掩护....所有的战斗小队也撤退的有条不紊。

可是,他将丰收号大船队留了下来,战斗小队也全部撤退的是除了丰收号船队以外的战斗人员。

“请求火力支援!”东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原本要面对一只钢皮电鳗已经足够吃力了,为什么忽然又朝着他们这边冲来了两只三级海洋凶兽?!

可是,哪里会有回应?

在这个时候,李斯特长吸了一口气,摁动了一个关键的摁钮,一副巨大的全息投影出现在了天空。

毫无疑问,这幅全息投影就是死亡雾区的情况。

所有人在第一时间就看见了,当这个情况出现时。他们想不到感激唐凌,感激彼岸,心中只有崩溃和绝望。

“现在距离我们1.8海里。扩散速度还在加快!我不用多解释了,我要保住绝大多数人。请继续战斗的人支撑着,哪怕牺牲也必须这样。当然船队退到相对安全位置,会全力的火力支持你们,不惜一切用终极的武器支持你们。”

“另外....”李斯特再次发号了一个命令,是命令让黑暗九羽和正京七子的船从某个角度退到安全的位置。

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两艘船并没有动。

事实上,出于某种考虑,这几天的遭遇战,李斯特就没怎么让这两条船出战,更不会让他们成为所谓的‘送死队’。

如此的厚待,但这两条船竟然不听指挥?

“不知道为什么?不太忍心。”翎羽和武磬一直保持着联络,他这样说到。

“是的,感觉如果在这个时候走了,就像吞了苍蝇,而且是一辈子那只死苍蝇都在嘴里的感觉。”武磬这样说到。

他们的感受是如此。

但丰收号上的船员呢?

“李斯特,你特么的滚出来,老子要和你单挑。”韩星嘶吼了一句。

洛离,东阳,北启和南羽则是无声的望向了英雄王朝号,愤怒而悲壮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西凤在这个时候,揽着一个受伤的船员,忽然崩溃的大喊:“唐凌,你死到哪里去了啊?”

“你再不出现,人都死光了!”

彼岸无声的朝着甲板上走了几步,微微叹息了一声。

唐凌,恐怕真的要与你分离了,相见也不知道何时。因为,我要出手了...

没有关系,你会记得我吧?你一定会来找我吧?就像我当初来找你一样。

彼岸扬起了自己的右手....

“我去带走彼岸。”李斯特站了起来,在他的心中已经勾勒好了一个计划的雏形,哪怕动用英雄王朝号的底牌。

因为,这个计划会让彼岸屈服的,到他身边来的!就算强迫,但假以时日...

李斯特笑了,那是他胜利时才会露出的微笑,他才不怕现在的危局,也不在乎情况有多么紧急,他有信心能够化解一切,重点只是彼岸...

可是在这个时候,一直监控着全局的屏幕上亮起了一道微光,这道光从出现开始,就立刻明亮起来,继而扩大!

这是发生了什么?李斯特一下子停下了脚步,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屏幕!

而屏幕中的光形成了一道面积有十几米的光幕,用极快的速度冲向了战场的中央。

到了战场的中央,这道光幕一下子就爆裂开来,散开成了几百道散碎的光芒。

这光芒很快就消散了,在光芒落尽以后,一条怪异的船陡然出现在了战场当中,正好就挡在了钢皮电鳗的身前。

这条船!!

没有人不认识,没有人不知道,如果星辰议会战字堂的怪物们复活了,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惊惶!

因为这是他们的‘噩梦之船’,唐凌那一条买自索契黑市,被特别改造过的,像是只有甲板的船。

看到这条船,李斯特的呼吸都停滞了!他在这一刻非常的想要爆粗口!因为看到这条船,只会想起一个人——唐凌!

他是怎么出现的?为什么英雄王朝号上顶级的监控也没有发现他?!

可惜的是,没人会给李斯特解释,唐凌更不会解释!

他站在甲板上,穿着一件显得有些怪异的白色短袍,有些像古罗马时的那种白袍,披着一件黑色的斗篷!

船陡然停住,太过急促,带起了一阵狂风。

狂风吹扬着唐凌的黑色斗篷,和他的黑色短发,露出了他背在背上的血蒲剑剑柄。

他还没有说话,只是这样静静的站着,就散发出了一种比李斯特刻意散发的气势,还要强大的气势。

如果说李斯特在战场上就是那个英雄,唐凌此时就算怪异的样子,也让所有人产生了一种错觉——这是战场的王,独一无二的王!!

少年们是这样想,但凶兽不会这样想。

陡然冲向战场的唐凌战船,显然冲撞到了钢皮电鳗,它毫不犹豫的从海水中猛地窜起,几十米长的身躯竟然伸出了海面快二十米!

它张大了嘴,朝着唐凌撕咬而去!口中的利齿在阳光下反射着寒光。

它是有多么愤怒才会用这样的攻击方式啊?!直接的撕咬!它已经被这群小爬虫折磨够了。

唐凌没有回头,而是在大家震惊又惊恐的目光之下,举起了一只手!

就是这只举起的手,正好握住了钢皮电鳗的下巴,严格的说来也不能叫握住,只能叫抓住钢皮电鳗下巴的一部分。

这特么算什么?螳臂当车?不怕被电死?

所有人目瞪口呆,唐凌终于出现了,但他出现了是来送死的吗?

可是奇迹小子身上总是有奇迹,所有人想象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他的那只手就是硬生生的挡住了钢皮电鳗,钢皮电鳗似乎难以置信的还扭动了一下,可是它的下巴就是无法向下,咬住唐凌。

然后所有人都看见,唐凌的神色变得愤怒,猛地一个转身,一拳就砸向了钢皮电鳗!

“你特么的很烦,你知道吗?!”

准紫月战士,用拳头能够打得动钢皮电鳗?

奇迹小子只出奇迹!在所有人都觉得唐凌是在发疯的时候,钢皮电鳗那长达几十米的身躯竟然硬生生的被唐凌一拳掀飞,从海中扬起,然后升空....

接着,重重的落在了几十米开外的海面之外。

这算什么?唐凌的拳头是舰载炮吗?就算....就算是三阶紫月战士也不!不,四阶紫月战士也不可能!

眼前这个人怕不是唐凌吗?是哪个五阶紫月战士伪装的吧?不,甚至上阶紫月战士也有可能啊。

但唐凌此时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甩了甩自己的拳头,然后瞬间就来到了甲板的另一边,蹲下来望着船下的所有丰收号大船队的船员和伙伴们。

瞬,瞬步?每个人心中现在已经快被疑惑冲击到爆炸!紫月时代已经足够神奇了,但这唐凌是不是更神奇?不,肯定不是唐凌!

绝对不是!

而唐凌本人怎么会理会如此可笑的想法?他的心中激荡着一股无法言说的愤怒,但脸上还是露出了温和和亲切的笑容。

“嗨,我来晚了。”

“唐凌,你个混蛋!”西凤不顾一切的大吼了出来,鼻涕伴随着眼泪。

“我道歉。”唐凌笑眯眯的,让人莫名安心。

接着,唐凌抬头望向了不远处的丰收号,望向了彼岸,伸出了手指着彼岸:“回去,休息。要躺着!”

“好。”彼岸忽而笑靥如花,眼中闪动着明媚动人的光,即便在这血腥战场,即便女王如此捉摸不透,透着危险,但所有人还是忍不住呼吸一滞。

“喂!狗什么斯特!”唐凌不再多说,而是站了起来,望向了英雄王朝号,眼中如同含着寒冰:“不会指挥,就特么不要瞎XX指挥,就是你这个狗X的,让我的朋友和船员们留下来送死的吗?”

“你特么如果是活够了,想要作死!也别拉着我的人!给老子站在那里看着,这场仗要怎么打!”

“我唐凌会让你知道,跪下唱征服是什么滋味!”唐凌一把扯下了自己黑色的斗篷。

唱征服?那是什么?李斯特不懂,可这并不妨碍他听懂唐凌的侮辱。

在此刻,李斯特站在船舱中,手一紧,握碎了手中拿着的指挥权杖,这是他今天才赶制出来的,为了彰显他绝对的指挥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