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六百八十九章 最后的飞花

第六百八十九章 最后的飞花

唐凌的火?

对,唐凌的火!同样也是铺天盖地之势,汹涌的燃烧在唐凌的身后,映照着唐凌伸出了一只手的身影,让唐凌看起来这一瞬就像火的宠儿。

为什么是这样?光环上的少年没有一个人能看懂唐凌的战斗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心中除了震惊,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力感。

是的,这一辈子根本就无法追赶上唐凌脚步的无力感。

究竟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唐凌能操控火,为什么唐凌能从那个仿佛为火焰而生的银翅族女子手中抢夺过至少一半的火焰?又是为什么?短短的时间,唐凌从一个完全没有火属性天赋的人,变成了比三阶紫月战士,不,至少是比四阶紫月战士天赋属性还要厉害的存在?

重点是,他究竟做了什么?到底是怎样做到的?

这一场战斗无所谓精彩,只是看下来让人抓心一般的难受,已经和唐凌差距到连他的战斗都没有办法看懂了吗?

在火焰之中,唐凌伸出的那只手如同一只被赋予了魔力一般,随着他手势的不停变幻,他身后的火焰也在不停的变幻,和银翅族女子涌向他的火焰不停的碰撞在一起,融合,湮灭,又重新燃烧...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获得胜利吗?”银翅族的女子终于不再是柔柔弱弱的感觉,眼中涌起的狠戾,让它的脸看起来格外的狰狞。

“我不以为。”唐凌将那一支抽了几口的烟扔进了火焰之中,然后食指上又出现了一缕火苗,随着火苗的弹出,眼前的火焰又熄灭了一片,当然这一片火焰是属于银翅族女子的。

“这是一个无聊的游戏,你也不用装的那么愤怒惶恐。”唐凌站在火焰之中,单手插袋,那一只扬起的手轻轻动了动手指,在他身后铺天盖地燃烧的火焰竟然再一次熄灭了。

但这一次并不是彻底的熄灭,而是变成了一条条的火线,这些火线交织成网,漂浮在天空,在这张巨大的网中有零星的一个又一个的亮点,这些亮点就像一个又一个的节点。

果然,唐凌这样说了。

银翅族女子的愤怒惶恐震惊全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带着冷漠,和某种恨意的笑容。

“你能走到这里,能见到我,我从来都不认为你是简单的。”银翅族的女子在这个时候,终于走出了凉亭,那个冰蓝色的链坠则一直漂浮在它的额前。

“所以,看穿‘网’的存在,不是很理所当然吗?”说话间,银翅族的女子扯掉了束缚着链坠的项链,链坠飘到了它的胸口。

“是的,你也知道没有能力在某些情况下将我杀死。干脆,就放任我找节点,你未尝不是在拖时间呢?”唐凌歪着头,随着他手的一张一合,那张在夜空下显得无比绚丽的火网也随着他的手一张一合,看起来煞是好看。

“是啊,拖时间不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吗?何必要逼我呢?”那女子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就像真的在为唐凌叹息。

“因为我想赢啊。”唐凌很是理所当然的说到。

“可你既然看穿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就以你现在所做的程度,你根本没有办法赢吗?”银翅族女子的神情再一次冷了下来:“虽然我也不想付出那样的代价,那代价就算你这卑微的人类死了,也不见得能够弥补我。”

“认输!”银翅族的女子是认真的。

到了这个程度,它竟然叫唐凌认输。

而这一切又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路在涅槃巨塔走过来的少年们,听得最多的不就是这两个字吗?

“凭什么呢?”唐凌在这个时候,终于从随身的皮囊里拿出了三支药剂。

这药剂在火光中闪烁着迷人的光泽,看见唐凌手中的药剂,许多少年一眼就认出这是极其昂贵的精神力药剂。

战局不是朝着唐凌扭转了吗?为什么忽然又变成了这个样子?唐凌还需要补充精神力药剂?至少现在并没有看出唐凌耗费了多少精神力啊。

面对唐凌的动作,银翅族的女子并没有慌张,它只是将那个漂浮的链坠再一次握在了手中,很淡然的说道:“银翅族是宇宙之火宠溺的种族,我们生而就能感受到火的存在,无时无刻,无处不是。”

“于是我们早就清楚一个最朴实的道理,若要将火焰做为武器,那么它能伤人才是最好的武器。”

唐凌在这个时候喝下一管精神力药剂,随口接到:“是的,所以对于火焰的关键在于控制,最灵动的,富有生机的火焰,才是随时可以伤人的火焰。”

“这需要精神力能够融合在火焰之中,火焰就是你,你就是火焰。显然你做不到这一点...”唐凌的语气中带着嘲讽。

“是啊,做不到。不然你已经死得很难看了。”冰蓝色的链坠在银翅族女子的手中闪动着光泽。

“对啊,然后用一张精神力之网来控制一切是很聪明的做法。以一团精神力凝为节点,接着拉出一根又一根的精神力之丝,覆盖在整个花园,最后隐藏在这里的火之元素就都在你的操控之下,让它们变成‘你’。”唐凌打开了第三管精神力药剂,若无其事的喝下。

而那一个链坠也在银翅族女子的手中变得越发的光亮起来。

“所以,你很可恶呢。我无时无刻的不在这个花园结网,你破坏的非常彻底。”银翅族女子再一次巧笑倩兮。

唐凌扬眉:“本身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想出来的办法多少都有些弱点。就像你结网,控制你的节点,就是控制了你的网。”

唐凌这句话刚落音,银翅族的女子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在光环上的少年却是响起了一片低呼声。

到了这个时候,虽然不知道银翅族的女子和唐凌为什么停了下来,但从他们的对话之中,终于知道了唐凌这一场战斗是怎么回事儿了?

简单的理解,就是唐凌一开始都在寻找这隐藏在火焰之中,精神力之网的节点,他从食指弹出的那一缕火焰,就是破坏节点的火焰,或者说是争夺节点的火焰。

虽然在其中,有很多细节并不知道唐凌是怎么做到的?但战斗的本质就是如此。

该怎么评价呢?少年们的心中非常复杂,在不清楚事实之前,觉得唐凌这一场战斗是大家看不懂的战斗,自我感觉已经跟不上唐凌的脚步了。

到了清楚事实以后,却发现就算看懂了战斗,也依旧跟不上唐凌的脚步了,这种战斗看似简单,实则要做到这样举重若轻太困难,何况这种战斗大家也并不陌生,这不是到了三阶紫月战士以后,才会发生的战斗场景吗?天赋之斗!

除此以外,还有的东西不能细想。

就比如说对火的控制,以小博大,赋予生命什么的....感觉唐凌对火焰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似乎超出人类范畴的地步。

因为现阶段人类对火焰的应用,就算高阶的天赋火属性拥有者,也不是这样战斗的。

这样想来,唐凌岂不是....无敌了?

少年们是这样想的,但现实并不是如此。

毕竟只有唐凌清楚,银翅族的精神力相对于人类是弱小的,这并不是指精神力的量,而是指精神力的质。

面对人类,唐凌不见得能用这种方法取得胜利。

就算能够控火,他也远远比不上高阶的紫月战士!首先在能够给火焰提供的能量上,就有本质的差别。

可就像唐凌所想,他要为人类找到一条新的路,碾压的路,他找到了最正确的办法,的确也做到了。

少年们想什么,现在不重要。

这些战斗所得的点点滴滴,唐凌在内心就已经决定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公之于众。

他还不明白内心想要这样的根本原因,也不能肯定自己的猜测是否是真的?

但那又如何呢?他就是要这样做。

在这个时候,唐凌已经喝下了最后一管精神力药剂,带着莫名的笑容望着那个银翅族女子。

而银翅族女子手中的链坠已经亮到了极致。

诡异的是,在这个时候,银翅族女子的火焰也熄灭了,也幻化成了一张纯粹的火网。

“你还没有控制我的网,想必你也知道了。这张网最重要的是...”说话间,银翅族的女子忽然就捏碎了手中那一个冰蓝色的链坠。

那冰蓝色链坠在破碎的瞬间就释放出了一股淡蓝色的光芒,顿时包裹了那个银翅族的女子。

而唐凌在这个时候,也行动了。

他开始快速的掐动那一套在神庙偶然得到的手诀,原本在后续的战斗之中,唐凌已经不需要这套手诀了,可是在这个时候又重新动用这一套手诀,可想而知他需要的火焰一定不同寻常。

淡蓝色的能量在快速的消散,看得出来银翅族的女子是在用最快的速度吸收着这股能量。

气氛陡然变得紧张起来。

但在这个时候,银翅族的女子还笑得出来,它似乎在试探唐凌:“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唐凌一边掐动着手诀一边说道:“不就是整张网还有一个隐藏的中心节点,那才是你最在意的吧。”

“如果...”说到这里的时候,唐凌暂停了一下,一缕火光在他的掌心之间出现:“没有抢夺到它的控制权,那么...我抢夺了再多的节点,最后也会在某个时机被你从新控制。”

说话间,那一缕火光已经在唐凌的掌心间成型,这是一抹白色的火焰,看起来奇特而充满着危险的死亡气息...

听着唐凌的话,看着唐凌手中的白焰,银翅族的女子在这时,脸色终于真正的变得沉重了起来。

在此时,淡蓝色的能量已经剩下了最后一缕,它忽然说道:“既然你已经看透了一切,那就试一试吧,看看你能不能找到这中心节点。”

“所以,之前的一切不都是无聊的游戏吗?我...”唐凌在这个时候拔出了血蒲剑,血蒲剑在腕间转动时,变为了一把掌中剑,那一缕白焰迅速的包裹了血蒲剑,顿时血蒲剑变为了一把火焰之剑。

“我要用你最难受的方式将你打败!而这一切,却对人类是最好的方式!”

“决战吧。”说话间,唐凌的手一扬,甩出了手中的血蒲剑。

那一抹白色是危险的火焰,也是充斥着唐凌精神力的唐凌之火,它包裹着血蒲剑,带动着血蒲剑,血蒲剑在这个时候也活了起来。

“那就决战吧!”银翅族的女子在这个时候,也吸收了所有淡蓝色的能量。

在这个时候,闪烁在夜空之下的两张火网消失了,只剩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节点。

金红色的,是属于银翅族女子的节点。

而正常火色的,是属于唐凌的节点。

但诡异的是,在火网渐渐消失以后,这些节点全部都变幻为了金红色的节点,也就正如唐凌所说,在某个时机,这些被唐凌破坏的节点,又再次被银翅族的女子抢夺回了控制权。

接着,这些节点全部幻化为了一朵又一朵的花儿,飞舞在空中。

看起来非常美丽,实则却很危险,因为它们是真正的‘活’之花,它们不再是由精神力的细丝控制,再无弱点,想要毁灭它们,只有一个办法,必须破坏那个隐藏的中心节点。

决战,在这个时候真正的开始。

这无数美丽的飞花,开始旋转着飘向了唐凌,而唐凌的白焰之剑,也在这个时候略显有些单薄的冲向了那一簇花裙。

唐凌的战斗竟然复杂到了这个程度?

而时间恐怕也剩下不多了,最后的结果究竟会是什么呢?

在李斯特那边,结果已经出现了!

传承号角战种与战歌之间的博弈,证明传承号角更加强力一下,那些被争夺的岩石巨人在最后的时间里,到底还是摆脱了战歌的控制,再一次的开始和黄金巨人厮杀。

只不过在响彻的战歌之下,对它们的控制不再像之前那样流畅,会时不时在关键的时候出现一些岔子。

虽然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但只要不傻的人都知道,这就是结果了。

李斯特在仅剩的时间内,绝对杀不死黄金巨人。

当然,黄金巨人也不要想杀死李斯特....实际上,李斯特只是取得了一个不输不赢的结果。

这个结果虽然和期待的相差甚远,但已经非常的了不起了。

只等着最后的结束吧,李斯特究竟会得到一个怎么样的评价?

而唐凌呢?唐凌又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吗?

漫天的飞花,一把就像东方传说中,剑仙的飞剑一般的白焰之剑。

剑斩花落,偏花势不绝,双方在纠缠之中,根本看不出谁究竟会胜利?!

难道最后就要如了那个银翅族女子所愿,将时间拖延到最后吗?

显然在银翅族女子捏碎了那个链坠之后,就不再是这样的想法了,它只是不愿意付出破坏链坠的代价,但既然已经破坏了,它必杀唐凌。

渐渐地,唐凌显得有些吃力了。

渐渐地,唐凌再一次释放了战种,之前收起战种就是为了这一刻做准备。

渐渐地,有落网之花出现了,飘落在唐凌的身上,在唐凌的骨甲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印记,直接破坏了骨甲....

是唐凌找不到中心节点吗?

少年们皱起了眉头,感觉唐凌的行动再一次的让人想不通,既然没有确定中心节点,为何要展开这场决战?还是说,这场决战不得不进行,想要用这种方式来逼迫银翅族的女子,继而找出中心节点。

“认输?”在极限的对抗之中,银翅族的女子整头长发都飞舞了起来,它厉声的喝道:“如果不是因为损失了这颗蓝精,我绝对不会给你认输的机会。”

银翅族女子说话间,一连三朵节点之花飘落在唐凌的身上,再次灼伤了唐凌,破坏了唐凌的骨甲,甚至还有一朵在最后的时刻启动了火焰的爆裂之力,掀飞了唐凌手臂处的一处骨甲,炸裂了唐凌的血肉,留下了一处巨大的伤口。

唐凌沉默着,并不说话。

而银翅族的女子则带着狠戾的神情说道:“认输!你能够走到这里,已经足够了!莫非最卑鄙的人类,在这个时候还在贪婪的祈祷胜利?!”

最后一场战斗的时间只剩下了二十秒。

在这个时候,唐凌忽而抬头说道:“如果我不呢?不认输,莫非你又能杀死我?!你的损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来戏弄你的。”

这是什么话?光环上的少年在听见唐凌莫名其妙的话以后,不由得都皱起了眉头,这唐凌似乎在嘲笑提醒银翅族的女子损失了什么蓝精,也杀不死他,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显然这提醒是致命的,银翅族的女子一听这话,彻底的愤怒了,它恶狠狠的嘶吼道:“那你就去死吧!反正我内心最想要的也是杀死你。”

说话间,它喷出了一口夹杂着大量银色的鲜血,上百多节点之花同时飘向了唐凌。

唐凌在这个时候,拼命的调动着白焰之间拦截着这些节点之花。

但似乎已经到了力量的极限,在这样拼尽全力的拦截之下,还是有十几朵节点之花飘落到了唐凌的身上。

这,这会死人的!这些节点之花的破坏力是极大的!

少年们一片惊呼之中,唐凌的嘴角却流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他竟然伸手,抓住了其中一朵节点之花。

“从一开始,就是它!”

唐凌如是说到,掌中一道白焰一闪而过,所有的节点之花在这个时候顿时凝固在了夜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