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零三章 海神之怒

第七百零三章 海神之怒

生路,就在眼前。

只要从这具巨大的凶兽尸体上越过去,再跳过最后一头凶兽尸体,就是安全的海域了。

那片安全的海域几乎没有任何凶兽,而且离船的距离还不到500米,唐凌没有刻意去经营过什么人脉,但相信只要到了安全海域,还是很快就有船来接自己。

唐凌并不担心星辰议会那个军官的威胁,毕竟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只要出了凶兽包围圈,钢铁血城的人有八成以上的概率会出手。

如果不出手呢?也没有关系...唐凌还有自己的底牌。

所以,这是最后了吧?

唐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属于彼岸的,特有的一股说不出的,带着某种冷感的香气立刻充斥了鼻腔。

“我们也许可以活下来。”唐凌这样对彼岸说了一句,而双手摆出了一个特别的姿势。

这个姿势!

看过唐凌和唐龙决战的少年们莫名的感觉到眼熟,却又说不出来在哪里见过?毕竟记忆被剥夺了,变得模糊起来。

最后的...

唐凌的能量开始快速的聚集,他在这头凶兽尸体上已经停留的够久,所以已经有三头凶兽注意到了他。

这就是最后的拦路虎了。

唐凌并不奢望自己如果停留的时间够短,就能逃脱。

因为那头挡在逃生路口的凶兽尸体,是一头五级凶兽的尸体,有好几头凶兽围绕在那里,厮打着,争夺这头五级凶兽的食用权。

自己要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要冲过去,就会面对好几波攻击,比之前逃生走过的任何路都要危险。

所以....唐凌的身上波动着汹涌的能量,一股无匹的气势在无限的攀升。要动用最后的绝招了,不是吗?

“龙咆!”唐凌嘶吼了一声,将气势提升到了极限。

随着他的这一声嘶吼,一个巨大的东方巨龙的龙头出现在了唐凌的前方,然后张开了嘴,无声的嘶吼着,朝着那几头朝着唐凌扑来的凶兽冲了过去。

这龙头并没有真的咆哮,但看见这一幕的少年们,却仿佛真的听见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

在场的些许少年对于唐凌上一次使用龙咆的记忆非常模糊,但如果他们记得的话,会发现这一次唐凌打出来的龙咆比起上一次,至少在龙头的形象上,都真实了许多,就仿佛是一个真正的东方巨龙的龙头。

这样的进步无疑非常的可怕,而当某一天唐凌能够真正的使用龙咆,他会完整的幻化出一整条的东方巨龙。

‘哗’,随着龙头的冲击,一阵飓风毫无征兆的在这一小片海域刮起,这飓风是如此的狂暴,就连海面上那一头五级凶兽的尸体也随着飓风被卷了起来。

而扑向唐凌的凶兽,就像被这巨龙的龙头震慑住了一般,竟然无声的停留在了原地。

下一秒,它们的皮肤开始无声的被撕裂,鱼鳞开始片片的破碎,眼角,口边,腮....一些相当于是人类七窍的地方开始无声的流出鲜血。

这些凶兽呈现出人性化的痛苦神色,龙咆一出,它们的脑袋就像被转入了一个震荡机,开始反复的剧烈震荡。

这只是唐凌,一个准紫月战士打出的龙咆,但凡唐凌如今的实力强一些,能达到二阶紫月战士,这龙咆可以当场秒杀眼前的几头凶兽,无视等级的限制。

这,毕竟是全世界都没有几个人能够学会的,就连书写它的作者,在完成之时,都无法证明可以使用的绝技啊!

“就是现在!”一股股巨大的虚弱感包裹了唐凌,龙咆不但会抽干他身体内所有的能量,就连他这段时间用心储备了那么久的能量都一一抽干了。

这原本是为晋升一阶紫月战士所做的累积啊。

但没有什么好可惜的,只要....不辜负彼岸的一片心意,只要能够活下去,什么都有可能。

毕竟彼岸还活着,不是吗?

一口吞下了口中的凶兽肉,唐凌知道,他只需要最后的一跃,就可以到达胜利的终点。

这一口凶兽肉应该可以吧?

唐凌的眼前有些模糊,已经不能动用精准本能了,他背着双手,抱紧了身后的彼岸,绷紧了小腿,用力的朝着那一片天堂一般的海域用力的一跃....

与此同时,一声充斥着愤怒的大喊响起。

随着这声愤怒的喊声,一连窜的愤怒叫骂声纷纷响起。

内容都大概一样:“李斯特,你做什么?!”

**

以唐凌现在的实力,他奋力的一跃,能够跳多远的距离呢?即便背负着彼岸。

如果用唐凌的精准本能来计算,那就是四十七点六二米,其余的不用那么精确,因为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的确会有微小的偏差。

而那头五级凶兽距离唐凌的距离又有多远呢?答案是二十六米。

所以,就算唐凌现在是无比虚弱的状态,但一条凶兽肉的支撑,还是能够让他能够成功的跳跃。

结果是,他已经成功了。

那头被卷起的五级凶兽还没有落入海中,他就已经背负着彼岸跳过了那一段距离。

在一片模糊之中,他和彼岸坠入了海中,可那是安全的海域,只要唐凌还有力量支撑再游动个几十米,有许多的少年都愿意冒险去接唐凌。

前提是,星辰议会的军官在这个时候不会阻止。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因为之前范佩西的言语已经暗示了他会阻止这一切,范佩西加上赤虎小队也有这个实力为唐凌争取一线生机。

可是这一切,被一艘船给阻止了。

唐凌的逃生之路是一条奇迹之路,这不是用言语笔墨能够形容的,只有亲临现场才知道这有多么震撼。

加之这决定着唐凌和彼岸的命运,每个少年都被唐凌的一举一动所吸引,所以完全没有注意,一艘船在这个时候,绕行着,悄悄的前行了几百米。

这几百米就是一个无比关键的距离,因为它接近了凶兽群所聚集的地方,它正好就横过船身,将唐凌逃生的那个缝隙堵死!

这艘船还能是谁的船?不就是李斯特的那一艘船吗?

六十几米的船身的确不大,但完全堵死那不到三十米的逃生缝隙完全没有问题。

大家都发现了,失去了乌鳢珠的控制,凶兽群似乎就聚集在某个圈内,不会随意游动。

至于乌鳢珠?哦,他的尸体已经离那条大裂缝不到百米了。

韩星看见唐凌打出了龙咆,看见了龙咆为唐凌撕开求生路上的最后一点阻碍,看见了唐凌奋力的一跃,他满心的欢喜,唐凌不用死了,他要去接唐凌...

于是,他也第一个看见了李斯特的船横亘在了这条逃生出口上。

巨大的愤怒差点把韩星的心脏都给撑爆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人?!难道李斯特一点儿都不明白,严格的说起来,他的命唐凌也救了至少两次。

一次是在进入死亡雾区前的绝境。

一次就是在刚才!

如果没有唐凌,他李斯特也会葬身在这片海域。

可在这种时候,李斯特怎么,怎么?!韩星再也忍耐不住,在这个时候愤怒的大喊了一声:“李斯特,你要做什么?唐凌要是死了,我必杀你!”

韩星的吼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少年们全部都看见了这一幕,同样被李斯特的行为惹怒了,同时伴随着震惊!

的确,紫月时代混乱!可紫月时代崇拜强者!何谓强者?那是用堂堂正正的胜利换来的,用这样卑鄙的手段,下作的堵死一个努力求生者的路,这算什么?

何况在紫月时代,努力的为生存挣扎,也是一种被人们所认同甚至钦佩的行为,李斯特简直是在冒天下大不讳。

所以,每个人都开始叫骂!甚至有人冲动的想要出手...

而李斯特船上的船员们,脸一下子通红,巨大的羞耻感包裹了他们,从心脏到指尖,似乎都充斥着这种羞耻感。

但他们都是来自于英雄家族,从小就是李斯特的下属,即便如此的羞耻,他们也不敢背叛,哪怕是反抗李斯特。

可船舱控制室中的李斯特,却非常的平静。

他一直在观察着一切,他心中勾勒出了这个计划,他在决定要实施的时候,就预料到了所有的后果,他一点儿都不后悔,也不在意。

“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亨克微微的有些激动,刚才的复杂心情还浮沉在心中,他不知道该怎么样面对这样的李斯特。

背叛是不会的,在他最落魄最困难的时候,是李斯特伸出的手。

对他一直信任,一直很好,甚至愿意把未来都和他捆绑在一起。

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

控制室中的大屏幕,唐凌背着彼岸落入了海中,他的眼神有些涣散,明显是到了极限的状态。

他似乎还没有注意到逃生的路已经被堵死,只要再过个半分钟,那些被龙咆冲击的凶兽,一定会疯狂的反扑唐凌。

唐凌必死!

李斯特看着画面,没有回头,只是声音低沉的说道:“在这个世界,强者可以有许多。但王者从来都只有一个,不去争,不去抢,不去不择手段的攀登,如何又对得起王者之位呢?”

画面中,唐凌开始下意识的游动,而过了一秒,唐凌忽而抬头,他看见了....眼前的生路被一艘船给堵死了!

亨克轻轻握了握拳头,又松开,他知道李斯特在执着一些什么?

“其实没有关系,当我足够强大,真正的成为了王者。谁会在意这一点所谓污点呢?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说不定这还会成为我的光辉,不是吗?”李斯特没有回头,双眼死死的看着画面。

唐凌还有生机吗?不,不会再有了!

在这个时候,星辰议会的船也动了,驶到了所有少年船的前方,已经解绑的,意气风发的萨玛大声的喊道:“唐凌和谁有私怨,我们不管。但谁胆敢插手帮忙,我们会毫不留情的攻击。”

说话间,星辰议会的船上出现了七个非常奇异的炮口,这炮口和前文明的大炮完全不同,是一面面的镜子样的东西,即便天色阴霾,这些镜子也似乎非常能够聚光,镜面反射的光芒让人几乎睁不开双眼,如果能够忍住这种刺激,仔细的看向镜面,就会发现镜面上有隐隐的超科技纹路。

“这是!”范佩西的脸色一变,身为钢铁血城的军官,他对各类超科技武器再熟悉不过了,所以一眼就认出了星辰议会的武器。

这是少数几种威力很大,又不受奇异限制的武器。

武器全名——超科技热光镜面炮,这种武器如何珍贵,所要求的超科技纹路如何苛刻,已经不必细说。

要论威力,只能模糊的去对比,总之是大过于前文明最强悍的陆地大炮!

他没有想到星辰议会要杀死唐凌的决心是如此之大,竟然还暗藏着这样的武器,这样说来比钢铁血城给他的战舰还要强大。

就为了一个唐凌?

越是这样,范佩西的内心越是难受,原因还用问吗?那是星辰议会也非常忌惮唐凌的潜力啊!

不管星辰议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有多邪恶,但对于人才的判断绝对不会有错。

没有办法了吗?

这样的武器一亮出来,范佩西全身都涌起了无力的感觉,他是有心救唐凌的,但全力拖出星辰议会那个上阶紫月战士已经吃力了,面对这样的武器...

**

没有办法了吗?

唐凌泡在冰冷的海水之中,眼中不是绝望而是不甘。

他真的没有想到出手堵死他最后希望的会是李斯特....明明已经如此拼命了啊。

“去吧,再晚来不及了。”李斯特平静的站在控制室内,对亨克说了一句。

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叮嘱了亨克,但是他现在不能离开控制室,他不放心任何人,只有自己死守在这里,才不会有任何的纰漏。

亨克脸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李斯特,最终还是转身走出了控制室,直接来到了这艘船二层的平台。

“唐凌,彼岸可以活。”亨克如此喊了一句,他的目光自始至终不敢和唐凌对视。

“你有十秒钟的考虑时间,那些凶兽快要恢复了。”

他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不为别的,彼岸如果能活下来,唐凌内心或许会安慰一些?亨克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想?

“不用考虑了。”唐凌淡然的一笑,可任谁看着他的笑容,内心都会泛起一丝不忍。

他快速的开始解开身上紧紧绑着彼岸的绳子,事实上他已经虚弱到连这个力气也没有了。

亨克无声的扬了扬手,他所在的船开始快速的放下救生艇,李斯特站在控制室中露出了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可是在这个时候,分明已经昏迷的彼岸却不知道为什么,无力的垂在唐凌胸口的手,竟然紧紧抓住了唐凌胸前的衣襟。

“彼岸...”唐凌深吸了几口气,他连漂浮在海面上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无力的拉着彼岸的手,想要将彼岸的手扯开,彼岸依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的反应,可是她的手抓的是如此用力,不要说现在虚弱的唐凌,就算是正常状态的唐凌想要拉开这手,都要费一点力气。

这一个细节,被不少人看在了眼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只是内心都为他们刺痛。

这一幕通过屏幕,李斯特比任何人都看得清楚,他脸上的笑容消失,抓着控制台的手关节发白。

唐凌就有那么好吗?

在身后不到二十米处,那些被龙咆攻击的凶兽快要恢复了,唐凌痛苦的不停的拉扯着彼岸的手。

“你放开啊,你活着,不然我那么拼命为什么?”

“我理解你想要让我活着,为什么你就不能理解我?”

“彼岸,我快连话都说不下去了。我累了,你活着,为我报仇啊。”

救生艇快到了,唐凌着急又无助,可彼岸不知道是昏迷的,还是清醒的,抓着唐凌衣襟的手不仅越来越用力,而且另外一只手臂竟然也紧紧的搂住了唐凌的肩膀。

“如果没有办法,就让他们一起去死吧。”李斯特的声音从控制室传来,原本已经快要接近唐凌的救生艇也停住了,救生艇上的少年有些不知所措。

从内心来说,这两人他也希望能够救一个啊。

还能怎么办?一起去死了吧?共同沉入这冰冷的海底,用这样的姿态,也算是不分开了吧?

唐凌已经等不到他的底牌了,他很累了,他也努力到了这个程度,彼岸也是,但死局不就是死局吗?

可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更大的声音从海面上传来了:“你有什么资格让他们去死?”

“星辰议会的船让开,还有那混蛋的船也让开,要不让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是谁?!

范佩西猛地转头,所有的少年们也猛地转头,发现在少年们船队聚集的左后方,一艘巨大的前文明的航空母舰驶来了。

在这航空母舰的甲板上,立着两门看起来威力无比的炮台。

一个炮台指向了星辰议会的船,另外一个指向了李斯特的船,那炮台上架着的看起来样式非常奇特的大炮是什么?

如果唐凌现在清醒的话,一眼就能认出,这是武迷口中的——海神之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