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零八章 裂缝之下

第七百零八章 裂缝之下

暗夜,孤崖,凛冽寒风。

唯一的暗淡光源,来自于孤崖之上悬浮着的一个巨大星球。

站在孤崖之下,看着如此的场景,六合心里不由得默默的叹息了一声。

星球是美丽的,但在距离拉近以后,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此恐怖压抑,恐怖的是面对如此的巨大,人会情不自禁的因为自己的渺小而陷入一种自我否定的空洞,压抑则不用说,如此巨大的星球就在眼前的感觉,谁又不会压抑呢?

不过,源祖并没有太狠。

六合抬步,沿着孤崖的阶梯缓步而上,这只是第四星力室,星球的大小,看起来就像前文明的人类用天文望远镜观察月球一般。

如果是第一星力室....

站在这个角度,六合已经能看见孤崖上盘坐的身影,内心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就算是第四星力室,他承受的折磨想必也不小吧。

转眼。

六合已经走到了崖顶,盘坐在孤崖之上的昆缓缓睁开了双眼。

“我说星力怎么暂停了?原来是有客人到了。”此时的昆虽然只是穿了一身最普通的麻衣,一头长发也稍许有些凌乱,神情憔悴,但容颜依旧,那股高贵的气质也没有改变。

“我算得上是客人吗?”六合苦笑,然后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星球,随口询问了一句:“是什么星力?”

“斥力。”昆很平静。

六合微微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那旋转之力,否则一次次的粉身碎骨,又一次次的...”

“所以轻易不会死,也是有代价的,不是吗?”昆露出了一丝微笑。

六合的神情变得稍许有些哀伤:“昆大人,你知道我不会和你拐弯抹角,是斥力也还好,你再多坚持一些日子,我会联合一些长老极力的和源祖求情,源祖不会太过为难你和亚大人的。”

昆微微抬起了下巴:“为什么要求情?我和亚已经和源祖赌上了这一局,输赢都会应承着。”

“唐凌死了。”六合难过的说到。

昆一下子沉默了,但从他的神色之中看不出他此时是何心情。

六合就静静的站在昆的面前,凛冽的风扬起他的麻袍,他等着昆的询问。

果然,在沉默了片刻后,昆开口了:“你亲眼见他被碎尸万段?”

六合摇头。

“被人斩首?被刺穿心脏?被凶兽吞了?”

“都不是,他掉进了时空乱流的裂缝,和彼岸一起。”六合有些不忍,这个结果和昆例举那些,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没想到昆却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还没有输。”

“可是...”六合很怕昆抱着这样的希望,面对一件事情,报着希望后再失望,比原本就不报希望要难受许多。

另外,六合很怕昆因此倔强,不接受任何的求情。

再换一种想法,就算唐凌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没死,但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希望能出来,还要算上时空乱流裂缝众,时间的流速是混乱的,那昆需要等多久?能等到那一天吗?这是一个被上了枷锁与诅咒的星球,时间已经进入了倒计时,大概率是等不到的。

六合实在不想昆在这里面被折磨到虚弱,这原本对未来就是很不利的,相信源祖会想到这一点,怕得只是昆不肯妥协啊。

昆深深的看着六合:“我知你心思,但你不必劝我。我没输,唐凌会出现的,不会太久。”

六合略微有些吃惊:“昆大人,你为什么有这样的把握?”

昆笑道:“不止是我,我想亚也是如此想法。至于为什么?命运就是如此....”

“大人...”六合苦笑了一声:“命运法则,那是源祖,不,是人类都始终未参透的,你这样...”

“呵,那是坚信的力量。”昆望向了那个巨大的星球:“你去吧,六合。我不哭,难得的修炼呢!”

六合有些难过,张了张嘴,可他了解昆,昆既然已经这样说了,他再多说也是无益,只能找源祖想想办法了。

“那我就先走了。”六合朝着昆深深的一拜。

“唐凌,绝对不会死的。”昆已经闭上了双眼,这句话不知道他是在对六合说,还是在自言自语。

六合没有再多说,只是转身苦笑,然后从孤崖上走了下去。

**

远山,黎明的微光隐隐出现。

在山腰处,有一处荆棘丛生的洞穴,简飞站在洞穴的洞口,一直沉默的等着日光灿烂时,才像下定了决心一般,按照一定的手法拨开了洞穴处的荆棘,走入了洞穴。

洞穴中乱石嶙峋,除此之外空无一物,简飞则驾轻就熟的来到一处洞穴前,找到了一块石头,再次用特殊的手法移开了那一块石头,露出了石头下的洞穴。

望着那一处洞穴,简飞再一次犹豫了,可是从洞穴下方却传来了一个难听的,犹如机械摩擦的声音:“你都到了快三个小时了,还在犹豫什么呢?”

简飞脸色变了变:“那好吧,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说完这句话,简飞就跳入了洞穴,而那个难听的声音不就是铜面怪人的声音吗?

简飞跳下去以后,那一块石头又重新移回了原位,接着洞**的乱石再一次胡乱的移动了一番,那一块能够进入下方洞穴的石头也不知道被移动到什么地方去了。

而洞穴的上方看起来是如此普通,进入了下方,却是完全的别有洞天,在这里竟然是一个闪烁着各色电子光芒,布满了各种超科技仪器的地方。

铜面就站在一个看起来像是总控台的巨大超脑面前,更让人震惊的是,在这台超脑的背后,竟然有10个充斥着淡紫色液体的容器,里面浸泡着10个一模一样的铜面。

对的,就是和站在总控台前的铜面怪人一模一样的铜面。

“坐。”看见简飞进来了,铜面怪人招呼了一句,然后来到一处吧台模样的地方,摆弄了一下放在吧台上的,看着有些岁月感的,来自前文明的咖啡机,弄出了一杯咖啡摆在简飞的面前。

“最近在山谷中,试着培养咖啡豆,竟然成功了,和前文明的咖啡豆没有什么区别。”铜面怪人似乎很悠闲的样子。

简飞端起了眼前的咖啡,闻了闻,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去动这杯咖啡:“我不敢喝,我怕这个山谷培养出来的咖啡豆,血腥味太重。”

“开什么玩笑?十二,三年的时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血腥味?”说话间,铜面也给自己弄了一杯咖啡,掀开了面具的下半部分,喝了一口。

但奇异的是,铜面露出的下半脸还有一张金属面具一样,只不过这金属面具十分的精巧,嘴和下巴的部分可以开合自如,就像镶嵌在铜面脸上一样。

“他们,就快要出来了。”啜了一口咖啡,铜面放下了杯子,指着那一排容器,很是开始的说了一句:“这样,我最重的任务也就要结束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简飞皱起了眉头,不由自主的端起了他一开始嫌弃有血腥味的咖啡,一口气喝下去大半杯。

“知道什么?”铜面像是真的不知情的模样。

“唐凌,死了...连彼岸也...”简飞原本不想进来,就是不想对着铜面说这个消息。

铜面的情况是一个秘密,也很复杂!如果听到唐凌的噩耗,怕是最不能接受的一个,要是他发疯的话...

简飞心中打着小鼓,却也是真的难过,他何尝没在唐凌身上寄托着很多希望?坚定的说是不站队,实际上...

况且唐凌这小子,是讨人喜欢的,至少比唐风那个家伙讨人喜欢吧?

可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重点是铜面...而且他说‘他们,就快要出来了’,那岂不是...

简飞一想到,就觉得无比的头疼,可是就像他自己说的,还是要面对,不是吗?

没有想到的是,铜面听到这个消息,只是很难听的笑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别胡说,唐凌不会死的。”

“你以为我是来和你开玩笑的吗?我说的是真的,虽然我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我必须告知你,我们还要想想另外的路。”简飞很严肃,他骨子里是一个乐观和悲观相交织的人,在这个时候,简飞尽量想要发挥一些乐观的能量。

说话间,简飞拿出了一个小型的记录仪,开启了它,那一日唐凌海战的录影出现在了铜面的面前。

铜面无声的,静静的看着录影,他戴着面具,也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至少从身体反应来看,他是镇定的。

录影放完了,简飞看着铜面,想要及时的说一些什么,先稳住铜面再说。

但没有想到的是,铜面开口了:“这和我之前看见的,没有什么不同。”

“你,你已经知道了?”简飞有些吃惊。

“你来晚了,要知道你并不是第一个来找我的。就比如张天,又比如极光他们都来过了,唔,也不止他们吧,挺热闹的。”铜面竟然还能调侃。

简飞心中松了一口气,但想起唐凌还是遗憾加上些许难过的:“所以,你也接受了?”

“不是接受,没有什么接受不接受的,他又没有死。”铜面反驳了一句。

“你为什么觉得唐凌没有死?那条裂缝是怎么回事,你还不清楚?”简飞扬眉。

“按照回忆,‘我’曾经经历过的凶险,不是比唐凌还多?世间的绝境又不止是那个大裂缝,那只是唐凌在成长时,必须经历的一些吧。”铜面很清楚的回答了简飞。

简飞忍不住捂住了额头:“你...这样的说法,太不让人心安了。虽然我这样说,你会很不愉快,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plan B吗?”

“没有理由去考虑,唐凌没有死。”铜面耸了耸肩膀。

简飞无语的看着铜面,心中嘀咕这算是另类的发疯吗?他必须要去找张天问个清楚,这并不是简飞无情,唐凌一死就开始动别的心思,而是人类的未来就是如此沉重,在某些事情上容不得半分所谓人情存在。

铜面很无所谓的样子,又对简飞说道:“对了,我还在山谷之中成功的把啤酒花培养出来了,你要喝啤酒吗?”

“算了,不喝了,我还有事。”简飞心中已经乱了,他实在搞不懂铜面是不是短路了,他必须马上立刻去找张天。

面对简飞的拒绝,铜面也没有过多的挽留,只是淡然的说了一句:“行,那我就不留你了。守护着他们出来是我最大的任务,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我片刻都不能离开。”

**

到了这个地方,雪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了。

就算是前文明最寒冷的地方,一定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雪,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天空都变成了刺眼的白。

每一片雪花大的就像巴掌,被寒冷凛冽的风一刮过,掉落在身上,甚至会出现一道道红痕,严重一些的红痕,还会渗着血丝...

尽管这艘船有些超科技的热能破冰刃,也快要不能前行了,按照黑老的说法,最多再两天就要弃船而行了。

至于之后怎么回来?所有船上的人都是众口一词,只要能到人类祖庙,怎么回来是暂时不考虑的事情。

不用考虑归程?很有意思的想法,人生不就是一条没有归程,所以只能去路精彩的路吗?

唐龙手中的软剑一抖,一道银光划破了一片茫茫的白,数十片雪花被穿在了软剑上,一片一片间隔的距离竟然肉眼看不出多大的差别。

“还是差一点。”唐龙的脸上流露着不满,别人的肉眼看不出差别,可是他是拥有精准本能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其中间隔的距离,还是有差别?

这句话说完,唐龙忽然扯下了上半身的衣服,赤裸着上身从甲板上有遮挡的地方冲入了雪中。

这样寒冷之中,就算三阶紫月战士不做好御寒,也有被冻死的可能,何况是唐龙?

更何况,这里的风速已经让这些大雪花变成了有杀伤力的东西,站在雪中如果没有能量护住身体,就算达到了一阶紫月战士的肉身强悍程度,怕是半分钟,也会变成一个‘血人’。

可是唐龙无惧,冲入雪中之后,他就动了仔细一看,不就是入微身法吗?而且比起唐凌施展的身法还要强悍,流水之境已经如此明显,因为此刻唐龙的身影,看起来就会给人一种身影如水的感觉。

只是这样施展了三分钟不到,唐龙就已经有些累了,赤裸的上半身蒸腾着热气。

他回到了有遮挡的地方,端起手边的一壶水,大口的喝下,然后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如此密集的雪,谁能想到在唐龙的身体上只有零星不到十处的红痕?

就算如此结果,唐龙又是不满意。

“又是差一些啊。”唐龙望着漫天的雪,再一次的自言自语,按照黑老的说法,如果能在这样密集的雪中,坚持三分钟而不留伤痕,那么他的身法就算正式的进入流水之境了。

这对于一个准紫月战士来说,已经不是用奇迹可以形容的了。

唐龙有些急迫,这也怪不得他,这一路上他的眼界已经高到连唐凌也不能比拟了,因为他看到的都是十大顶尖高手的出手!

这会越发的衬托自己的弱小,唐龙偶尔会忘记他还是个少年,他也只是一个准紫月战士,他和唐凌一样,衡量强大与否的时候,常常会忽略所谓的级别。

此时,甲板上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唐龙抬头一看,是黑老踏雪而行,出现在了甲板上。

在这几天,唐龙总觉得黑老他们有点儿心事的样子,虽然说不上是悲伤,但沉重总是能感受到的。

这一点,他们没有说,唐龙也没问,但大抵总是会和寻找祖庙的事情有关吧?

转眼间,黑老已经走到了唐龙的面前,身上片雪不沾。

“黑老,我还是没有领悟恒定之剑,也没有突破流水之境。”唐龙显得略微有些不好意思。

“三天后,准备晋阶紫月战士吧。”黑老看着漫天的雪花,忽然这样说了一句。

“可是,我想...”唐龙略显有些急切。

“你已经到极限了,也做到极致了,我认为很好了。就三天吧,三天后我们也要弃船了。”黑老这样说到。

“可是如果是唐凌的话...”唐龙小声的这样说了一句,始终,他还是不想输给自己的弟弟,这不是妒忌,而是已经成为一种前行的动力。

听到这句话,黑老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担忧和悲伤,被唐龙敏感的捕捉到了。

“黑老,你是不是觉得我还没有放下?我其实...”唐龙怕黑老误会什么,心结于修炼无益,黑老一直这样说。

“不,我知道你放下了,也知道其实你在乎唐凌,一直都在乎。”黑老这样说到,然后看着唐龙。

唐龙略微羞涩,没有想到这样的神态竟然和唐凌惯有的羞涩如出一辙,果然是亲兄弟。

“可是,我不想隐瞒了。”黑老叹息了一声。

“隐瞒什么?”唐龙扬眉,心中忽然有了一丝不想听的冲动。

“唐凌他...死了。”黑老很直接的说了,这是唐龙必须要面对承受的事情。

“呵呵。”唐龙不自觉的笑:“黑老,不可能。我死一百次,我那个弟弟也会活着。”

黑老无声的掏出了记录仪,那一副残忍的画面出现在了唐龙的面前。

甲板上,唐凌半跪着,抱着彼岸,抬头,脸上露出了笑容,明显的带着告别意味的笑容。

接着,船跌入了裂缝。

“其实,有完整的记录。你什么时候,平静了一些再看吧。”黑老想要收回这记录仪。

唐龙却一把抓住了这记录仪,神态即是疑惑,又是不信的摆了摆手。

他就这样抓紧了记录仪,站了起来,上半身也没有穿上衣衫的走入了漫天的大雪中,然后盘坐下来。

“黑老,我的心脏热得有些发紧,这样舒服些。”他抬头这样解释。

黑老想要阻止,没有阻止,无声的为唐龙撑开了能量罩。

唐龙一脸的抗拒:“黑老,这样我不舒服。”

看来这孩子的反应比想象中还要...黑老的心中泛着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但到底把能量罩撤掉了。

无论怎么面对,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他必须过这一关,这是黑老没有改变的想法。

就这样在雪中,唐龙调式了一下记录仪,开始从头到尾看完整的记录。

风夹着雪,无情的一次次鞭笞在唐龙的身上,先是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红痕,接下来红痕上又叠加,渗出了一丝丝的血,随着时间的流逝,直接裂开成了一道道的血口子...

低温,让这些一开始温热的血很快就凝结,接着又被割开,冷得唐龙全身颤抖,他就像无知觉,只是死死的看着记录仪留下的影响。

他的嘴唇抿得很紧,紧到最后竟然也流血了,其实也不用在乎了,密集的雪刀子早已经在他英俊的脸上留下了十几道血口。

这样的情景,每一分钟都看得让人觉得残酷,就包括船上这些早已经见惯了许多血腥悲伤场面的大人物,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人都走了出来,静静的看着唐龙。

或许是航海生涯太无聊,有一个这般天才的小子可以调教,也是一种乐趣。

唐龙唐凌这两个小子真的很特别,亲自教过了唐龙,才知道他是有多天才,星辰议会浪费了璞玉,或者星辰议会根本就没想过要把唐龙培养到极致?谁知道呢?毕竟他是唐风的儿子,虽然他母亲的身份很特别。

唐龙都是如此,那个看起来更光辉灿烂的唐凌呢?真让人遗憾,唐凌竟然死了。

这唐龙恐怕不好接受,他们兄弟情才微微回暖一些,他们从某种意义上都是孤儿...况且,唐凌在之前用自己的生命来证明了他的感情,唐龙又要怎么做呢?

怎么做好像都无用了,唐凌已经死了,不是吗?更何况,还有彼岸,谁都知道唐龙年少就深深种在了心间的女孩子...

这很难受,但现在希望录影快一些结束,唐龙这样子恐怖要撑不住了,之后就怕救回来,也会伤他的底子。

毕竟这一次,为他的晋升,黑老是事先准备了最顶级的资源——日光幽冥鱼,六彩变异海珠,还有八莲荷蕊。

更惊喜的是,翰皇竟然还愿意提供多的日光幽冥鱼和一颗更加珍贵的七彩变异海珠。

他们期待着人间会有一个顶级人杰,既然唐凌已经没有了...

折磨人的时间好在过去了,录影停在了船彻底跌入大裂缝的一瞬。

唐龙抬头,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全身披着红色晶体的人,看起来非常恐怖,那红色晶体是他的血冻结成这样的,结晶下是一道道咧开的口子,脸色青紫。

可唐龙就像没有察觉一样,指着空中的虚拟画面:“这条裂缝很深吗?”

“不是深,事实上深又有什么可怕的?”黑老开口了,他走上前去,想要扶起唐龙。

唐龙倔强的不肯起身:“那是什么?”

“这里面是时空乱流,你现在也许不能理解。但我还是不想瞒你,那是绝境还可怕的地狱,不能说是地狱,应该是...总之,我掉进去如果没有运气,一样走不出来。但运气是飘忽的。”黑老说的很直接。

现在,他不能由着唐龙了,他要强行的把唐龙带入船舱,给他疗伤,否则唐龙真的会伤根底。

唐龙忽然笑了:“唐凌很有运气的。他没事,彼岸也会没事,他要是不能像我一样保护彼岸,我会亲自去收拾他。”

“你最好别报这样的希望。”黑老拉起了唐龙。

“我自己都会回去,黑老你别拉我。”唐龙想要站起来,却不想一用力,整个人跌入了雪中。

黑老拉起了唐龙,发现唐龙竟然迷迷糊糊,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

“让我呆在这里,身上不疼,我的心脏就要爆炸。”

“冷,冷才舒服一些,不然我没有办法想东西了,什么都想不了。”唐龙开始说胡话。

黑老已经把他带入了船舱,排掉了他身上的血晶,这让他身上的一道道口子尤其可怕。

“先不要用细胞修复药剂,也不要用别的药。先用温和的能量,让他的血液流动起来,身体恢复正常温度吧。”翰皇也走了进来。

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离开她有些日子,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想着当初,她还口口声声要嫁给唐凌...

“我知道的。”黑老沉声说到。

“李斯特,呵呵...李斯特...”唐龙的声音充满了仇恨,迷糊中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星辰议会,从此..从此只能是敌人了。”

这句话,让黑老和翰皇都微微动容,唐龙从未怨恨过星辰议会什么,但因唐凌的死,他这样说了。

他是有多难过?才要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势力,培养自己的势力决裂啊?

黑老开始用温和的能量梳理唐龙的身体。

这很不好做,毕竟唐龙还是一个准紫月战士,大脑还没有通窍,做不到接收他人的能量共振,只能黑老小心的行事。

但就在这种万分小心的时候,唐龙竟然咽呜着哭了。

“等等我,弟弟...弟弟,我们一起吧,还有彼岸,一起吧...”

“等等我,我们至少要一起生活,生活一些日子的。不管...不管在什么地方。”

“唐凌!你...怎么可以死?”

**

唐凌的死讯,传遍了世界。

遗憾的人,痛苦的人,悲哀的人,高兴的人,一个准紫月战士搅动了最大的风云,这也算是一种前无古人,后也很难有来者的荣耀了吧?

可是唐凌哪里会在乎这样的荣耀呢?如果可以,那一定要活下去。

就在船掉入裂缝的时候,唐凌也一直是抱着这样的想法。

黑暗的裂缝,疯狂涌动的,哗哗的流水,就如看见的一样,像是一个巨大的瀑布。

船很快就更快的坠落了下去,撞在了一块伸出的石头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它瞬间就粉碎。

这里面比唐凌想象的还要残酷,两面根本不是什么光滑的悬崖,而是各种石头和不知名的物体横亘而出的更加危险的地方。

如此急速的坠落,只要撞到什么,就一定会死!必须要想办法啊...

唐凌一手紧紧抱着彼岸,艰难的扭动着身体,让自己尽量能控制一下下坠的方向,也想要稍微抵挡一下冲击在身上水流的力量!

随着的空间最大程度能帮助他的,就是他随时能取出物品!

血蒲剑到了唐凌的手中,身体虽然疲惫,但还不是最虚弱的时刻,因为之前大量的吞服能量液,是不可能那么快消化的,所以还有能量随时的补充着。

只是精神力方面!

唐凌在这个时候不能再节省了,在他手中出现了一支精神力药剂被他快速放在了嘴边,直接咬碎了喝下去。

满嘴的玻璃渣划破了他的嘴角,可也已经不能顾及了,至少脑袋稍微舒服了一些。

精准本能开始发挥作用,在这个时候,显然是最管用的,可以让唐凌用最省力的办法,做出最有效的动作。

利用血蒲剑,唐凌在下坠的过程中,不停的用血蒲剑去刺,去碰撞各种突出物,减缓自己的下坠势头,好在适当的时候,最好能够抓住一个突出物,让自己暂时停在上面...

至于之后?之后再想办法吧!

唐凌也来不及思考那么多,而事实证明,他这样的减缓是有效的,他坠落的速度开始变慢,对身体的控制也越来越多。

只是在下一块突出物上,他看见了一个算是熟悉的人——乌鳢珠。

心脏被自己掏出来的乌鳢珠显然已经死了,而且坠落下来,挂在那个突兀的石尖上,身体已经扭曲,显然...粉身碎骨了。

唐凌对乌鳢珠自然谈不上好感,可是莫名的在上方看见,却心中生出一丝同情,这里谈不上有什么能好好埋葬他的地方,不过如果注定要落到底部,在那里说不定...

虽然下坠的势头变缓,但依旧很快,也容不得唐凌思考太多,他就已经接近了乌鳢珠的尸体所在的地方,几乎是下意识的,唐凌扭动了一下身体,用血蒲剑刺入了那石尖上,利用那么一点点停留的时间,一把抓住了乌鳢珠的尸体,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情况依旧是艰难的,而且光线也越来越暗,这种暗度凭借精准本能,唐凌知道这并不是随着深度的加深,而自然黯淡下去的过度,而是发生了什么情况导致的。

而且水流的冲击力在这个时候也变弱了,这也不是正常的,上方发生了什么?

可惜唐凌现在没有时间抬头看,这反正是好事!

变小的冲击力,可以让他更有掌控能力,终于在又下坠了一定的距离后,唐凌已经慢慢的可以试着利用血蒲剑去停留了。

终于,在又下坠了不到百米的时候,唐凌找准了一块比较大的石头,猛地抓住机会,将血蒲剑深深的刺入了那块突出的石棱上。

停住了!!

唐凌来不及惊喜,赶紧先将紧抱着,依旧在昏迷的彼岸放在了石棱上,然后才吃力的抓着乌鳢珠的尸体,也爬上了石棱。

‘呼’,唐凌大口的喘息,在稍微平缓了一些之后,才往上望去,既然停住了,心中所想的第一件事情,一定是怎么上去!

这大裂缝虽然看着可怕,实际上也并没有那么可怕吧,唐凌是这样想的。

可是,在他看了一眼上方之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他发现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让人绝望,第二件事情却让人匪夷所思。

绝望的事情是,这大裂缝缩小了!在他之前掉落进来的时候,这大裂缝的长度达到了三点七公里,宽度也有三百多米。

可是现在,这长度不到一公里,宽度甚至剩下不到一百米。

怪不得光线开始黯淡,怪不得水流的冲击力变小了,这大裂缝在合拢!!

另外匪夷所思的是,透过现在的空隙望向天空,天空竟然是漫天星光。

这不可能!

唐凌清楚的记得,自己掉落进来的时间是凌晨,接下来不管是风雨晴天,都该是白天了,漫天星光这只能是晚上!

而自己下坠了多少米?在刚才的激烈挣扎之中,唐凌没有办法计算,但现在一看不过就是2047米,这样的距离,就算自己有意延缓,也不至于让自己整整掉落了一个白天吧?

难道现在是空间转移了?还是时间错乱了?

唐凌没有办法思考这个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快一些上去!想着,唐凌试着站了起来,这石棱虽然湿滑,但还是可以勉强站稳。

他的想法是利用血蒲剑当做攀爬工具,然后这样快速的上去!

可到了边缘,唐凌却发现了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这所谓的瀑布峭壁,是没有什么壁的,支棱出来的石棱尽头,是...一层所谓的薄膜,薄膜之后是海水!

这是什么情况?唐凌使劲的用血蒲剑想要刺入这薄膜,发现这薄膜受力后,会变形会弯曲,但就是不破,无论用多大的力,哪怕使用火焰。

这情况让唐凌想起了两个地方,一个曾经探索神庙时,遇见的那一层薄膜,另外就是涅槃之谈的修整之地,似乎也存在这薄膜,但是没有完全成型。

如果是这样,唐凌根本没有办法突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