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零九章 时空乱流

第七百零九章 时空乱流

薄膜是什么?唐凌现在已经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在这里,如果没有合适的工具,根本不要想能够上去的问题,那究竟什么工具才合适呢?唐凌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会放弃的人,他拿着隐形定维刃,在快速的翻找着自己的储备。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用绳索绑住血蒲剑,做成一个简单的类似于抓钩的东西...

这到底可行不可行?唐凌也没有把握,但万事总是要试过才知道。

好在绳索这种东西,在唐凌的储备空间里是有的,毕竟之前的航海弄了那么多,顺便收一条进去非常符合唐凌这样无事都喜欢收集准备的个性。

拿出绳索,唐凌想也不想就开始做他想要的工具,可是也就是在这一瞬,唐凌敏感的皱了一下眉,下意识的抬头向着上方望去。

怎么会这样?

那个大裂缝合拢的速度在加快!他此时看见的这一刻,长度几乎是以一秒每十几米的速度来合拢,宽度也达到了一秒几米的速度。

更不好的消息是在这里的时间似乎是错乱的,这一秒唐凌看见是这个速度,后两秒,它合拢的速度还在加快!

这样说来,唐凌如果不能保证在30秒以内爬上去,那就几乎没有任何可能爬上去了。

近两千米的高度,就算不考虑水流的冲击,在缺乏工具,湿滑的情况下,唐凌就算全盛状态也不敢保证30秒内就能够爬上去,何况是现在?

怎么办?要被困死在里面了?唐凌在此刻倒也不是很担心这个问题,既然这个裂缝会出现在资源季,大不了等下一个资源季在想办法就好,前提只要能够活下来。

能活下来吗?因为在神秘商店昆或多或少的提示,唐凌准备了不少的资源,节省一些不仅能活下来,还能保证修炼。

只要不是被困个十年八年,就算困个十年八年,唐凌看着上方无数的突出嶙峋的石头上挂着的凶兽尸体,办法也不是不可以想。

想到这里,唐凌的心思稍松。

可偏偏又是在这个时候,上方再一次出现了巨大的动静,伴随着这巨大的动静,唐凌目瞪口呆的看着这条原本已经闭合的差不多的口子,竟然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撕开了。

谁那么本事?来救自己的?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唐凌就无语的看见一个巨大的阴影盖住了上方的裂缝。

这是特么什么?!只是一瞬,唐凌的内心就无语到了极致,因为他看清楚了那个巨大的阴影是一座岛!不大,可能还算比较小的岛,这岛唐凌也无比的熟悉,不就是荒岛主人吗?

“还发什么愣?时空乱流马上就要涌上来了,快用你的能力。我不能说话了,我的能量已经快要耗尽了!”在这个时候,荒岛主人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空间。

什么能力?这是唐凌在听见这句话时,脑中第一个涌起的念头。

而第二念头是那么信任他?这样也要跟来?还是一座岛跟来那么狠?

至于最后一个念头则是,时空乱流是什么?

不过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时间让唐凌取弄清楚这些问题,荒岛主人的能量也耗尽,更不可能回答唐凌。

唐凌能看见的只是,那道被撕开的裂缝,只是保持了不到一秒,荒岛沉入其中后,又恢复了原状,接着以更快的速度闭合。

荒岛呢?则不知道为什么,静静的悬浮在上空,然后开始急剧的缩小,无数的泥土树木石头等杂物,从上空抖落下来。

唐凌吝啬的本性又开始发挥作用了,他心疼啊,这些荒岛上的泥土啊,石头啊都是宝贝!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怎么能浪费呢?

下意识的,他就用隐形定维刃洞开了自己的空间,来到了石棱的边缘,拼命的用去捞这些杂物。

“你在干什么?快啊!”在这个时候,传来了荒岛主人声嘶力竭般的怒吼!

唐凌吓得一机灵,赶紧关闭了空间,就几秒时间,在精神力的配合下,他的空间吸入了不少的杂物,几乎就堆满了他的空间。

反正也不亏了,唐凌关闭了空间!可是到底要快什么?

接着,唐凌就一屁股跌坐在了石棱上,因为从他的心脏之中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剧烈危机感,不,已经不能说是危机感了,而是自己就像已经在这一瞬间死去了一般的感觉,比掉入裂缝之前的危机感要严重多了。

或许事态到了这个地步,是不可挽回了一般,连不安感都给唐凌省略了。

就是这样突如其来的冲击,才让唐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唐凌经历了那么多的危险,骨子里已经是一个沉稳到麻木的人了。

可见这是一场多绝望的危机。

唐凌还不来及细品,就感觉这快要闭合的黑暗裂缝忽然亮了起来,而光源是来自于下方。

唐凌略微有些呆滞的目光,朝着下方扫了一眼,然后整个人就木了。

**

唐凌看见了什么?

他看见了一条‘河’,是的,就是一条河,那夹裹着无数碎片的河流,实际上是一股巨大的能量,汹涌澎湃而危险,似乎能够撕裂一切。

这样的能量是什么能量?又是什么样的力量把它们聚集在一起,它们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着?具体的结构是什么?为什么会发出光亮?

唐凌从接触到了前文明科学知识以后,尽管修炼是如此的辛苦,但他也随时抓住任何的空隙时间来阅读,让自己的知识变得丰富,所以他下意识的这样思考。

却发现眼前这条能量河流的存在,已经远远超越了前文明的基础科学解释。

这样的能量河流都无法解释,那河流之中那或大或小的碎片就更无法解释是什么了?

因为这些碎片如此的虚幻,这种感觉就像看一副奇异的图画,这些碎片似乎夹裹在河流之中,仔细看却像是漂浮在河流之外。

这样说可能很难理解,但要强行比喻的话,就像是一副风景照片悬挂在墙上,然后一支手放在了风景照片之外。

咋一看,手像是在风景照片中,实际上风景照片只是二维图画,手却是在另外一个三维空间。

有些混乱的说法,勉强可以解释唐凌的所见。

但这并不是这些碎片奇异的全部,这些碎片...只是看一眼,就有一种错乱的,整个人像是要被吸入其中的错觉,更可怕的是在这错觉之中,你的眼前会瞬间闪过无数看不清的画面,就算这些画面偶尔会出现停滞,这种停滞就像前文明的录影掉帧的情况一般。

但那又如何?唐凌依旧看不清任何一副画面。

而且只是瞬间的凝视,唐凌大脑就有一种强烈的震荡感,他怕再看下去整个人的精神会被彻底的撕裂。

“时空乱流?”唐凌在这个时候,忽然理解了荒岛主人所说的话。

在所有的天赋能力之中,时间和空间能力是最玄奥,也最稀少的,而且就算有这样的天赋能力,这两项法则也是最难以理解学习的。

所以,就算出现这样能力的人,往往难以发挥自己的能力,但只要稍微能够发挥一些的,全部都是顶尖人物。

但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显然不是!唐凌在看见这条时间乱流的瞬间,就已经得出了结论,以他现在的情况,是绝对不能触碰那河流的,那暴乱的能量只要和自己稍微一触碰,自己说不定就会粉身碎骨,不,应该说是渣都不剩。

那些碎片...唐凌现在还不能理解是什么?但那是生机吗?唐凌也绝对不敢确定,因为眼前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理解范畴。

只不过...也还不是绝望的时候吧,因为荒岛主人不顾一切的跟了进来,在最后还提醒了自己一句用自己的能力!这就说明是有生机的!

唐凌的脑门上出现了细密的汗珠,这时空乱流一出现,就以极快的速度从虚无的下方朝着上方翻涌着,不出意外,最多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就会将这里‘淹没’。

怎么办?唐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荒岛主人,哪怕它再给自己多一句提示呢?可是在唐凌的目光之中,荒岛已经快要消失了,一副巨大的还看不出是什么的骨架在快速的成型,而在骨架上方的裂缝已经彻底的闭合了。

不用抱有什么幻想,出不去的!唯一的办法是自己的能力。

唐凌深呼吸了两口,竭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尽管这时空乱流是让人如此的恐惧,他也必须仔细的去观察。

在绝境之中,最简单的办法也就是做选择题,排除最绝望的,选一个相对不那么绝望的...

当然,这需要出色的判断力,而判断力建立在理解之上,眼前的事物都是唐凌不能理解的,他只有微微的感觉,还不知道对不对?所以,对于眼前的情况唐凌还必须凭借一些运气。

“但愿今天欧神拥抱着我。”唐凌嘀咕了一句,欧神是什么?他也不太清楚,反正在前文明的某些书籍中,它是集运气狗屎运什么的于一身的神明,前文明的人,特别是华夏人异常钟爱它。

唐凌是华夏血统,自然要选择华夏人爱的神。

在这样嘀咕了一句以后,唐凌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首先排除去接触那所谓的能量‘河水’,把唯一的生机放在那些暂时不解的碎片上。

既然生机和自己的能力有关。

在有限的时间里,唐凌急速的思考着,自己的能力有什么?说简单点,就精准本能和火焰!

火焰肯定是不行的,在时空乱流这样的能量流面前,就是一个‘弟弟’。

那精准本能?精准本能的应用其实有很多种,测量?能量流动的观测?结构的解析?

像是有用,又像是没有用....唐凌有些急迫,在思考中时间一般过得不知不觉,那时空乱流又逼迫上来了一些,看样子留给唐凌的时间就只有一分钟左右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唐凌略微感觉一点焦躁,下意识的四下扫了一眼,发现在宽度明显不够的石棱上,无论是昏迷的彼岸也好,还是乌鳢珠的尸体都要滑下去了。

唐凌一把抓住了彼岸,牢牢的将她搂住,乌鳢珠的尸体说不上什么重要,但由于一丝同情想要安葬他,唐凌也不想违背了自己的初心,他抱着纯粹试一试的心态,看看能不能将乌鳢珠的尸体收入自己的空间,结果成功了。

这无疑耽误了唐凌宝贵的,五秒钟的时间,可就是这样五秒钟,却让唐凌忽然有了灵感。

说起来,自己还真的有一项没有想到的能力,不管这能力是精准本能衍生出来的能力,还是一项单独的未知能力,但它毕竟存在着,那就是一种预知感知能力。

能够感知和预知到危险什么的...

如果是这样!

唐凌知道自己唯一的选择或许也只有这个了,就是纯粹凭感觉...

好吧,那就试一试!

在时空乱流淹没自己之前,跳到这些碎片上,虽然不知道这些碎片是什么,那自己就去感受,如果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那就跳吧,赌了!

想好了一切,唐凌就立刻这样做了。

他盯着一块块碎片,选择了一块,集中精神力,开始想象自己跳上去以后会不会危险?

这样的做法有些荒谬,唐凌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成功,但是让唐凌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内心感受竟然有了回应。

给他的回应是焦躁,烦乱,不安,还带着灰色的死亡色彩...

可行!

唐凌并没有因为内心产生了这样的感觉而失望,反而眼前一亮!在这种时候时间紧迫没有关系,只要知道怎么做,一切就充满了希望。

于是,唐凌开始快速的一块块的感受着时空乱流河水之中的碎片,而这些碎片也不能胡乱的选择,必须选择自己能够够得着的。

毕竟时空乱流是流动的,其中深深浅浅的夹杂了那么多的碎片,想要不接触那狂暴能量流的河水,能够选择的碎片也是有限。

十秒钟过去了,狂暴能量流河水已经蔓延到了距离唐凌不到五十米的位置。

唐凌在这个时候也已经去感受到了七块碎片。

危险!

死亡!

危险!

...

没有一个是好的!唐凌原本淡定的心,略微有些着急了,但他不能让任何事情影响他的心情,他发现在这样急迫又必须的感受中,自己的心情只要稍微波动,感觉就会变得非常模糊。

深吸了一口气,唐凌又继续去感知。

二十秒,三十秒。

河水距离唐凌三十米,二十米....可是唐凌竟然没有找到一块相对安全的碎片。

难道方向选择错误?自己正确的方向是应该用精准本能去感受河水能量的流动?然后找到规律,再谋出路这样?

但时间明显已经来不及,在这个时候,能量乱流河水中,不知道从哪儿又冲出了一块碎片。

相比于一些大的碎片,这块碎片小的有些可笑,就像是一个巴掌和一根手指的对比。

可是这碎片...唐凌的感觉竟然有了丝丝安然的感觉。

就是它吧!按照精准本能的计算,只要在六秒以后,自己在X位置,X角度,用多少的力量一跃,不计算一些微小的因素,不考虑意外,那便有百分之九十八的可能能跳跃到那块碎片上。

唐凌哪里敢犹豫,在如此紧迫的时间之下,他一把抱起了彼岸,就准备冲向那一块相对较小的碎片。

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唐凌的心中又升起了些许不甘的感觉,他再次朝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

在那个方向也莫名的飘来了一块较大的碎片,莫非...

唐凌心中瞬间升腾起了一丝犹豫的感觉,自己的不甘是在提醒着什么吗?是那块碎片更安全吗?

如果要感受的话,至少要花去两秒的时间,如果错过了那一块相对安全的小碎片的话...

唐凌疯狂的赌性在这个时候再次出现了,普通人也许在这样的绝境中要求的是安全,不愿也不敢折腾,可唐凌却相信在任何绝境中说不定都能带来什么机会呢?

于是,他根本没有再多想,立刻就闭眼感受。

或许是因为一开始就预感强烈,所以一感受这碎片,不到一秒,唐凌心中就浮现出了某种强烈的感觉。

这是什么感觉呢?危险!却又兴奋!还有一丝丝希望!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次翻盘的赌博,在没有开牌之前,又是紧张又是兴奋,但还带着希望。

结果不是输的倾家荡产,就是成为一个彻底的赢家,没有稳妥,只有疯狂。

而耽误了这点时间,那块小的碎片已经靠近了,算上唐凌来到这个位置的时间以及感受那块大的碎片花去的点点时间,唐凌还有三秒钟的时间来决定,否则就会彻底错失那块小的碎片。

其实有什么好决定的?如果是唐凌自己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那一块大的碎片,他从来都是一个疯狂的赌徒,越是绝境他越会去赌...

可是,他要对彼岸的生命负责。

怎么选?!

唐凌的内心陷入了无比的纠结,在这个时候原本就狂暴无比的时空乱流竟然掀起了一阵阵能量风暴,河水开始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唐凌逼近,但同时那块大的碎片受到能量风暴的席卷,竟然打了几个圈,越过了那块小的碎片,朝着唐凌靠了过来!

也就是说,唐凌如果要选择那块大的碎片,他犹豫的时间更加有限,只有一秒!

“彼岸,这是命运吧。”唐凌在纠结间抓住了彼岸的手,可是他依旧没有办法做决定,在他心中彼岸的生命甚至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

可能也真的是命运?一直昏迷中的彼岸在这个时候,被唐凌握住的瞬间,在唐凌说到命运的时刻,竟然微微回握了一下唐凌...

那感觉就像是在鼓励自己,唐凌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竟然清晰的感受到了彼岸的心意。

他难以置信的转头,发现彼岸依旧昏迷,但被他握住的手又动了一下,似乎在催促唐凌。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选择那一块大的碎片吧。

唐凌不再犹豫,大的碎片被乱流抛到了这里,和小碎片是一个方向,他不用再调整什么了!时空乱流之河也快要逼到脚下,是生是死就是这碎片了吧。

想着,唐凌微调了一下角度,抱着彼岸直接的一跃,整个人就朝着下方的大型碎片快速的冲了过去...

随着唐凌的一跃,在洞穴上方一直漂浮着的那具骨甲,也陡然一沉,用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跟随着唐凌一同撞向了那一块大的碎片。

**

‘哗啦啦’‘哗啦啦’...

一阵一阵浪涛的声音响彻在唐凌的耳际,略微带着一些凉意的水波冲刷着唐凌的身体。

唐凌趴在水边,看样子陷入了昏迷,在他身旁不远处,有一副巨大的骨架,看起来已经残破了好多地方,些许的碎骨四处散落,只是在关键的心脏部位的地方,有大块的骨片牢牢的封闭着。

这些骨片像一片片的盔甲,完全不是人类理解的胸腔肋骨什么的,像是在保护着什么?

此时,这牢牢封闭的骨片也裂开了一道小缝,像是终于扛不住破碎了,又像是有人在里面敲击出了一条小缝。

红色的液体沿着那条小缝开始流淌出来,在一片湖光山色之中看起来是如此的刺目。

这道液体缓缓的流淌,从骨架的缝隙落到了地上,慢慢的又在地上形成了一道细小的红流,流向了唐凌...

这个过程是缓慢的,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以后,这道曲曲折折的红流才慢慢靠近了唐凌,流淌到了唐凌指间,然后被岸边的水冲刷着,又慢慢的一次次覆盖唐凌的身体,鼻端,嘴角...

唐凌在完全的冰冷虚弱之中,终于感觉到了一股暖流在慢慢的滋润着自己,那些碎裂的肌腱,那些有着裂痕的骨头,甚至那些断掉的神经...

最重要的是,他那一直处于空白,根本无法运转的大脑,也开始慢慢有了一些感觉。

两个小时过去了,那道红流已经慢慢的断掉,干涸了,不再从骨架上的小小裂缝中流出。

但在这个时候,唐凌似乎也得到了足够的补充。他的呼吸开始慢慢变得平稳有力起来,脸色也不再那么苍白。他的手指,膝盖,就像被电流刺激了一样,有了微微动弹的反应。

时间又过去了20几分钟,唐凌发出了一声无意识的低吟,眼皮下的眼珠在剧烈的转动着,似乎努力的想要睁开。

三分钟以后。

一直趴在水边的唐凌忽然神经质般的喊了一句‘彼岸’,趴在岸边的手胡乱的挥舞了一下,在抓空之后,才一下子睁开了双眼。

一开始,唐凌的双眼是空洞而无神的,足足过了好几秒以后,唐凌的双眼才开始慢慢恢复了神采...

之前的记忆如同潮水般的向他涌来,他在当时选择了那一片大碎片,然后跳了过去,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原本就没有平息的能量风暴,再一次掀起了一个能量浪头,朝着唐凌打了过去。

如此近的距离,唐凌才感受到那能量浪头的恐怖,他原本预想的是渣都不剩,但那巨大的能量远不止于此,那感觉不知道如何形容?如果硬要形容,就应该像一个人处于原子弹爆炸的中心,只是瞬间就气话了,连印在墙上的影子都不会留下一个吧?

在这个时候,唐凌唯一的选择就是尽快的靠近碎片,但他并没有力量可以借助,在关键的时刻,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了他,原来是荒岛主人的骨架也跟着坠落了下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股力量推了唐凌一把,让他在被那股能量浪头打中之前,直接坠入了碎片。

不幸的是,能量浪头那是那么好突破的?即便唐凌被推了一把,那溅起的一颗浪花还是直接砸向了唐凌!

唐凌无法言说那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像是带着时光来回逆转的沧桑,又带着空间层层叠叠堆砌在一起的,直接作用于灵魂的挤压感,更重要的是这两股力量糅合在一起,竟然给人一种一碰上就会被分解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唐凌什么也不能做,唯一的选择竟然是强行释放了小种。

原本唐凌也不知道,同样和他一起战斗到极致的小种,是否还会有什么反应?

却不想,小种在这个时候竟然响起了唐凌的呼唤,在那一瞬间,唐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自己的整个心脏就变成了小种的模样。

一个小芽,顽强的支棱着叶片,叶片还非常可怜的只有三两片,可是...在叶片上却浮现出了一道道神秘的纹路。

那纹路唐凌一看,就快要晕厥过去,他不能再多看一眼。

与此同时,已经跌入碎片的唐凌开始身旁的流动的能量被抽取了一部分,变得更加紊乱不定。

接着,唐凌只感觉自己身上浮现出了他的骨甲,然后一幅幅画面更加凌乱快速的在他眼前掠过。

接下来的瞬间,那一滴能量浪花终于还在撞在了唐凌的身上。

然后唐凌什么也不知道了,就连抱紧彼岸的力量也没有了,他只感觉自己在无限的下坠,时而苍老,时而年轻,时而变得幼稚的什么都不知道。

他在看一段岁月,但那是一种奇异的静止的岁月,就像在翻看一天天拍摄下来的照片一般,非常的诡异。

而且他还什么都记不住!

接着,唐凌就陷入了彻底的昏迷,原本倔强的,牢牢的抓着彼岸的手,也无意识的松开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