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反攻

第七百四十九章 反攻

“阿虎。”伍特失控了,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被他视作为船上保护神的两位紫月战士,在他心中高不可攀的大人,会这样对待船上的船员。

何况这个人还是他当成半个儿子来看的徒弟。

“你有意见?”托尔扬眉:“现在不走,难道要整艘船的人陪葬?”

伍特双眼通红,含着眼泪却不敢说话。普通人哪有和紫月战士争执的资格?

另外他远远的瞥见虽然阿虎中拳的脸颊已经凹陷进去了一部分,吐出的那口鲜血之中还掺杂着几颗牙齿。可好在,他的胸膛还在剧烈的起伏,并没有立刻死去。那说不定还有救,便更不能惹怒眼前这位紫月战士。

“我错了。”伍特低下了头,整艘船上的船员也都沉默着,尽管阿虎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家伙,尽管做为人从心底还是有着对人性的追求,希望不公平的世界尽量能多一些温情的公平。

可毕竟这是紫月时代,力量才是一切。

看着托尔低头,背下了自己扣给他的黑锅,看着全船人的依旧恭顺,托尔的心情好多了。

他已经习惯了在这船上当一个上位者,那个神秘少年的出现无疑瓦解了他和比克的一部分权威,要知道之后他还会继续在这船上赚钱的....

所以阿虎的怒吼才激起了他的怒气,这种事情按照惯例必须用武力来再次立威。

此时,船已经顺利的调头。

让托尔更加愉悦的是,那道粗大的电弧还未散去,而那神秘少年全无踪迹,多半是完蛋了。

可他之前彻底的激怒了雷仞独角鲸,即便是挨了一次彻底的攻击,那雷仞独角鲸还不肯离开,显然是要确定他的死亡。

这样船在全速前行之下,雷仞独角鲸更没有追上的可能了。

想到这里,托尔舒了一口气,望向了驾驶舱。和正好看向下方的比克交换了一个眼神。

比克已经没有亲自操控大鱼号了,那个傻乎乎的二副已经反应过来他该怎么做了,而船长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

很好,等完全脱离了之后,就去搜索一下那个神秘少年住过的房间,说不定除了那颗蛋以外,还能有其它意外的收获呢?

紫月时代又一次让人见识了残酷。

船上的船员大多如此想着,而伍特则备受折磨的看着阿虎的胸膛起伏越来越剧烈。

这并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人之将死的预兆。

**

“呵。”在刺目的电光之中,唐凌看着比克和托尔施展瞬步,回到船上只是冷笑了一声。

他之前不想就一点儿小事和这两个紫月战士计较,并不代表他对这两个紫月战士全无防备。

相反,只要稍微对唐凌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要谋划唐凌是一件多么挑战智慧的地狱级难度任务。

早就注意到了,在灵眼之下两个紫月战士每一次的进攻都没有秘密。

是否动用全力?能量如何流动?甚至关于他们下一步会如何行动的推演...

在准紫月战士时,唐凌就能做到的事情。何况现在已经突破三阶,灵眼进化,还经过最神秘的法则世界洗礼的他。

在观察雷仞独角鲸的时候,完全有余力来注意这两个家伙。

从他们第一次出手的犹豫,到后来每一次出手的敷衍,唐凌全都心知肚明。结合这些,只要稍微一想就能知道,这两个家伙怕是有抛下他的打算。

因为他没有战术移动盘?

是啊,没有战术移动盘。但是腰间的大船长腰带是不是更加可靠一些?

唐凌嘴角的冷笑消失,眼神冰冷。

他其实没有阻止,只是想要给自己一个理由,一个可以毫无负担的解决掉这两个家伙的理由。

在知道了世界的形势以后,唐凌已经决定低调的归来,在必要之前绝对不暴露自己。

两个紫月战士终究是不稳定的因素。

但自己太喜欢‘当人’了,没有办法无缘无故的杀死两个人。但在这世界,喜欢自己作死的人总是层出不穷。只是故意露出一个小小的破绽,便要迫不及待的递上送死的理由吗?

唐凌冷眼的看着阿虎被托尔一拳揍飞,神色更平静也更冰冷了一些,实在不想才一回归就让双手染血。

但是没有办法啊。

好在这雷仞独角鲸天赋能力完全发挥之下的威力,已经体验完毕了。

刚才看似本能的微微闪身,只是避开了头部要害,毕竟超阶凶兽皮没有护住头部。而他也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用隐星定维刃取出头盔...

何况那出自自己手工的头盔实在丑的要命,不到万不得已,唐凌不想给自己脑袋上扣上一块西瓜皮。

想着这些无聊的事情,转眼间大鱼号已经完全调头,而电弧终究慢慢的淡去了。

**

凭着雷仞独角鲸仅有的智慧,它觉得这个可恶的人类应该死了,毕竟凶兽的本能让它知道,这个人类比它弱上那么一些。战斗了那么久,他也受到了一些攻击,所以这一次结实的挨了一次全力的攻击...是承受不住的。

可是凭借着过往的战斗经验,雷仞独角鲸又稍许觉得有些不对劲,近距离的观察,那可恶的人类自从中了这道电弧,就一动不动,连挣扎都没有,感觉非常的可疑。难道在被击中的一瞬间就死了吗?

雷仞独角鲸的思考也仅限于此了,只是本能的疑惑让它不肯离开,它要确定这个人类已经死了,要是没死,那就及时的补上那么一下。

电弧更加的淡了,身处在电弧之中,结结实实的承受了这一下,对于其中的变化已经完全的分明。

差不多了吧,唐凌也有些许的不耐烦了,毕竟雷仞独角鲸的价值也就这样了,看穿它的天赋本能本质上还是模仿,并不是说就此对雷电法则就入门了。

但积少成多的话,或许不通过法则世界也能入门雷电法则,前提是多一些这样的机会接触观察到雷电天赋者的法则应用。

想到这里,唐凌活动了一下身体,扭了扭脖子,即便有超阶凶兽皮护身,那麻麻痒痒的感觉也并不是十分舒服。

而唐凌一有动作,近距离盯着唐凌的雷仞独角鲸竟然生出了一丝紧张的感觉。

没死?!那就再攻击一次?雷仞独角鲸其实并不情愿,它运用天赋法则对自己的能量也是巨大的消耗,而能量消耗空了,在海洋中可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

雷仞独角鲸稍许有些犹豫,但愤怒和杀死唐凌之后便能吞噬他的诱惑,让雷仞独角鲸到底还是果断的做出了决定。

电弧再一次的开始聚集在它的独角,下一次致命的攻击眼看又要来临。

可是唐凌却不想玩了,他伸出了一只手,在电弧散去的瞬间,新的电弧竟然在他的掌间出现了。

这一丝电弧一开始还很微小,丝丝缕缕就像一些飘在空中的蓝色棉絮,小到全力集中能量想要再来一次攻击的雷仞独角鲸甚至都没有注意到...

可是瞬间,这些丝丝缕缕的电弧就伴随和滋啦滋啦的剧烈电流声,变得无比粗大,然后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道不比雷仞独角鲸发出的电弧弱的巨大电弧。

在这个时候,雷仞独角鲸震惊了,从它不长的生命之中从来就没有发生过如此让它疑惑的事情,眼前这个人类也有雷电天赋能力?可为什么他发出的那一道电弧是如此熟悉?运用的感觉和自己一模一样?

就算凶兽再愚笨,也懂一个基本的道理。就是拥有同样天赋的存在,运动出来的攻击也是不一样的,因为对天赋法则的理解是不同的,除非是同族!

更何况,眼前这个人类如果真的有如此的天赋能力,刚才他为什么不用能力战斗?

显然,这样的问题对雷仞独角鲸来说实在是太过复杂了。唐凌也没有兴趣给眼前这头凶兽解释什么?看着眼前的这道电弧,唐凌已经完全的验证了自己的想法,更深层次的明白了经过法则世界洗礼的灵眼对自己的意义。

所以啊...

唐凌略微骄傲的开口了:“你一再对我重复的这样攻击,你认为还有用吗?”

雷仞独角鲸无法回答唐凌,可是唐凌话里话外所要表达的意思和情绪它却完全的理解了。

之前的愤怒被这句带着明显不屑,挑衅意味的话彻底引爆了,这可恶的人类找死!

已经在它独角上闪动的电弧闪动的更加剧烈,什么能量消耗也完全不想理会了。

去死!去死!

雷仞独角鲸的脑中如今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能量更是疯狂的涌入已经聚集好的电弧之中,它只要杀了眼前这个可恶的人类。

去死!

电弧累积到了极限,雷仞独角鲸角上的电弧用极快的速度涌向了唐凌。

唐凌却显得没有任何的压力,手一扬,在他手中聚集已久的电弧也朝着雷仞独角鲸朝着他涌来的电弧冲击而去...

两股电弧碰撞在一起,远远的看去竟有一种带着惨烈的磅礴美感。

巨大的能量碰撞,让原本平静的海面掀起了巨大的波涛,而唐凌早在自己的电弧阻挡了雷仞独角鲸的这一瞬间,展开瞬步,爆退了二十几米。

同时,隐星定纬刃也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轻轻一个滑动,又被他挂在了腰间。

最熟悉的那把剑出现在了唐凌的掌心,唐凌的手掌翻转,握住了剑柄,一抖手,这把迷你的掌中剑就变成了一把长剑。

陪伴了唐凌许多次战斗的伙伴——血蒲剑再一次和唐凌并肩了,而这一次它的主人终于可以从容而轻松的面对一头四级海洋凶兽。

碰撞在一起的电弧剧烈的消耗着彼此,远远未到散去的地步。

但手握血蒲剑的唐凌却再次归来。

“如果不介意的话,现在该我表演了。”

这个声音并不大,雷仞独角鲸却听得清清楚楚,那个人类又逃脱了?他...

这一次,这头海洋凶兽终于本能的感觉到了颤栗,就如同远远的感受到了高阶海洋凶兽的气息。

这恐惧感让它终于想到想要逃跑,它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想要从水中一跃而出,快速的跳出这片海域。

可它来得及本能的抬头,便看见上空中一个持剑的身影,手中那把看起来很不凡的长剑一扬,便用一种极快的,甚至它都捕捉不到的速度朝着它冲刺而来。

**

“老天,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大鱼号已经成功的调头,开始用最快的速度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前行。

在比克看来,事已经成定局,但并不妨碍他依旧关注着那边的战斗。

如果运气好的话,那神秘的少年和雷仞独角鲸两败俱伤,那可是一个天大的好处,比克不介意再回去捡便宜。

可是,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之前那道电弧散去以后发生了。

他清楚的看见了另外一道莫名的电弧冲天而起,接着那头雷仞独角鲸也不要命一般的发出了一道威力更大的电弧。

两道电弧碰撞在一起,在海面掀起了巨大的波涛,即便大鱼号已经远离了战场一定的距离,还是受到了波及,整个船身开始摇摆打转,显然影响了速度。

发生了什么?难道又来了一头雷仞独角鲸,两头雷仞独角鲸想要争夺那个少年的尸体?

比克虽然站在驾驶舱拥有着良好的视野,可是大鱼号毕竟只是一艘穷酸的渔船,显然是不能提供什么高级的观测装备的,一切的观察都只能凭借自己的双眼。

所以比克做出了一个他认为合理的猜测,毕竟紫月战士的尸体对凶兽而言,就像凶兽肉对紫月战士的意义。

但是现实很快就打破了比克的猜测,在那战场处,漫天刺目的电光中,他看见了一个身影,虽然隔着距离,还是能认出那绝对是一个人类的身影,手中还拿着一把长剑。

比克不能确定那是不是那个神秘的少年,因为下一刻那身影就动了,速度快的比克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就听见雷仞独角鲸发出了一声特殊的,刺耳的鸣叫。

从它身上的某个点喷出了一道巨大的血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