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暗月纪元 > 第七百五十七章 最后的关键

第七百五十七章 最后的关键

黑暗的房间,唯一的光源是眼前的投影。

随着画面的变幻,投影前的光束变幻不定,无聊的小飞虫和起舞的尘埃追逐着这光束,为屋中沉默而压抑的气氛稍许带来一点点轻松。

压抑吗?或许第一感受并不是如此。

至少观影的那个少年非常平静,他用舒服的姿势坐在软软的沙发上,从始到终表情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只是偶尔,他会点上一支香烟。让氤氲开来的淡蓝色烟雾掩盖他的表情,明灭不定的烟头似乎吞噬了他全部的情绪。

又或者偶尔,他会从旁边的男人手中不客气的拿过酒壶,抿上一口,但也仅仅就是一口而已。

在他的腿边,两个粉雕玉琢的白胖女孩子睡得香甜。

在他的左手边,一个绝美的少女微微靠着他的肩,时不时会握住他的手,就像在给他支持和力量。

被他抢酒的男人,和他之间的气氛其实很融洽,融洽着还带着些许的温暖和关心。

因为那男人会时不时的看向他的侧脸,目光中都是欣赏和期待,还有一丝丝满足。

就像父亲看着出息的儿子那种满足。

当然除此以外,在他的另外一边肩头还趴着一只圆滚滚的章鱼,那章鱼有着很类人的可爱,但可能因为到底是章鱼的原因,它对投影的内容并不感兴趣,它也睡着了。

只是在这样的睡眠中,那章鱼也没忘记用三根触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仿佛他是那章鱼失而复得的珍宝。

多美好的一幕,旁人一眼能看出这几人或许不是一家人,但这样沉默着观影的夜晚,却自然的带出了一家人该有的气氛。

只是...那投影的内容不那么让人厌恶就好了。

‘啪’,轻弹手指,一缕火苗出现在了唐凌的指间,他又点上了一支香烟。

他此刻的想法就是如此。

从时空碎片回归以后,最美好安然的一个夜晚,却要用来看如此让人愤怒的画面。

当然也必须庆幸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看,否则唐凌自问他做不到如此沉稳。

这投影的内容是什么?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

其中一些是进入新时代以后,大部分人们都看过的内容,关于地下种族和超阶凶兽的。

但是没人在乎,天塌下来了有高个子顶着,钢铁血城是做什么的?

但另外一些则是星火大队的队员才看过的绝密,就比如说那个人类的间谍冒死偷拍的画面。

唐凌看得晚了一些,可终究还是和他同时代的天才一起,接收了同样的信息。

在一片沉默之中,投影终于结束了。

灯光‘啪’的一声亮起,除了两个汤圆儿和蒙蒂被忽如其来的灯光刺激了一下,不满了哼哼了几声,其余都没有人说话。

黄老板在知道唐凌回归后,激动的拉着唐凌,语无伦次的话语让唐凌震惊不已。

可最终却还是卖关子的不肯直接给唐凌答案。

就如同投影中那个陌生的中年男人,激动是激动,但也什么都没答应黄老板,只说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让黄老板等待。

黄老板只能甘心的等待着。

可唐凌绝不是甘心被糊弄过去的,从他走出17号安全区到现在,已经受够了这种被一层一层秘密紧紧包裹,却看不清楚的状态,他必须要问清楚。

他知道自己好像要承担责任,但没有哪个傻瓜会什么都不知道的,就担上责任。

反正唐凌是如此对黄老板说的。

于是,黄老板就拿出了这些投影。他对唐凌说:“你看完再说,我不喜欢解释来龙去脉。”

现在投影已经看完了,唐凌却并不着急询问了,在沉默了将近半分钟以后,却是黄老板先开口:“有兴趣出去走一走吗?”

“好,等我几分钟。”唐凌一边说话,一边抱起了两个汤圆,将两个已经睡得不肯醒来的小丫头抱回了她们的房间。放在床上,拉上被子,还忍不住捏了捏她们的脸。

彼岸趴在唐凌的肩头,看着这温暖自然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主动说起了两人之间几乎从不提起的‘禁忌’:“在我小的时候,也是这样?”

唐凌没有回头,却是很自然的笑了:“是啊。你说起来,我现在似乎还能闻见某种味道。”

“干百叶草吗?”彼岸也笑了。

“嗯。”唐凌的声音很轻,曾经以为聚居地的生活已经很遥远,事实上却是刻在灵魂的印记,从未远离过。

只要一个触发,那个时候的一切就会回来,包括那萦绕不散的干百叶草的香气,那简陋却干净整洁的床。

那是他和彼岸的最初。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唐凌将蒙蒂从肩头扯了下来,蒙蒂醒了,表示强烈的不满。

“今天晚上你可以和彼岸呆在一起。”唐凌拍了拍蒙蒂的大脑袋,如此说了一句。

蒙蒂的圆眼睛立刻眯成了月牙儿,兴高采烈的八根触角都搂住了彼岸的手臂。

彼岸无奈的拍了蒙蒂一巴掌,但她并不反感这只小章鱼的亲密,她只是对唐凌说道:“去吧,黄老板在等着你。”

**

夜已经深。

唐凌和黄老板都穿着黑色的短斗篷,帽兜盖着头,戴着面具并肩走在黑暗之港的街道上。

毕竟已经入夜,刚刚下过一阵阵雨的街道非常安静,显得黄老板和唐凌的脚步声略有些突兀。

远远的,黄老板望了一眼梦客酒楼所在的街道,相比于他和唐凌所在的街道,那条街道一片灯火通明,嘈杂的声音站在这里都能隐隐听见。

黄老板忍不住微笑,很满足的微笑。

“不去那里?”唐凌看破并没有说破,黄老板和青姑之间在曾经永远都像隔着一层纱,两个人都用夸张的方式来那层纱的两端表演,却都没有将纱扯开的兴趣。

但今天,他们彼此关心和在意的亲密很自然。

“不去。”黄老板摇摇头收回了目光,他和青姑算是重圆了,而所有的原因并不是自己今天崩溃了,青姑按捺不住感情心疼了。

而是——知道会牺牲了。

既然如此,人生剩下的日子不多了,那还拖延什么呢?他和青姑到了这个年纪,早已经懂得太多。两人终于有了扯开那层纱的默契。

“去地下?”唐凌以为黄老板会找个有酒的地方,慢慢的聊。毕竟男人的谈兴一般都会在那样的气氛和酒意下被点燃。

而地下?唐凌想起了那些热血沸腾的擂台,那永远有着激情解说的小丑,那似乎永不休眠的醉生梦死。

“不去。”黄老板同样也是摇头。

唐凌不再问了,那就随便吧,希望黄老板不要发疯爬上别人的屋顶来个夜聊就好。

**

长长的锁链,宽大的可以让一个壮汉毫无障碍的行走,还有剩余的空间。

这锁链是黑暗之港的标志,连接着‘岛’与船。

也将黑暗之港划分为了等级森严的两大阶级,能在岛上的都是强者,一般人只能生活在那艘巨船上。

唐凌怎么也没有想到,黄老板竟然会带着他来这里谈话——锁链桥。

姑且这样称呼它吧。

黑暗之港有黑暗之港的规矩,唐凌以为选择在这里谈话可能会费一点儿事。

但不知道黄老板有什么特权,反正就很自然轻松的将唐凌带到了桥上。

在桥的中段,黄老板坐下了,唐凌也坐在了黄老板的旁边。

算不上剧烈的海风,也带着深夜独有的凉意,将两人的斗篷吹得猎猎作响,但那声音很快就被脚下隔着上百米的浪涛声所淹没。

不过,并不影响谈话。

黄老板从怀中拿出了两壶酒,递给了唐凌一壶,接着又点上了一支烟,望着远处的海面沉默着,那表情就像在回忆着什么。

唐凌晃着双脚,倒是没有打扰黄老板。

夜很长,他也不着急。

“你怎么看?”过了大概两分钟,还是黄老板先开口了。

“你是指今天晚上看到的那些吗?”唐凌不自觉的冷笑了一声。

“唔。”黄老板看来不像是为唐凌解惑的,倒是像来询问唐凌问题的。

唐凌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拿起了手边的酒壶,一口,再一口...

辛辣的酒液入喉,顿时发散出一股浓烈的热意,从喉间烧到胃里,让大脑也跟着热了起来。

从17号安全区出走到现在,接近四年的时光过去了,经历的不少。

那些看似毫无联系的每一件事,零零散散如同迷雾一般,又充满了暗示性的每一句话,如今终于可以连起来看了。

唐凌喜欢推演,但站在如此的大局高度上,推演所有的事情倒是第一回。

那也不妨大胆假设。

“地底种族早就已经渗透了人类的势力。人类有内奸势力。”这是唐凌开口所说的第一句话,最浅表的分析。

黄老板没有打断唐凌,而是指间夹着香烟,深深的看了一眼唐凌。

“而整件事情,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在于。为什么要帮助异族?成为人类的叛徒。”唐凌摇头。

“你似乎看明白了许多。”黄老板回头,浓浓的烟雾从他的鼻腔冒出,却看不出他内心的波动。

“嗯,看明白了。今天的投影是整个推理的最后一个闭环,完全解释通了所有的逻辑。”唐凌将酒壶收了起来,也点上了一支烟。

“说详细一些。”黄老板催促了一句。

“目的,之前一直让我困惑的是目的!虽然有了零星的猜测,但是缺乏关键性的证据。”唐凌没有必要在黄老板面前卖关子,黄老板应该早就知道所有,他需要黄老板的证明。

“人类的历史是什么?结合前文明来看,从坐上生物链的顶端以后,就是一部复杂的内斗史。”

“用化繁为简的目光来评价这些斗争的核心,其实无非就是人类自己的欲求——资源,权力,更大的自由等等。”

“我对这些不做评价。但无论如何这些驱动都不足以让人类甘愿配合外族,除非是生死攸关。”

“唔,是的。”黄老板表示赞同。

“可是没有生死攸关。至少地下种族并没有表现出对人类有压倒性的优势。而那个内奸势力,资源权势都有,他们究竟为了什么?”唐凌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另外,生死的压力可能会让一部分人跪下来,但很多人到底是不愿意跪着的吧?何况强者更不会屈服。内奸势力如此强大,他们也不缺乏强者。”

“看来,你已经有了笃定的猜测。”黄老板的语气很平静。

“星辰议会,再明显不过。不是吗?”唐凌的语气变得冷了下来。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黄老板的语气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偷取人类,确切的说是偷取人类的基因链。”唐凌回答的很干脆。

“地底种族是如此,凭什么认为星辰议会也是如此?”黄老板不给唐凌停顿的时间。

“很简单,我杀死的,曾经的龙十四。后来还有一队和龙十四相似的怪物。他们一直在和地底种族合作。”唐凌的语气变得非常肯定。

“他们渗透到了何种地步?”黄老板的语气变得无比严肃。

“很可怕的地步。而且一直都在进行这件事情。”唐凌望向海面,往事一件件的浮现,17号安全区,昂斯家族...

“就连一个小小的17号安全区,他们都已经开始渗透。我的情报有限,但我推算,在这个时代没有浮出水面的,属于他们的代理人势力至少会有三成。”唐凌回答的很快。

所有的事情都串联起来了,所有的怀疑终于落地,但是事情就清晰了吗?并不!

黄老板带着微笑,满意的看着唐凌,这个小子啊这个小子...比曾经的首领‘可怕’太多。

他才19岁,未来可期。

可是唐凌却没有半分想要笑的意思,他看着黄老板一字一句的说道:“所以,星辰议会为什么要盗取人类的基因链?他们也是人类的势力。”

“其实从整个大局来看,对地底种族不需要那么激进的就开始决战。但为什么要如此急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