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卷 罪恶 第四章 又一受害者

第一卷 罪恶 第四章 又一受害者

赵雷的指纹与在余松住处找到的其他三个陌生指纹之中一匹配,另外一个是潘顶的,从潘顶那里得到的情报和赵雷那里得到的也差不多,高中生,他们实在也没有和谁结什么太大的仇怨。

十多天过去了,李毅只有在生日当天下午回去陪家人吃了一顿饭,在回家的路上,在一个精品店顺便为女儿买了一个小礼物,其他时候都在加班调查着案子。

可是,李毅再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他希望找到第三个指纹的主人,可是这第三个人,十多天过去了,还是毫无进展。

他这段时间,出差去了外地一个多星期,回来本想好好休息两天,可是,刚刚回来的第二天,又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赵雷。

李毅接到报警,赶到现场的时候,他震惊了,那个受害人,他也认识,看到赤裸的尸体,人、伤痕、场景,李毅都很熟悉,他就是十多天以前自己询问过的赵雷。

在雨中,看着马路旁边垃圾堆里赤裸的,双手手掌被严重砸伤,生殖器被钝器割除,胸膛被刺穿的赵雷。 这所有的一切,都跟十多天前发现余松的尸体一样,好像是余松凶杀案的翻版,可是人不是同一个人了。

这里是城市边缘,周围住的大多是学生,旁边就是二中,前河就从旁边流过,

李毅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雨依然哗啦啦地下个不停,而昨夜,也是一晚上的雷雨。

他看着日历,5月30日,离余松遇害已经过去十多天,不但凶手没有抓到,竟然还再一次发生了同样杀人手法的凶杀案。

在垃圾堆周围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到赵雷的住所,也是同样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一次在赵雷的住处,提取到的指纹,除了他本人的,没其他任何人的。

而且这一次在赵雷的住所,任何一丝血迹也没有找到,也不确定是否是凶杀现场。

出了赵雷的房间,走到楼下不远处,他发现一个蓝色发夹,走过去捡起来揣进了衣兜里。

王小雷看见,疑惑地问:“队长,你捡什么东西?”

“没什么!”

李毅没告诉他,他也不便多问。

李毅,记得之前与赵雷交谈时候的场景,他那时候躲躲闪闪,紧张的样子,也许,一个胆怯的小男孩,就这样又失去了生命。

李毅在办公室看着关系图,对旁边的一位刑警道:“小鹏,当时你去询问潘顶的记录给我一份。”

小鹏拿来询问记录,李毅接过来问道:“当时候你询问他的时候,他有什么异常举动没有,比如特别紧张?”

“我想一想!”小鹏用右手摸摸后脑勺,“他确实很紧张,而在我们向他确认时间之后,他就稍微好一些。”

“是不是向他询问10号晚上在哪里之后这里?”李毅看着记录问道。

“对!”

“看来他们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我们必须弄清楚。”

这时候,一个女孩的声音传过来“爸!”。

李毅回头,是自己的女儿李雅。

“你怎么过来了?”

“路过,所以过来看看你下班没有。”

“加班,你回去给你妈说晚饭不回去吃了。我们在开会,你去我的办公桌那里等我。”李毅说话的时候,抬头看着李雅的头发,头上戴着之前自己捡到的,一个一模一样的发夹,看见那个发夹,她微微一笑。

“好!”

走的时候,李雅盯着看了几秒钟的李毅所画的关系图和相片,然后才离开。

十多分钟后,会议结束,李毅过去,李雅还在等他。

“小雅,你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

“好!”李雅说着,拿起书包就离开了。

李毅和王晓雷来到潘顶家,可是他们却扑了个空,虽然是中午,可是潘顶并没有在家。

“你好!我是警察局的李毅,这位是我同事王晓雷。这是我的证件。”李毅一边说着,一边出示自己的证件。

潘顶的母亲看了一眼,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请问潘顶在家吗?”

“警察同志,不久前也有两个警察同志来找我他,你找我儿子有啥事吗?”他的母亲一脸紧张地问。

“没事,就是他有一个同学失踪了,想找他来问一下情况。”

“原来是这样啊!”

李毅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一点半了,他问道:“中午这个时候,潘顶还会回来吗?”

“估计不回来了,他经常中午回家的。”

“他不吃中午饭吗?”

“他常说去同学那里吃,我们这也忙,顾不上。”

“他有手机吗?”

“有的,我打电话给他。”

“那麻烦你了。”

潘顶的母亲接连打了三四个电话,可是却没有人接听。她摊摊手,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不接电话,估计又和他的同学玩疯了,不接电话。”

“方女士,能给我潘顶的电话吗?”

“当然可以!”

“谢谢!”

李毅记录下他的电话,然后说道:“我们准备去学校找他,请问方便吗?”

“没事,他不回来,也估计只能在学校找他了。”

“方女士,方便陪我们一起去学校吗?”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忙,估计去不了。”

“因为潘顶才16岁,所以我们找他的时候,希望你们家长能在旁边。”

“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们直接去找他就行了。”

最后,潘顶的母亲也没有同他们一起去学校,李毅二人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两点半,上课时间了。

李毅找到他的班主任,由他的班主任去把他叫到办公室。

可是,潘顶竟然没有来上课,二人再次一扑了个空。

“他经常逃课吗?”

“哎!通知家长很多次了,可是家长每次都说随便他。不知道这父母是怎么当的。”

“潘顶平时在学校表现怎么样?”

“典型的青春期叛逆期的孩子,问题少年。”

“你知道平时他都和什么人交往吗?”

“经常逃课,不在学校,不管怎么处罚都没用,也不知道他出去与什么人交往。”

“谢谢!打扰了!”

“没事。”

二人出了民中,就拨打潘顶的电话,可是却一直无人接听,最后就直接关机了。

“队长,要不,晚上我们再去他家找找看吧!”

“也只能这样了!”

李毅回到办公室,倒在椅子上开始想整个案件。从杀人手法来看,两起杀人案件应该是同一人所为,从对受害人尸体伤害来看,仇杀的可能非常大。可是两个高中生,和谁结仇,要杀死他呢?

短短半个月就发生两起同样的杀人事件,会不会还有下一起呢?如果有,会不会是潘顶呢?如果是,必须对潘顶采取保护措施。这两起杀人事件,对学校的学生采取保密措施,是不是正确的做法?

他回忆着案件的每一个细节,即使是受害人被虐杀的画面,他也想了无数遍。

为什么尸体都是赤裸地被扔在垃圾堆旁?为什么生殖器都被割除?为什么双手手掌都被砸毁?为什么致命伤都是胸口一刀穿胸?

所有这只切都好像有某一种目的,应该是为了达到复仇的快感。凶手并不怕尸体被发现,抛尸地点的垃圾堆,都是受害人最近的垃圾堆放场地。也许,他不但不怕尸体被发现,很有可能还希望尸体被发现。

李毅想着,头就开始疼起来了,他的头多年以前,在一次行动中受过伤,后来总是会犯偏头痛的毛病。

上午发现尸体回到局里,就被局长叫到办公室臭骂了一顿,说自己不行,就要请求市里面来人帮助破案了。

他希望局长再给自己一个星期的时间,最后局长同意了。其实一个星期能不能破案,他心里也没有底,而且人手也严重不足,就只有他们小队的四五个人没日没夜地干,每一个人都累得够呛,可是案件却自然毫无进展。

之前他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是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也许这不但不是自己的一个机会,而且还会成为自己的一个障碍,一个职业生涯中的污点。

机会与风险并存,必须全力以赴,绝对不能成为把握这个立功的机会。他想到这里,就去找局长谈话,希望能多调配一些人手给自己。经过自己苦口婆心,而且犹豫案件的影响等因素,局长同意给他多调配人手。

于是,李毅全力寻找第三个指纹的主人。

他当天晚上去找潘顶,依然是失踪不见,打电话过去,只说了一句没时间,就挂断电话,之后不管是他的父母还是李毅打电话过去,都没有再接听。

李毅打电话的时候,从听筒里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他能判断,那是网吧里的声音。

这个县城,网吧就只有四家,于是李毅和同事开始去网吧寻找潘顶。

一个小时后,李毅终于在网吧找到正在沉迷于游戏的潘顶。

李毅走到潘顶旁边,拍一拍他的肩膀,他头也没有回,只是说:“走开,不要来烦老子。”

李毅看着电脑屏幕,又看了潘顶,严厉地喊道:“潘顶!”

这会他终于抬头,看了一眼李毅,李毅没有穿制服。

“你谁啊?”

李毅一边掏出证件,一边说道:“警察局的,有些事想要问你。”

“又他妈为了余松的事,是不是?余松死了我也很难过,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啊!”

“你知道余松死了?”

“对啊!”

“你怎么知道的?”

“他妈妈说的,他妈还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我们得罪了什么人。也不打听打听,在这章城,谁他妈敢惹我。”

李毅摇摇头,真是年少轻狂的家伙,他说道:“这次不是因为余松的事,是因为赵雷的。”

“赵雷?他怎么了?”

“出去说吧!”

潘顶看看周围,又看看电脑屏幕,说:“我正在忙。”

王晓雷实在忍受不了了,在旁边大声呵斥道:“出去!”

潘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起身踢了一脚椅子,一脸怨气地跟着二人走出网吧!

“说吧,赵雷怎么了?”

“死了,跟余松一样。”李毅这次直截了当地说,没有再向他隐瞒。

李毅知道,要让他说出隐瞒的东西,必须让他感觉到害怕。这潘顶,虽然只有16岁,却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混儿了,李毅是最讨厌这些孩子的,平时他们出警,多数都是因为这样的小混混打架闹事,年纪小,又没有闹出太大的事,总是批评教育几句,就让父母或者老师领走。李毅知道,他们的那几句批评教育,对于这些小鬼来说,就当是放屁。

李毅拿出两张相片,是余松和赵雷尸体。

“看看吧!”

潘顶好奇地看了一眼李毅,然后盯着相片看,面色突然变得灰白。

“看见没有,他们的手被废了,那玩意儿也被割了,我想,这是冲着你们三兄弟来的。”

潘顶全身开始颤抖,脸也抽搐了几下,可是他一句话也没有说。

“说吧,你们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我,我他妈能得罪什么人?谁敢惹我?”他说话虽然高声,可是语气中明显是胆怯。

这样的混混,李毅也不想照顾他的情绪和什么心理健康,直接说道:“你不说实话,可能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潘顶低头,没有回答他的话,最后,李毅也没有从他的口中问出什么来,可是李毅已经确认,这三人真的像是得罪了什么可怕的人,可是他却不敢说出来,这是为什么呢?

他们得罪的人到底有多可怕?看着两人被残忍杀害,他竟然还不敢说出来。

从处理杀人现场来看,凶手非常专业,反侦查手段也非常高,在这小小的章城,竟然出现了这样冷静而又残忍的杀人者,令李毅头皮发麻。

接下来,李毅派人严密监视潘顶,虽然说是监视,其实也算是保护,李毅不知道潘顶会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可是为了安全,也希望从他身上获得线索,就只能这么办。

而对于第三个指纹的主人,李毅也在他们的同学之间严密排查。

李毅有一种感觉,凶手还会杀人,而且就是潘顶和另外一个指纹的主人。所以他必须在他再次动手之前抓住他,这时候潘顶已经在自己的监控下,最主要的是找到第三人。

而这第三人,从潘顶的口中也问不出来,也许,这第三人,就是凶手。

雨夜!李毅突然想到,每一次案发都是雨夜,而且都是雷雨夜,不知道是凶手故意为之,还是碰巧,如果是碰巧,那么老天爷也在帮助这个凶手掩盖着犯罪证据。

从凶手处理现场来看,心思缜密,也许,这不是碰巧,而是凶手有意而为之。

如果是这样的话,下一个雷雨夜,可能就是凶手下手的时候,但是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潘顶吗?如果是,那他就有机会抓住凶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