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卷 罪恶 第九章 最后的垃圾清除

第一卷 罪恶 第九章 最后的垃圾清除

李毅穿上鞋套,对旁边的老黄说:“你在这里待着,不要进来。”

“是!”

王晓雷穿上鞋套,和李毅小心翼翼走进屋内,屋内一眼就能看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除了椅子上的血迹。

当二人走进椅子的时候,椅子上血迹的痕迹竟然是一字。

“这是最后清除的垃圾。”

“艹,什么意思?”王晓雷骂了一声。

李毅心情沉重,看着一行歪歪斜斜的血字,他不想去猜测,也不想再多想。

可是,三名死者的脸庞却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这段时间,余松死亡的经过,在他脑海中不断出现。被绑在椅子上,被残酷虐待,最后凶手用刀慢慢比如胸口,直到死亡。

有时候在梦中,他感觉自己就是受害者,正在被凶手同样对待,一次次在梦中醒来。

“队长,也就是说,凶手结束了杀戮?”

李毅叹一口气,说道:“也许他是结束了,可是我们却还没有结束。”

说完,李毅走出了房间,边走他边对王晓雷说:“你在这里等法医他们过来,我先走了。”

“队长,你要去哪里?”

“回家,睡觉。”他一边说着,一边取下手套,随手扔在地上,然后他边走边扯下鞋套,扔在站在门外的老黄手中,老黄一脸蒙圈。

李毅出门,看着旁边的房门,问道:“旁边还有人住吗?”

“没了,搬走了。”

李毅没有再里会,悠悠地走下楼。

王晓雷走出来,老黄疑惑地看着他,王晓雷笑着说:“没事,没事,你先去忙,我们这里搞好之后,我再叫你。”

老黄递过鞋套,王晓雷接过来。

李毅走下楼,却不知道该去那里,他不想回家,可是也不知道自己还去何方。这两个月,连续三人被杀,受害者都只有十六七岁,他们正是青春年华的时代,却这样被人残忍杀害,可是自己作为一名警察,竟然却束手无策。

凶手,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好像就是雨夜的一个幽灵,任谁也无法寻觅到他的任何踪迹。

他最后在椅子上的一行血字,好像在嘲笑他,嘲笑他的无能,嘲笑整个章城所有警察的无能。

李毅走到桥上,看着夕阳下的后河,这个世界,也如同这河流,肮脏,却又用不停息地向前流淌。

所有肮脏的东西,都会被洪水带走,就像雨夜的凶杀,所有痕迹都被雨水带走一样,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三具冷冰冰的尸体。

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妻子看见他回来,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了?”

确实,此时的李毅双眼无神,面色惨白,嘴唇发紫。李毅看见妻子,身体一软,昏倒在地。

“小雅,小雅!”孙丽急忙带着哭腔朝女儿的房间喊。

“妈!怎么了?”李雅询问着跑出来。

“你爸,你爸他昏倒了!”

李雅看着母亲跪在地上抱着父亲,急忙赶过去,问:“爸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一回来,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昏倒了。”

李毅第二天才从医院醒过来,医生说他是劳累加上流感导致的。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孙俪正爬在一旁睡觉,李雅站在窗前。

“小雅!”他用微弱的声音喊道。

“爸,你醒了?”李雅回头看父亲,眼睛明显看得出哭红了。

她走到父亲病床,小声说了一声“对不起!”

李毅笑着说:“傻丫头,你有什么对不起的。”

“爸,你昏倒,可把妈和我吓坏了。”

这时候孙丽也醒过来,看见丈夫清醒,说道:“你可把我吓坏了,小雅,快去叫医生,说你爸醒了。”

医生来检查后说:“没事了,休息休息两三天就可以康复了。”

“那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看看旁边挂着的输液瓶,说:“输完液就可以了,回家休息就行。”

“谢谢医生!”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母子俩听到李毅已经没事,高兴的笑了,孙丽忙着问:“你想吃啥,我去买给你吃。”

“我想吃你做的红烧肉。”

“等着,晚上做给你吃。现在我先去旁边买点东西给你吃。”

“没事,不太饿。”

“还没事,都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你不饿,我和小雅还饿了呢!小雅,你想吃啥,我去买上来吃。”

“我随便吃什么都可以的。”

孙丽下去之后,李毅对李雅说:“小雅,昨天晚上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李雅错愕地疑问道:“昨天晚上?你说的怕是前天晚上了,你都昏了一天两夜了。”

“啊,我都睡这么长时间了吗?”

“爸!你也是的,工作那么拼命,都不知道照顾自己。”

“爸,也是没有办法啊!”

“爸,我打电话给你说月华说的事情,你怎么回来就晕倒了。你可不知道,当时妈妈被你吓成什么样了。”

“被吓成什么样子了?”

“我不说,会被妈妈骂的。”

“你就这么怕你妈呀?”

“不是怕。”

“是烦,对不对?”

“爸,你说什么呢?”

“我知道,你年纪,谁都烦自己妈唠叨,烦她管东管西,但是那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

“小雅,你一直是一个很优秀的孩子,学习也不用我们操心。你知道吗,每次听见你考试得名次,我都是很高兴的。但是每次我都没有表现出来,那是我感觉到我对不起你,我都没有好好照顾你。可是你却真的很争气,自己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了。”

“因为我是李队长的女儿嘛,是很厉害。”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爸爸,你的成长我从来没有关心过。”

“爸,你说什么呢?”

“小雅,也许是你在学校受人欺负,我也不知道,这是作为父亲的失职,是我对不起你。”

“爸,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我感觉,我对不起你!”

这时候,王晓雷和同事走进病房,看着苏醒的李毅,开心地过来。

“队长醒了?太好了。”

“你们怎么过来了?”

“前天晚上还是我开车送你来的医院呢,嫂子和小雅可背不动你这一坨铁。”

李毅尴尬地笑笑,道:“谢谢你!”

“谢什么。”王晓雷看一眼李雅,“小雅是不是一晚上没有睡!”

“睡了,在旁边床上睡的,是我妈一晚上没有睡。”

“医生怎么说?”

“说随时可以出院。”

“爸,医生还有叫你多休息。”

李毅笑一笑,周鹏在一旁说:“还是女儿疼自己爸爸!”

李文说:“你儿子也疼你的。”

“不跟我闯祸就谢天谢地了。”

“我,我准备回学校,上下午的课。”

“去吧!路上小心。”

小雅走出病房后,李毅看着王晓雷手中提着的档案袋,说:“你手里拿着的是不是昨天现场的勘察报告?”

“我就知道你关心这个,这是尸检报告和现场察勘察报告。”

王晓雷递过档案袋,李毅问道:“现场椅子上的字有相片吧?”

“有,都在里面了。”

档案里,李毅发现这次的案件与前两次还有一些不同之处,特别是在潘顶体内发现少量氯仿,一种麻醉剂,可是他最关心的还是字迹。

回到家里,李毅走到女儿的房间,李雅在李毅恢复后,赶回学校上课去了。

李毅在女儿的书桌上翻找着,他记得女儿用左手写的字,是在一张信签纸上写的。

没费多大劲,他就找到了那张信签纸,上面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字。

“爸爸是警察”

他那次进女儿的房间,看到的女儿用左手所写的字,正是这几个字。

他从衣兜里拿出一张相片,是现场椅子上的那行子的图片。

他对照了一会儿,没有发现相同的地方。可是,他在看见血字的第一时间,就记起了女儿左手写字,那时候明明记得,那些字,与女儿所写的非常相似的,可是此时一对比,完全就没有了什么相似之处。

李毅感觉自己精神有些恍惚了,他为什么会把两个不同的字迹联系在一起呢?

这段时间,自己真的很累了,可能是精神紧张,产生的副作用吧!可是怎么就怀疑到自己女儿身上了呢?正是可笑啊!

李毅把信签纸放回原位,把照片揣回兜里,走出了房间。

“你跑去女儿房间干嘛?”

“就是看看。”

“女儿的房间有什么好看的,你好不容易在家一次。来帮我忙做饭,等咱闺女放学吃饭。”

“好。”

吃过饭,李毅突然想到了什么,跟孙丽和女儿说了一声有事,拿起公文包就出门去了。

他打电话给潘顶的班主任,这班主任正在学校给补课的高三学生批改试卷,于是他急忙赶到学校。

他找到潘顶的班主任,此时只有他一个人在办公室,班主任问道:“李队长,找我有事吗?”

李毅看看空荡荡的办公室,问道:“就只有你一个人还在加班?”

“是啊,他们喜欢拿着试卷回去批改,我喜欢在学校里批改之后回家。”

李毅点点头,然后问道:“你这里有潘顶的作业本没有?”

“我找找看。”班主任说着,就开始认真找起来。

找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这小子基本不交作业,找他的作业本还真难找。”

“他的试卷呢?”

“我这里都没有,我去他语文老师那里看看。”说着,他离开自己的办公桌,走到一个整洁的办公桌前,翻找了一会儿,终于拿起一本本子,笑脸看着李毅,说,“找到了。”

李毅急忙走过去,从他手中拿过作业本,这是一本作文本,他翻来,作文本第一页第一行写着“她”,可是李毅对作文内容不感兴趣。

他急忙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张图片,上面写着“这是最后清除的垃圾”九个暗红的字,班主任好奇地扭过头来看,惊讶地说道:“这不就是潘顶的笔迹吗?”

李毅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而是在仔细对照笔迹,确实,这个像是小学生写的字迹,不是别人左手所为,而是这个高中生的笔迹。

李毅大脑一片空白,这九个字,竟然是死者自己写下的。他拿起作文本,对班主任说:“这本作文本,我能带走吗?”

“你拿走吧,明天我跟赵老师说一声就行。”

“谢谢!”

李毅把作文本和相片收入公文包,像丢了魂似地走出了办公室。班主任看着这个像提线木偶一样的人走出办公室,皱皱眉,然后走到办公桌前,继续批改自己的试卷。

李毅还是看了潘顶写的作文,然后他现在前河的铁桥上,手中拿着一本作文本,一张图片,一个蓝色发夹,静静地看着阳光下清澈的河水流淌着。

太阳光,此时很耀眼,昨天晚上,短短几百字的作文,他看了大半晚上。

最后,作文本,相片,发夹,一同坠入河中,白色的作文本和相片,随着流水,一会儿就消失在眼前。发夹,沉入河低,不见踪影。

时间过得很快,李雅补完课,只得到十天的假期,就开学了。

李毅因为感觉自己身体不适,请了半个月的假,回家陪女儿,看着三个年轻生命结束,他想多陪陪自己女儿。

凶手在现场留下的那行子,也就告诉所有人,不会再有下一个受害者。

在现场依然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椅子上血迹,经过DNA对比,确认为死者潘顶血液。

没有心的线索,也就无从查起,也许,这将会是章城近几十年来最大的凶杀案,也会是一个悬案。

李毅怀疑过自己女儿,他为此感到惭愧,于是才决定休假,陪自己的女儿。

期间到周围景区游玩的时候,李雅邀请了张月华姐弟两和两个同学。

这一次,李毅发现,一直出现在张一的忧伤消失了,原来一张忧愁的脸,此时变得阳光灿烂。

张月华从前看上去很怯懦,可是此时也变得开朗,活泼起来。李毅看着五个活泼的孩子,感觉自己休假陪女儿是正确的选择。

不久前三具冰冷的尸体,让自己陷入黑暗,感觉这个世界就是肮脏黑暗的。可是,看到此时五个阳光灿烂的孩子,有说有笑,打打闹闹,他突然感觉到人生还有未来,这个世界依然美好。

快乐时光过得很快,李毅陪女儿度过十天快乐无忧的日子后,新学期开始,他又要开始自己的工作了。

九月,一个雨夜,李毅紧张地担心会有是发生,可是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时间一天天过去,也再没有发现新的尸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公安局本来保密的雨夜连环凶杀案,还是在三人的熟悉校园里传来,可是大家都只是当做茶余饭后的闲谈,没有同情三名死者,更有甚者,还说这三人死得好。

可是,三名死者的家属,却度过了一个个不眠夜,每天都在祈祷着能早日抓到凶手,可是,他们等来的却是失望。

三名死者,生前没有得到父母过多关心,死后却让父母牵肠挂肚。不管老少,为何总是要等到一切逝去,不可挽回之后,才知道怀念珍惜?这时候的珍惜,能挽回什么?

李毅站在警局走廊的镜子前,整理着警服,他心里没有忘记雨夜连环凶杀案,可是他不能永远停留在雨夜,这个世界的罪恶,还有很多需要他去惩治。

而雨夜连环杀手,他一直在关注着所有相关的人员,只要凶手漏出一丝马脚,他都会立刻回到雨夜中去,与罪恶搏斗。

这,也许就是李毅在这连环凶杀案中无能为力的,给自己的最后安慰了!

不久后,李毅却听到一个流言,说是余松,赵雷,潘顶三人,曾经轮x过一个女孩,所以才遭到老天的惩罚,在雷雨夜被老天降下天罚,杀死了。

李毅当然知道这是无稽之谈,是好事者根据三名死者,杜撰出来。

一天李毅遇见胡宏达,他谄媚地走向前去打招呼,道:“李队长!去哪里?”

李毅知道这些小混混,多与他们接触,也许在以后办案过程中有所帮助。

李毅客套地回他,道:“去办点事!”

“连环杀人凶手怎么样了?”

李毅一听,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这其实全是他心里的一道疤,在一个曾经被列为是当事人的口中说出来,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不是你关心的事?”

“那我该关心什么?关心他们是强奸犯吗?”

李毅突然意识到,这胡宏达好像知道些什么。

“你知道什么?”

“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这三个混蛋轮x了一个女孩,被老天爷惩罚了吗?不说了,李队长先忙,走啦!”

胡宏达说着,就招手走了,李毅没有拦住他,也许他是信口胡说,他其实什么也不知道。也许他知道些什么,但是为了不惹麻烦,他也不会说。

看着胡宏达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李毅转身,走进人来人往的人流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