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卷 罪恶 第十四章 加入

第一卷 罪恶 第十四章 加入

三人看着女孩,女孩很害怕,可是她还是开口说道。

“另外两个,你们什么时候动手?我要帮助你们。”

李雅先开口说道:“跟我们过来吧。”

李雅示意女孩走到她身边,她虽然害怕,可还是照做了。

李雅揭开雨衣,让这个还矮自己半个头的女孩进去自己的雨衣,二人一同过马路。

张月华机械地跟在后面,来到张月华的房间,这里说话不怕其他人听见,因为这栋楼就只有两层,这一层就只有他们住的这两间,所以也就只有她们住。

进屋后,张一把两样凶器放在门边的书桌上,李雅和月华带着女孩走进里屋,脱下雨衣,摘下头套,鞋套,手套。

“叫什么名字?”坐下以后,李雅问女孩。

“苏芸!”女孩小声地说。

“还在读初中吧?”

“我都高一了。”好像说她读初中,有些多丢脸一张,她连忙说明。

“今天你怕吗?”

苏芸犹豫了一会儿,说:“有点怕!”

“才是有一点怕吗?”

女孩没有回答,胆怯地点点头,李雅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道:“今天欺负你的人已经受到惩罚,你没有必要同我们再做其他任何事情,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忘记今天所有的事情,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张月华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坐着,眼睛直直地看着苏芸,眼神很复杂。

“你为什么不救我?”月华突然开口,冷冷地问道。

女孩没有回答,几秒钟后才胆怯地开口说:“我,我害怕!当时只看了一下,我就害怕地跑进屋里不敢出来了。”

“你当时,那怕是喊一声,也许他们就不敢做了,可是你却……”

“对不起,对不起!”苏芸说着,哭了起来。

张一这时候走进来,说道:“姐,也不能怪人家,要怪就怪我没有保护好你!”

张月华一听,没有再说话,她只怪自己的命运,是啊,今天自己奋不顾身的去救下了这个女孩。但是,如果这件事发生在自己悲剧出现之前,自己有勇气去救她吗?是不是也会像她一样,选择沉默。

这个世界,面对邪恶,善良的人是懦弱的,是麻木的,因为人们有恐惧,会害怕。大人常常告诉自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是啊,就因为这样,人们选择麻木,选择视而不见。

也许,当时苏芸为了救自己,喊了一声,最后要到报复的就是她。而那时候,胆怯的自己也许面对救自己的人,又会选择麻木。这,就是人心,有时候自己都不清楚自己会做什么,会担心什么,会害怕什么,会逃避什么。

张一看着坐着的三个女孩,苏芸在哭泣,姐姐一脸哀伤,沉默不语,李雅一双眼睛警惕地打量着苏芸。他也静静地看着她们,不知道说些什么。

终于,李雅开口道:“我不信任你!”

苏芸带着哭腔说:“我,我是为了赎罪,你知道吗?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我天天做噩梦,梦见自己变成了那天被欺负的人,我无数次在梦中被吓醒。今天,我也是在梦中惊醒,然后害怕地出来,没想到……”

“你觉得对不起她?”李雅说着,看看张月华。

苏芸胆怯地看一眼月华,然后点点头“嗯”了一声。

“你知道我们会做什么吗?”

女孩抬起头,停止了哭泣,扫视三人之后,坐直身体,眼神坚定地说:“惩奸除恶!”

李雅一听,原本严肃的脸,露出了笑容,她喜欢这个答案,“惩奸除恶”,对,就是惩奸除恶。

“好,我相信你!”

张一在后面说道:“可是我不敢相信,因为我们才认识。”

“我们都一起经历了这些事,我出卖你们,就等于出卖我自己。而且……”苏芸看着月华,“而且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打死都不会出卖我的救命恩人的,如果不是她救了我,也许过了今夜,可能今晚都过不了,我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我还是不信。”张一冷冷地说。

“你不信,我可以献出出我的身体。”苏芸突然急了,看着张一说道。

李雅一听,虽然刚刚经历了可怕的事情,还是忍不住笑问:“你的身体献给谁?”

“你们谁都行。”

“怕是只有一个人可以献吧?”李雅说着,看向张一。

张一一听,急了,连忙对李雅说道:“你说什么鬼话。”

李雅看着苏芸,再次变得严肃,说道:“这不是儿戏,你的身体我们谁都不要,那是你的,要珍惜它,知道吗?”

苏芸点点头,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看着李雅,李雅继续说:“我们三个,现在生活在地狱,而你不一样,只要你忘记今天的事情,你就可以生活在阳光下,做一个快乐的女孩。”

“我忘记不了,特别是忘记不了我的胆怯和懦弱,如果不是我的胆怯和懦弱,就可以……”她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看着月华眼中都是泪花,“从那天晚上,我就已经在地狱中了,而现在,我终于有机会,走出地狱。”

李雅这才发现,眼前刚刚才认识的女孩,外表虽然柔弱,但是和月华一样,有一颗坚强的心。

“月华,我同意她加入我们。”李雅看着张月华说道。

月华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张一看见两人都同一,也就没有反对。

“好,现在我要对你说的是,如果警察来询问你,你要做的事情。”

“我就说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要说的是,你睡得很早,一晚上只听见雨声和雷声。还有就是你的表情,不能表现得很自然,无所畏惧的样子。面对警察,你要做的就是胆怯,但是说话必须自然。”

“如果胆怯,警察会不会怀疑我有问题。”

“你面对警察胆怯,警察反而不会怀疑你,而是正常反应,如果你一个小姑娘,面对警察谈笑自如,面不改色,警察才会怀疑你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孩。你又是那个垃圾的邻居,说不定警察到时会更加关注你。”

苏芸怀疑地点点头,李雅看看时间,已经三点二十,她对苏芸说道:“你做几个胆怯表情给我看。”

苏芸疑惑地盯着她,眼睛红红的,李雅只是简单地说:“做!”

苏芸无奈,只能开始做表情,在她看见苏芸眼中一丝胆怯的时候,就说道:“就是这个眼神,面目表情都可以不在乎。漏出这个眼神看警察之后,马上低头回避。知道了吗?”

“嗯”,苏芸点点头,李雅就说道:“太晚了,大家快休息。特别是你,苏芸,你必须休息充足,明天要看上去精神饱满。你告诉我,你是哪一个班的,明天早上,我去帮你请假,保证你睡眠充足。”

“不用了吧?”

“必须这样,如果你面色憔悴,警察看见了,会相信你晚上睡好觉的吗?”

苏芸点点头,然后告诉了自己所在的学校和班级,她也是一中的。之后,她有些害羞地说:“我一个人不敢过去睡,我怕。”

“就在这里睡吧。”

于是三人把湿了的衣服脱下凉起,拿月华的T恤穿着,挤在月华的床上。苏芸习惯性地从手腕上去拿自己的发圈,可是手上空空如也,但是她没有多想,认为是放在屋里没有拿出来。

这晚上,其实谁也睡不着,没有谁知道,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做的到底救下证据没有,会不会被警察发现。所有一切都是未知数。

而特别是月华,她今天亲手结束了一个恶魔的生命,可那也是一个年轻人的生命,她虽然有报仇的快感,可是此时,恐惧占据了她的大脑。她全身颤抖,无声地流泪,李雅感觉到她的身体的颤抖,抱住了她。

“月华,一切我都会让他过去的,相信我。”

“小雅,我们这样做对吗?”

“这些恶魔,监狱不能惩治,唯有让他们消失。”

苏芸也小声说道:“以后,我也要保护我的救命恩人。”

月华没有再回话,黑暗中,三颗少女的心灵,静静靠在一起。慢慢地,相互培育,滋养出了一颗复仇的种子,这颗种子,一晚上,在雷雨的浇灌下,长成了参天大树。

恐惧,在复仇的种子下,烟消云散。

第二天早上起来,李雅让张一两姐弟向走,自己随后。

在出门前,她发现桌上的钉锤和水果刀。

她拿起两样东西,走到里屋,此时苏芸闭着眼睛熟睡着,李雅拿着两样凶器,看着熟睡的苏芸。

然后,她把钉锤放在堆放工具的一个纸箱子里,水果刀她放在放碗筷的桌子上。

而这时候,床上的苏芸醒过来,看着她做这一切,眼神中竟然有一丝的崇拜,李雅看着她,说道:“休息。”

苏芸闭上双眼,开始睡觉,李雅出门,关上房门。现在才七点过几分,路上许许多多的人打着伞,走向桥头,都是上学的学生。

李雅穿着黑色的雨衣,走入人群,在路过垃圾堆的时候,她没有看向垃圾堆,因为那里有一件她非常恶心的垃圾在那里,即使没有回头看,她也知道,那件垃圾还在那里静静地躺着,等待着人去发现。

还没有到学校,李雅的电话就响起来,是她妈妈打来的。

“小雅,这么早,你上课去了吗?”

“我今天早上有事,六点天一亮我就出来了。”

“有什么事要去那么早。”

“也没事,就是和月华约好来学校做点事。”

“走了都不知道说一声。”

“不想打扰你睡觉嘛。”

“好吧,那就这样。”

李雅挂断电话,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突然感觉到一阵恶心,好像肚子里有什么肮脏的东西,想要把它吐出来。可是,她干呕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有吐出来。

到学校,李雅先去给苏芸请了假,然后才去上课,苏芸的班主任看着是尖子班的学生,也就没有怀疑苏芸是无故旷课,同意了批假。

学校里,杜海和郑悦依然在相互怼着,可是李雅和张一心里装着满满的秘密,没有心情和他们胡闹。

张月华一早上都在发呆,老师提问她几个问题,她都是站起来之后,再问问题是什么,还好,她都回答出来。老师只是让她上课专心点,不要走神,也就没有说什么。

李雅一早上都在回忆着昨晚上的事情,她怕自己忽略了什么细节,然后被警察发现。

凶器,锤子和水果刀,洗干净,放在明目张胆的地方,最不容易引起怀疑。对,凶器,还有一根木棒。

她突然紧张起来,可是又没有苏芸的电话,也许她也没有电话,必须赶回去。

下第一节课,她就把张一拉到一个角落,对他说道:“你快回去,回去问问苏芸,昨晚上的那根木棍她放在那里了?”

张一一听,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此时已经快九点了,他迅速便家里面跑去。

李雅知道,张一再上课之前是赶不回来的,而这一节课又是严厉的数学课,当老师看着他的位置空的时候,生气地问道:“张一干嘛去了。”

他本来是看着张月华询问的,但是李雅却抢着回答道:“刚刚我听说他课本没有拿,跑回去拿了。”

而她这样说的时候,杜海悄悄地把张一的课本藏在自己的课桌里。而李雅悄悄发短息给张一,说自己编造的理由。

老师只是嘀咕一句“上课都不知道拿课本,是越来越堕落了。”

张一奔跑,到桥头的时候,桥上空荡荡的,此时雨水已经打湿了他的全身。他扭头看向垃圾堆,河边一大块白茫茫的垃圾躺在那里,他知道那垃圾是什么,但是他没有理会,马不停蹄地奔向住处。

回住处,苏芸还在熟睡这,他走过去,看着苏芸红扑扑的面颊,突然不知道怎么去叫醒她。

而这时候,苏芸突然睁开眼睛,看见了他,她惊恐地一下坐起来,却忘记拉住被子。她上身没有穿内衣,只是穿着张月华一件半透明的衬衫。

张一基本上看了个通透,突然不要意思地转身,张一一转身,说道:“你盖好被子。”

苏芸这才低头,发现自己跟没穿衣服没什么两样,害羞而迅速地拉过被子抱着。

“你没去上课吗?”苏芸急忙问。

张一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因为这就是明知故问,而是反问道:“盖好了吗?”

“好了!”

张一小心地转过身来,苏芸一张脸胀hong地看着全身湿透了的他,他立刻问道:“昨晚上你拿的那根木棍呢?”

“扔了!”

“什么?扔了,扔在哪里了?”

“我窗子背后的地里。”

张一转身,奔向苏芸窗子下的地里,这是一片菜地,在雨中,他很快就看见了那颗白色的棒球棒形状的木棍。他迅速跑过去拾起来,前面的血迹已经被雨洗干净,地面也没有留下任何的血迹,他安心了跟多,快速朝住处奔跑过来。

也许真是老天爷的眷顾,他去地里,从地里回来,竟然没有遇见任何一个人。

他回到住处,把木棍放在桌子上,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这时候苏芸从里屋出来,她已经穿回了自己的衣服。

看着全身湿漉漉的,气喘吁吁的张一,然后又看看桌子上的,自己以前拿来在屋里,准备来防身的木棍,不知道说什么。

“对不起!”

“没事,找回来就好。你休息,我回去上课了。”

“你不换一身衣服吗?”

这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身上湿透了的衣服,也感觉到一丝凉意。

张一起身,翻出衣服,裤子,和鞋子。苏芸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张一脱下衣服,苏芸依然呆呆地看着张一健壮的身体。

张一准备脱裤子,突然意识到旁边还有人,他扭头看着她说道:“你要看我换裤子吗?”

苏芸连忙道歉,退入里屋。张一换好之后,拿着木棍,走到里屋。

苏芸看着她提着木棍进来,有些恐惧地看着他,张一没有理会,走到床边,苏芸本就坐在床上,瞬间木讷地站着不动。张一没有注意她的表情,而起蹲下,把木棍放在床下,然后起身。

“我上课去了,你自己好好休息。”

苏芸呆呆地看着所有一切,机械地点点头,看着张一离开。张一找到一把伞,然后拿出电话,之前他听到有信息,他拿出来看是谁发的。

看了信息,他随便在桌子上拿了一本书,就开门离开。

而在床上的苏芸,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动,刚刚的一瞬间,她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总之,她那一瞬间有一种渴望,渴望眼前的男孩子过来拥抱自己。

张一离开以后,苏芸才从幻想中醒来,走到窗前,拉开一点点缝隙,看着楼下打着一把蓝色雨伞离开的男孩发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