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卷 罪恶 第二十七章 烟花

第一卷 罪恶 第二十七章 烟花

“能给我说说计划吗?”黄咏艳看着李雅,一改之前自信严肃的语气问道。

“当然可以!”

人与人啊!在危机面前,不是敌人,一定就能结对成为朋友,至少会是暂时的朋友。在危机面前,永远不会有陌路人。

四人终放松下来,张月华找来衣服,准备让众人换上干的衣服。

“等一会儿又要过去,没有必要换了吧!”黄咏艳说道。

李雅也同意黄咏艳说法,于是众人就都没有换。

李雅与黄咏艳交流一段时间,然后询问道:“阿姨,你用的药能维持多长时间?”

“现在差不多了,我们过去吧!”

众人收拾好,又出门而去,小心地穿过大雨倾盆的街道,跑到对面的楼层。大雨夜,没有娱乐的人们都已经熟睡。

进屋后,张一警惕地看着黄咏艳,李雅解释道:“现在她同我们是一条战线上的了。”

张一有些担忧地看着李雅,但是没有说什么。

李雅让众人把胶纸在地面铺好,把潘顶放在黑色的胶纸上。

这时候的潘顶依然没有清醒过来,李雅询问地看向黄咏艳。

“凉水泼一下,药效差不多了。”

这哪里去找水?最主要用什么来盛水?黄咏艳走过去,伸出手到潘顶脸上,抖抖手,袖口上的水滴落在血迹斑斑的脸上。

可能是冷水太少,潘顶没有反应,黄咏艳蹲下,直接用湿漉漉的雨衣在潘顶脸上捂过去。

被胶布粘着嘴的潘顶“呜呜”两声,扭动着头醒了过来。

刚刚醒过来,他好像还没有明白自己的处境,在昏暗的环境下,可能还认为自己是刚刚从梦中醒过来。

可是,当她发现黑暗中,如同死神般站着的众人,就开始在地上抖动起来。怎奈手脚被绑,在地上挣扎,就如蛆虫一般,只有胶纸弄出的喳喳响声在回应他。

李雅走过去,用手机屏幕照射着他,他便停止了扭动,眼中充满着恐惧盯着黑暗中的李雅看,可是却看不清,就只看见了一个空洞的斗篷。

张月华走过来,脸凑近他,在微弱的灯光下,他看清了黑色斗篷下的脸。

瞬间,面色扭曲,开始挣扎着闷声吼起来。张月华看着他恐惧的脸,满意地微笑起来,对于潘顶而言,这就是死神的微笑。

李雅也跟着把脸凑过,说道:“我让你做一件事,你做了,我就放了你。”

潘顶瞪着恐惧的眼睛看着李雅,眼中全是祈求。

李雅把椅子拉过来,对着地上的潘顶说:“你在这板凳上写:最后的垃圾清楚。我就放了你,听明白了吗?”

潘顶看着她,呜呜地哼叫,李雅看着他,手中的水果刀晃动,然后慢慢移动他背后。

李雅用手机屏幕照明,让苏芸理出一个手指,在他一个手指指间一划,一道血痕立刻出现,接着就是血流如注。

潘顶疼得挣扎不止,张一按住他,他只能发出猪一样的哼叫声。

“这里没有笔墨,只能用你的血来当墨水,手指为笔来书写,可以吧?”李雅刀还没有收回来,就冷冷地说着。

李雅看着汩汩而流的血液,等了几秒钟后,说:“你怎么还不同意呢?意思是不愿意吗?那我只能再划一个手指了,多划几个手指,然后我们用你的手写咯。”

说着,又让苏芸随便理出一个手指,刀子一划,在指间划开了一道口子,血,撕开口子,汹涌而出。

李雅继续沉默十几秒,等待着,然后又说道:“你还不同意吗?”

潘顶一听,猪哼地挣扎起来,李雅好像恍然大悟一般,说:“哦,忘记你的嘴被封住了。真是抱歉,这样吧,如果你同意了,你就点点头。”

李雅说着,把手机屏幕移动到他的脸上,屏幕的光线照在他恐惧的脸上,潘顶拼命地点头。

“对了,你写字,手被绑着,要怎么写呢?”李雅突然为难地对着他说道。

潘顶恐惧而又疑惑地盯着微弱光线下的李雅,不知道她又将会怎样对待自己。

“要不,废了你的左手,只留你的一只右手慢慢写。”

潘婷一听,疯狂地摇头,眼中闪着泪光祈求地看着她。

李雅询问地看着他,脸上漏出为难的表情,说道:“要你写字,就要解开你的双手,解开你的双手呢,你可能又不老实,怎么办呢?”

潘顶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地盯着李雅,就像是看着一个魔鬼一样。李雅诡异地一笑。

“要不,我在你两只手手腕各来一刀,但时候你就没有力气乱动了。”

潘顶一听,立刻狂摇头,全身恐惧得颤抖起来。

“你不同意啊?”

潘顶立刻点头,李雅看着他,坏笑道:“你是同意了?那我就开始动了。”

李雅说着,就准备开始动手,潘顶被吓得急忙快速摇头。

“不同意啊?”

潘顶猛点头,李雅为难地看着她,然后回头问旁边的张月华。

“月华,你说怎么办?”

“我只想一刀剁了他。”张月华愤怒地说道。

黄咏艳突然开口道:“你不用担心他反抗,如果他敢妄动一下,我直接一刀割断他的喉咙。”

黄咏艳说着,不知道从那里拿着一把手术刀,在潘顶眼前晃动,在微光下,散发出寒光。潘顶被吓得,动都不敢动一下,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术刀。

李雅示意张一把潘顶提起来,然后对潘顶说道:“跪在椅子前面。”

潘顶乖乖地跪下,黄咏艳用手术刀割开捆绑住双手的胶布,张一继续把左手扭在后面,放开右手。

刚刚李雅所割的手指没有一个是右手,李雅拿过他的右手,摇摇头,说:“怎么就没有墨水呢?”

说着,然后让他把右手伸到自己的面前,问道:“你用哪一个手指写?”

潘顶急忙伸出食指,其它手指卷上。

李雅迅速一刀,在他食指指尖划过,他痛得挣脱李雅的手,缩回去,猛甩几下,嘴里痛苦地发出哼声。

“快写,不然等一会儿血迹干了,没有墨水又要重新放墨水了。”

潘顶一听,好像忘记了疼痛,立刻低头看着椅子,停止甩动的右手,伸着一个食指到椅子面上。

李雅指他写第一个字的位置。

“写,最后的垃圾清除!从这里开始横着写过去。”

潘顶刚刚拿手指接触到椅子,疼得立刻缩回了手。

“疼呀?”李雅语气温和地问道。

潘顶点头,李雅看着她,说道:“那从手腕割一刀,血留下来,你就可以顺着写了。”

潘顶嘴里哼着急忙摇头,李雅说道:“那就快写吧!”

潘顶颤抖着手,在椅子上终于艰难地写下了第一笔,那疼痛钻心的痛。

一个“最”字他写写一笔,疼得要停下来息片刻,面色疼得扭曲难看。还差最后“又”没有写的时候,他终于坚持不住,缩回了手。

“受不了了?”李雅再一次温柔地问道。

潘顶点头,李雅理解地说道:“那就换一个手指来写吧!你换哪一个手指来?”

潘顶看着自己被鲜血染红的手,哭着摇头。

“好啦!好啦!一个大男生怎么就哭起来了,算了,你说你用哪一个手指写,我不割它。”

潘顶立刻竖起中指来,祈求地看着李雅,李雅看着他,然后左手握着他的中指。刀,一闪而过,在中指指尖划出一条比任何一条都大的口子。

“你竟然敢在我面前竖中指,找死啊?”

潘顶疼痛的用力抽回手,把它压在地面的胶纸上,痛苦却又不能发声。

“为了对你侵犯我的惩罚,这一次还是得用中指继续写。”

他一听,就准备挣扎着反抗,可是张一在后面一用力拧他的左手,他就疼痛的只嗷嗷,也根本不能动弹。

黄咏艳把手术刀移动到他的喉咙,他瞬间感觉到喉咙有一丝凉意,屏住呼吸,不敢动一下。

黄咏艳用冷冰冰的语气说道:“写!”

潘顶颤巍巍地抬起右手,准备用无名指在中指上粘血来写。李雅用刀尖指一指中指,说道:“我说了,你必须用中指写,至少要写两个字。你不听,我就剁了这个手指。”

刀尖刺在皮肤上,感觉到一丝疼痛,潘顶恐惧地换用中指,又开始痛苦地开始写字。

在死神的威胁下,他艰难地写下了“最后的”三个字,然后祈求地看向李雅。此时的潘顶,即使是在微弱的光线下,一张惨白的脸如同死人一般。

“嗯,可以!接下来,你想用哪一个手指写。”

他看着李雅,不知道怎么做,只是拼命摇头。

“你不选啊?”

潘顶点点头,又摇摇头。

李雅笑道:“那我帮你选吧!”

潘顶点点头,李雅看着他,假装考虑一会儿,然后粗暴地拿起他的手,故意握住伤口,他疼痛的想缩回手去,可是一拉扯,伤口更加疼痛,于是他就放弃了。

“我把你你选的话,就用大拇指吧,大拇指大,血一定要多一点。”李雅说着,让他竖起大拇指来,然后又快速地一刀割去。

“让我选,可要付出代价的。”说着就丢开潘顶的手。

潘顶已经哭成了泪人,手疼痛得砸在胶纸上,弄出喳喳的响声。

黄咏艳压低声音,沉闷地厉声道:“手别乱动。”

潘顶右手举在空中,痛苦地做出抓取的样子,可是却又不敢握下去。

“继续!”李雅笑嘻嘻地看着他说道。

潘顶不愿,但是看着死神般的李雅,颤巍巍地准备再次在椅子上开始写字,可是他却不知道用那一个手指,在空中停止了。

“不想写?”李雅突然阴沉地说道。

潘顶立刻用伸出小拇指,在掌心粘血,就开始准备写。

李雅一把抓住他,愤怒地说道:“你用小拇指,是什么意思?”

潘顶恐惧地看着她,完全不知道这有怎么了。

“你让我帮你选,我帮你选拇指,你却竖起小只,瞧不起我啊!”

潘顶恐惧地看着李雅,拼命地摇着头。

李雅左手握住他的手,右手拿着刀,慢慢地朝他的手移动过来。他想挣扎,可是李雅握住他的伤口,张一在背后拧着手控制着他,而且一把手术刀在脖子前晃动着,他根本无力反抗,也不敢反抗。

又是一刀,从小指尖划过,痛苦,却不能动,不能叫,如同哑巴吃黄连,痛苦不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