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卷 罪恶 第三十九章 对不起

第一卷 罪恶 第三十九章 对不起

放学的时候,张月华让李雅留下来,然后把信交给她。

李雅得到信,她不准备打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恐惧里面的内容。从张月华的口中得知,张一失踪了,而且从信里留下的信息看,他会向警察透漏一些信息,承担自己所做的一切。

可是,他会以怎样的方式向警察自首呢?按照他在苏芸和张月华信里留的信息,他不会去警局自首,那他又要去何处?

李雅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张一,会不会选择极端的方式?但是,她没有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告诉张月华。

“月华,他可能想让警察认为他是畏罪潜逃。这段时间你和苏芸,都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样吗?”李雅看着双眼通红,一脸悲伤的月华问道。

张月华只是摇摇头,没有说什么,这时候月华的电话响起,可是她没有准备去接,李雅看着她说道:“先接电话吧!”

月华这时候才去拿出手机,是苏芸打来的电话。

“还在教室。”

“我来找你们。”

“你不用上来了,我马上下来。”月华挂断电话,就收拾起书包,询问李雅,“你要走吗?”

“你先走吧,我等一会儿。”李雅看着窗外,此时阳光灿烂,就像是每一个快乐日子的时候一样。可是,现在一个男孩走了,对她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男孩。

张月华起步准备离开,李雅询问道:“你们的信处理了吗?”

“早上我和苏芸的信就烧了,我不知道给我爸妈的信要不要也销毁。”

“只要里面没有谈及我们的内容,就没有必要了,留下来也是一个念想。”

“嗯,那我先走了。”

“好。”

张月华离开,李雅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蓝天,阳光很干净地照耀着学校的操场,虽然此时正是烈阳当空,可是篮球场上依然还有人在激烈地打着篮球。

这时候,张一在篮球场上的样子出现在她的脑海中,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篮球技术不是太好,但是动作却很漂亮。

这段时间,张一看自己和苏芸的眼神有些变化,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和苏芸的情愫的变化。

也就是他感觉到张一的变化,不久前她才与苏芸说那些话。

她把视线从窗外移到手中的信上,心绪混乱,她心里问:你会跟我说什么呢?

从军训到现在,所有张一与自己一起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闪现,天天见面的男孩,就要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你会去哪里?请不要做傻事啊!李雅小声嘀咕着。

这时候,她的手机振动把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回到现实。

是苏芸打来的,她突然感觉到心绪不宁,急忙接听。

“李雅姐,快过来。”听筒里传来苏芸慌忙的哭腔。

“你们在哪里?”

“黄泥村桥边,她正在往下游去,她不要跟着她。”

“她情绪怎么样?”

“我怕她出事,怎么办?”

“你先在后面跟着她,千万不要让她一个人,我马上过来。”李雅说着,立刻把信塞进书包,抓起就往教室外跑去。

此时,苏芸在河堤上,急得流泪,说了一声“好”,就看着远处张月华的背影,急忙跑跟上去。

张月华走得很缓慢,虽然隔了一百米左右,苏芸还是很快就追上来了。可是她不敢贴上去,她怕张月华又赶她走,她只是离她两三米,静静地跟着她。

她能听见,张月华不是传来的抽泣声,左右手交替着擦拭眼泪。张月华,压抑自己悲伤的情绪一早上,此时已经无法再控制住了。

走了一会儿,她停了下来,苏芸也急忙跟着停下来,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月华随即缓缓转身,朝向河流,苏芸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焦急的喊不出声音来,而是急忙冲上去。

这时候月华朝着河跨了一步,苏芸终于喊出声音。

“不要!”

与此同时,她的手也拉住月华,哭泣着的月华,被苏芸这一喊,一拉,吓得跳起来。

月华扭头来盯着苏芸,苏芸被吓哭起来,说道:“月华姐,你想干嘛?你可不要想不开啊!”

“你想什么?我只是想看看河水。”

苏芸“哦”了一声,放开了拉住张月华的手,张月华看着她,笑道:“你想一下,我若是想不开,也不会在这淹不死人,还臭烘烘的河里寻短见啊!”

“我还说月华姐想不开呢!”苏芸低着头,好像受到什么天大委屈地说着。

这时候,远处河堤上出现一个人影,正朝着二人走过来。月华首先发现她,然后问苏芸道:“你打电话给你雅姐啦?”

苏芸疑惑地看着她,问道:“你怎么知道?”

张月华看向李雅,头一仰,示意地说道:“你看,那不是她吗?”

苏芸回头望去,看着李雅正在小跑着朝二人赶过来。

张月华看看身后的草地,指着说道:“坐着里,等着特她过来吧!”

苏芸点点头,没有言语,她知道自己有些笨,很多时候都不明白张月华和李雅她们。

没一会儿,李雅到二人面前,气喘吁吁地弯下腰,看着张月华问道:“怎么回事?”

“有什么事,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没想到苏芸会大惊小怪的。”

李雅把目光移向苏芸,一双眼睛询问地看着她。苏芸坐在草地上,低着头,不敢抬头看她,双手正在拉扯着一片青草。

“没事就好。”李雅好像是对自己说一样,然后在张月华旁边的草地上坐下,“太热了,累死我了。”

“小雅,我很担心我弟。”

李雅没有回答,她不知道怎么回答张月华,因为她自己也非常担心他,对张一的因为,完全出乎意料。

她不知道接下来张一会做什么,会去向何方,所有一切都不在自的计划中,更不在自己的掌控中。

张月华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李雅的回话,于是接着说:“是我害了我弟。”

“这不能怪你,我也很担心他,可是现在担心也没有用啊!”李雅仰头看着蓝天,一朵白云悠闲地在空中飘荡着。

“他会去什么地方呢?”

“不知道!”

说着,张月华把头埋在腿间,悲伤地哭泣起来。

李雅心情复杂,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张月华,张一的突然离去,任何人都没有意料到。现在,让张月华好好的哭一场,那才是最好的了吧!

苏芸嘟着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小声说:“雅姐,你劝劝月华姐嘛!”

“让她哭一会儿吧!”

苏芸看着她,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说道:“雅姐,我也想哭!”

“想哭就哭吧!”

苏芸张口也大哭起来,边哭,边断断续续地说:“雅姐,你说……我们都成功了,张一为什么……他为什么还要,还要走啊!”

“他有他的想法。”李雅心里其实也非常难受,也很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可是她却告诫自己,不管怎么艰难,都不能哭,一旦哭了,就是自己懦弱了。人一旦变得懦弱,许多事情就无法坚持了,无法继续了,一个人也就要奔溃了。

李雅看着旁边悲伤哭泣的两个女孩,抬头看向烈日下的远山,郁郁葱葱,发着绿光。

“小雅,小一在信上跟你说了什么?”张月华带着哭腔,眼泪依然不断地流,看着李雅问道。

李雅转向她,摇摇头,说:“我没有看!”

张月华疑惑地看着她,问道:“你不想看吗?”

“我是不敢看!”

张月华眼神突然变得温和,一向坚强的李雅,原来也有脆弱的地方,此时她虽然她没有流泪,但是,她知道,李雅的内心依然是痛苦悲伤不堪的。

“看看吧,也许那是他最后对我们想说的话了。”

李雅看着张月华几秒钟,最后从侧边拿过书包,从里面拿出信来。

拿在手中,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体,却不敢去拆开。

张月华从她手中拿过去,说道:“我来帮你撕开吧!”

张月华说着,就拆开信封,李雅面色凝重,但是却没有去阻止。

李雅看着张月华拆信的动作,好像很慢,很慢,就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慢得让人窒息。

这封信中,好像装得有可怕的东西一样,令李雅恐惧。

张月华从信封中抽出一张折叠成四方的信签纸,就像拔出一把利剑,利剑的清脆声在李雅的耳边响起,刺耳,钻心!

张月华打开信签纸,看了一眼,停止了哭泣,然后缓缓地把信签纸递向李雅,说:“看看吧!”

李雅不敢伸手,苏芸看着她,停止哭泣,从张月华手中拿过信纸,看都没有看,就直接递到李雅面前。

李雅扭头看了一眼苏芸,然后缓慢地抬起手,回头来看着信纸,接过来。

李雅:

对不起!当初我不该找你商量这一切,一开始我就该一个人去承担这一切。对于你,我真的只有对不起。

我也不知道跟你说什么,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应该从我姐口中知道了我离开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必须有一个终结,不然警察会纠缠不休,到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必须有一个人来承担这一切。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姐姐,所以,这一切就由我来承担吧!再见了!也许永远也不会再见了。

接下来,你要承担起训练我姐姐和苏芸,你们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让她们在面对警察的时候,不要漏出破绽。

再一对你说声对不起!永别了!

你的小弟张一

李雅看着完,鼻子酸酸的,张一从来没有承认过他是自己的小弟,在这里,他却用笔说是自己的小弟。

信纸脱离她的手,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信纸随风飘扬,没有谁去追赶,任由它飞扬。

最后,信纸飘荡到水面,落在灰黑色的水面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