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二卷 天堂 第五十一章 现场

第二卷 天堂 第五十一章 现场

李雅拾起信签纸,上面写着的是遗书,李雅看着这两个字,心里嘀咕:“这难道真的是自杀?”

遗书也没有写多少内容,是给龙丽的,只有几句话。

遗书

龙丽:

对不起!因为论文的事情,我一时冲动,杀了许教授,现在只有以死来谢罪。

落款处是王力。

“姜队长。”李雅看着正在揭开白布,查看尸体的姜直,然后把信签纸递过去给他。

姜直接过遗书,看了一眼,然后低头看着头部已经血肉模糊的王力,虽然鲜血不满了脸庞,可是还是能看出来是王力。姜直盖上,然后起身,抬头看向教学楼。

“有人看见他跳楼吗?”姜直看着问道。

“没有。是跳下来的时候,有人听见嘭的一声才发现的。”

“是谁先发现的?”

“在那面正在录口供。”回答的警察指着旁边的一个男学生。

姜直走过去,让正在录口供的警察停下来,他看着一脸惊恐的男孩,问道:“跟我说说当时的情形吧。”

“我当时正准备回寝室,路过这里的时候,就听见嘭的一声,把我吓一大跳,就发现了他已经躺在这里了。然后我就报警了。”

“当时你发现其他情况没有?”

“你是指?”

“比如说,发现其他可疑人没有,比如看见楼顶还有其他人没有?”

男子想想,摇摇头,说:“没有。我当时抬头,就看见漫天的这些纸张。”

姜直看看他,说道:“好了,你回去吧。”

男孩走开,录口供的警察也收起记录的本子。

李雅伸手过去,准备揭开白布,她也想确认一下这尸体,是否是自己刚刚看到的那个人。但是姜直阻止了她,说道:“你还是不要看了,我怕是受不了。”

李雅微微一下,说道:“姜队长,你放心,我承受力很强的。”

姜直犹豫了片刻,松开了阻止她的手,李雅揭开,他本只想看脸,确认一下,可是当她准备再盖上的时候,看见尸体颈部好像也有A4纸,于是她又拉下来,查看下面,他身上散落了着几张A4纸。

她再次给尸体把布盖上,起身抬头看向教学楼,这是一共七层的教学楼,每一层的教室灯,大多都还亮着。李雅问姜直道:“我可以上去看一看吗?”

“一起去吧。”

二人走到楼顶,楼顶在学校四周的路灯的影响下,也不是太暗,周围有十几厘米左右的水泥护栏,这样的楼顶,一般都是封锁的。可是刚刚他们上来的时候,顶楼门是打开的,而且没有锁的踪迹。

“李雅,你怎么?”姜直看着李雅问道。

李雅看着姜直,想了几秒之后,说:“我觉得这不像是自杀。”

“怎么说?”

“首先,如果他是自杀,他没有必要特意摆脱我,然后再独自一人走到这里来跳楼自杀;其次就是,我刚刚看了散落在地上的A4纸张,我之前见到他的时候,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拿,这么多A4纸,他不可能揣在怀里吧?还有,A4纸散落在他身上的有很多,也就是说,是他躺在地上之后,纸张才掉落在他身上的。”

“这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是我要自杀,这些东西,要么我会先撒下去,要么压根就不会扔下去,而是放在楼顶,因为里面有遗书,应该这些东西就该放在楼顶,散落下去,可能就飘散找不到了。”

“那你偏向于他杀?”

“这样的可能性很大。”

姜直沉默片刻后,说道:“也许,这些纸张,是为了掩盖王力真正坠楼的地点呢?”

李雅在昏暗中看着姜直,他的皱纹也看不见了,这时候感觉他突然年轻了十几岁。她考虑一会儿后,摇摇头,说道:“这个可能性太小,除了楼顶,其他楼层都是窗户,从其他楼层坠楼的可能性很少。”

“如果是他杀,就有这个可能,楼顶也没有什么,就去其它楼层看看吧。”

二人下楼,就顺着坠楼的这个位置,从七楼开始查看着下去。进入教室,李雅才发觉,这里的窗户都是解剖室里的那种窗户,窗台齐腰,李雅印象中教室的窗户,都是那种两三米的大窗子,能打开的窗户,都是在顶部。

看着这个窗子,李雅心想,这也很有可能是从其他楼层掉下去的。二人走到窗前,看向楼下,顺着尸体找到对应的窗户。干干净净,找不到任何的痕迹,李雅透过窗户看向下面,坠楼的方向正好是窗户,这是巧合吗?还是姜直的猜测对了?

李雅想着王力尸体的样子,那种伤害不会是太低的楼层摔下去能造成的,至少都是五层以上的楼层,所以,这里没有发现,那么就只有五楼和六楼了。

二人仔细检查一遍又一遍,在确认确实没任何痕迹之后,便走向下楼。到六楼,走廊的灯被关上了,刚刚上来的时候,明明还亮着的。

“姜队长,刚刚我们上去的时候,这一层的灯好像还亮着的,不是吗?”李雅看着黑暗中的走廊,疑惑地问道。

姜直看到墙面一出荧光的地方,打开了开关,黑暗的走廊再次出现光明,姜直点点头,然后走向一间教室。教室的灯也是关闭的,李雅记得,她抬头看的时候,尸体这一线的灯,每一层都是开着的。

在门边打开教室的灯,教室的布置和上一层一般无二,二人直接朝教室后面的窗户走过去,大开着,二人伸出头去,看向下面,对应的位置没有错。

地上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李雅看着旁边的椅子,不自觉地去推了一推。教室的桌椅都是固定的,椅子是那种自动收合的。她看着收起的坐面,像是手痒一样,去推了一下。这时候,一声清脆的声响从地面传来,那是纸张落地时发出的声音。

一张A4纸,落在了地面,姜直立刻弯腰捡起来,一看,就是论文其中的一张,上面赫然有几滴血迹。

“看来,这里才是真正的坠楼地点。”姜直看着纸上的血迹,语气有些凝重,这一张纸,也就证明了一点,王力,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这时候,李雅在窗子旁边的墙上,也发现了血迹,血迹的高度跟李雅眼睛差不多在一个水平线上。她在仔细查看,窗框的旁边也发现了一些血迹,与这个高度一般。姜直拿出手机,站在窗前,看着下面,再次拨打了电话。

“让法医来六楼。”

“在哪里?”

“抬头看,就在这里。”

“好,马上。”

姜直挂断电话,看着李雅,说道:“我准备去搜查一下王力的住所,还有你发现他的地方,你要一起去吗?”

“嗯!”

等法医和两名警察上来,姜直和他们交代之后,便和李雅走出教室。

来到楼下,王力是尸体已经被抬上担架,准备运走了。李雅看着那块白布,对姜直说道:“姜队长,麻烦你问一下法医,王力除了摔下来的伤痕,是不是还有其他伤痕。”

姜直看了她一眼,然后打电话给在楼上的法医。

“老张啊,刚刚你检查的时候,发现王力身上的伤痕,有其他凶器造成的伤痕没有?”

李雅在一旁马上补充道:“在头部。”

“头部的伤痕,除了摔伤的,还有其他伤痕吗?”姜直立刻补充道。

“现场无法确认,要回去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

“好的,谢谢!”

姜直挂断电话,看着李雅抱歉地说道:“现在还不能确定,要等到回去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确认。”

李雅没有回答他,姜直叫了三四个刑警跟自己上了车,李雅也同他一起上车,这时候张月华打来电话。

“小雅,都十一点过了,你还不回来吗?”

“快了,马上就回来,你不用担心我,有姜队长和我呢。”

“那你尽快回来,你一个人在外面我担心你,特别你还是跟着去查案。”

“没事的,你放心吧。先这样,你和刘淑娴先睡觉,挂了。”李雅没有等张月华回话就把电话挂断了。

“你朋友叫你了?”姜直问道。

“没事的。”

姜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犹豫片刻后说道:“我还是先送你回去吧。”

“我不去看一下,心里不踏实。”

“你个学生,和我一起查案,还是不安全,你还是先回去吧。”

“姜队长,如果你不让我和你一起的话,我一个人都会去查的。”

姜直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李雅,无奈地摇摇头,他现在有些后悔让这个女孩参合进来了,如果出点什么事情,他的罪过可就大了。他现在都想不明白,那时候怎么突然就让他参合进来了。

姜直开车到之前李雅发现王力的地方,然后从兜里拿出几张相片,分发给其他警察,说道:“挨家挨户地挨家挨户地查,看他是住在哪一家。”

“是,队长。”其他人得到命令,纷纷行动。

李雅看来一眼姜直手中的相片,竟然是王力与许立刚等人的那张合影相片,李雅问道:“姜队长,你竟然打印了这么多张相片?”

“以防万一,回局里就打印了一些放着。”

李雅看着这个队长,心里想,这个人还是挺细心的。这时候姜直的电话响起来。李雅用眼角瞄了一眼,显示的是老婆。

“老婆。”

“今天又加班了?”

“嗯,医科大学这里有人跳楼,过来看一下。”

“儿子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定要你给他讲故事,死活不睡觉,我是没有办法了,你跟他说两句吧。”

还没有等姜直回话,对面就传来了一个带着哭腔,稚嫩的声音。

“爸爸,我要听你讲故事。”

“儿子乖,我马上就回来,你先听妈妈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不好。”

“听话,等一下爸爸买玩具回来给你。”

“我要奥特曼!”

“好,爸爸回来的时候买来给你,儿子乖,爸爸现在很忙,妈妈先给你讲故事。”

“好!”

“跟爸爸再见!”

“爸爸再见!”

“再见。”

姜直挂断电话,看着李雅尴尬地一笑,李雅笑道:“你儿子很粘你啊?”

“哎!干这一行,常常加班,根本没有时间陪他。”

李雅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自己的父亲,在自己小的时候,何尝不是如此,工作没有黑天白夜的,自己看着别人父亲接送,自己却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一次。她想着,鼻子酸酸的。

“走啦,我们去排查了。”姜直的话把李雅从回忆中拉回来,二人立刻开始进行排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