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李雅的感情牌

第一百一十八章 李雅的感情牌

第二天起来,李雅就感觉舒服了很多,感觉头从来没有过的清爽。

医生一上班,她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医生开具出院证明,如果得不到医生的同意,估计才出院,又要被赶回来。

而吴露早早地,去酒店给他拿了一套衣服过来。

经过艰难的软磨硬泡,医生终于同意了她出院,但是要注意休息,不要太劳累。

李雅当然是满口答应,吴露帮助她办完出院手续,换上衣服,戴上帽子,两人就出发回去。

而李雅让检验科检查的精,液的时间也有了结论。

这东西,许菊体内发现的,出来男子身体的时间,至少要早一天24小时。

而保存这么久,估计是通过冷冻保存下来的。

而在花溪河畔找到的,却要晚于被害人袁圆被杀,至少一个半月。也就是说,那证据是在他们去现场不久之前才被扔在那里的。

也就是说,是有人故意放在那里。

确实,如果是袁圆被害的时候就被遗弃在那里,一个多月,早就什么也没有了。

当时,他们几个,怎么没有一个人考虑到这些呢?

而南环桥的血液,经过检验,出现在那里的时间,也要晚于被害人被害时间十天左右。

所有的证据,都是别人后来带到现场,这,难道不是嫁祸吗?

但是,没取得顾一忌这些东西的人,和他的关系,一定是非常亲密的。

张楚准备着所有材料,准备再对顾一忌进行审讯。

他正准备与孟川进审讯室的时候,李雅和吴露走了进来。

“你这丫头,怎么又从医院跑出来了。”张楚有些不悦地厉声说道。

李雅笑嘻嘻地走上去,说道:“组长,医生已经让我出院了,我可不是偷跑出来的。”

张楚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吴露,吴露微笑着点点头。

李雅看着张楚手中的时候档案袋,这时候孟川跑过来。

“组长,准备好了!”

李雅笑嘻嘻地看着张楚,说道:“组长,是准备去审讯顾一忌吗?”

张楚摇摇头,说道:“昨晚没有让你去,今天就又放不下了?”

李雅嘿嘿地笑着,张楚说道:“这次你和孟川去。”

孟川看向李雅,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

张楚把审讯任务交给两人之后,来到监控室。

李雅去换上警服,把鸭嘴帽换着警,帽。

顾一忌看见这一次进来的是一个女孩,和孟川,无意间,有些好奇地打量一下李雅。

这女孩看上去很年轻,应该没有什么经验。

李雅坐下来,不慌不忙地整理着东西。

根据化验的结果,顾一忌的血液、精,液离开人体的时间大体有一个时间段。这个时间段,能取得他身上东西的人,一定在他的这群男朋友中。

李雅把相片一张一张地拿起来。

“3月份,你和他们谁交往?”

李雅两手拿着几张相片,眼睛犀利地盯着顾一忌,直截了当地问道。

顾一忌看着李雅的眼睛,突然意识到刚刚自己脑海中出现的,对这年轻女孩的判断是失败的。

“这个,与这个案子有什么关系吗?”

“如果没有关系,我问你做什么?”李雅的声音沉稳,而又有压迫力。

顾一忌竟然不敢看李雅的眼睛,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怕这个女孩的眼睛。

即使是老辣的张楚,他也没有这么畏惧过。

他回避李雅的眼光,闪烁其词地回答道:“忘……忘记了!”

李雅也没有强迫他回答,而是继续问道:“四月份的时候是和谁在一起呢?”

顾一忌也摇摇头,吞吞吐吐地回答道:“忘记,忘记了!”

李雅放下相片,说道:“六月,距离现在也不是很久,你该不会也不记得与谁交往了吧?你一直保留着他们的相片,应该很留恋吧!怎么会连交往的时间都不记得?”

李雅说这话时,突然变得温和起来,完全就像是说情侣一样,语气中竟然还有些许羡慕,但是却没有任何嘲讽的口吻。

顾一忌当然能听出李雅的语气,从来,只要有人知道他是同性恋者,要么嘲讽,要么鄙视,或者就是直接恶言相对。

眼前这个女孩,还是第一个用这样的语气与自己讨论自己这些朋友的。

虽然一开始的时候,她的语气严厉,眼神犀利。

可是,现在李雅的眼神和语气都突然变了。

他犹豫了片刻,突然开口说道:“他们不会陷害我的。”

孟川与李雅相互看一眼,看来,他也不是笨蛋,也猜到,自己也许就是被其中谁陷害,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而李雅也知道,他能这样说,一定是自己语气和态度的转变所引起的。

于是,她准备继续用这种方法。

“谁能接受自己爱的人背叛自己?都张想爱情是没好而纯洁的,可是,现实就是现实,不用我多说,你也有怀疑的对象了吧!只是你不愿意相信!”

顾一忌低下头,沉默了,他沉默,一是因为不愿相信被爱的人陷害;另一个原因是,第一次有人用“爱情”来形容他们的感情。

他们之间的感情,是世俗所唾弃的,从来没有谁这样,这样用正常的语气,正常的词语,正常的眼光来看待自己。

眼前这个女孩,是第一个,看她的眼神,完全没有欺诈,之前的犀利眼神,突然变得温和起来。

他心里不愿意怀疑任何人,因为他们都是自己的爱人,自己所信任的人。

在这个世俗不容的社会里,只有他们能慰藉自己的心灵。

平时的自己,看上去清高脱俗,那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脆弱的一面而已。

他低下头,沉默不语,李雅也没有逼迫他,孟川看看李雅,小声问道:“不趁胜追击吗?”

李雅摇摇头,示意孟川继续等着。

顾一忌沉默片刻,小声说道:“不会的,他不会陷害我的。”

“你不说也没有关系,我们只能一个一个地去查。因为现在,指向你的证据有很多疑点,我们也就不能拿它当证据来起诉你。我们不会为了案子而冤枉一个人,但是,为了抓住罪恶,我们也不怕辛苦。”

“你们不要去打扰他们,好不好?”顾一忌突然抬起头来,眼神祈求地看着她说道。

他让警察查看他的手机,原本是希望证明自己是同性恋者,希望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是,现在,却要引警察去打扰到自己爱的人。那么,他们的秘密,见不得人的性取向的秘密,很有可能就会被人知晓。

这,怎么行呢?

张楚在监控室里,看到顾一忌的情感变化,于是对李雅指示道:“李雅,软硬兼施,没必要一直打感情牌。”

李雅在听到张楚的指示,再看看顾一忌的情绪。

看来,他非常在意他的这些朋友。

“顾一忌,我想你也不想一个人的原因,而影响到其他人,平静生活吧?那只能实话实说,不然,这会影响到你和其他与你真正有感情的人的。”李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不再温和,而是变得严肃。

顾一忌面部有些抽搐,双手紧握,眼神有些悲伤地垂下。

但是,他没有说话,只是嘴脸颤抖了一下。

李雅继续严厉地说道:“你不说实话,我们也无法证明你的清白,现在,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你,就是杀人凶手,没有谁能证明你的清白。”

“我没有杀人!”顾一忌急忙抬起头来,奋力喊出来。

“我们警察办案,相信的是证据。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说几句冤枉,不是我。我们就信了,那还要证据做什么?”

顾一忌听着李雅严厉的声音,抬头看向她,她的眼神又变得犀利了。

顾一忌瞬间变得胆怯了,如果自己被判刑,这么多条人命,自己一定活不了了。

而且,对自己一向爱惜自己羽翼的父亲,那是何等打击。

但是,这无所谓,那个只为了自己政治前途的伪君子,他会怎样,自己无所谓。

可是,自己的母亲会怎样?他担心的是自己的母亲。

可是,现在他最恐惧的,是自己的生命,如果无法为自己洗清冤屈,那么,他只有接受不属于自己的审判。

这样的结局,一定就是死亡,自己父亲再有权势,面对这么多条人命,他也不可能保得下自己。

“三四月份,我只和陆权健交往。”沉默了半分钟左右,顾一忌终于开口了。

李雅和孟川一听,非常欣喜,可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李雅站起来,拿着相片,走到他旁边,把相片放在他面前一一摆开,问道:“是谁!”

顾一忌指着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孩说道:“就是他。”

李雅点点头,收起照片,回到作为,继续问道:“你平时,和谁有仇怨?”

顾一忌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李雅,也不清楚,她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雅心平气和地再重复了一遍,说道:“你有没有与人有仇怨?”

顾一忌想了一会儿,摇头说道:“我社交不大,也没有和谁有仇怨啊!”

“那么,你知道,你的家人,有没有和谁有仇怨?”李雅虽然没有说谁,可是顾一忌也不是傻子,李雅说家人,指的只有是自己父亲。

“不清楚!”

“你好好想想,如果想起什么来,就跟我们说一声。”李雅说着,就准备离开了。

李雅正准备离开,顾一忌突然大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能放我出去了?”

李雅与孟川相互看了一眼,李雅微笑道:“这个案子,所有证据都指向你,你说你是清白的,只有真的证明你是清白的,你才能出去。不然……”

顾一忌一听,黯然地低下头。李雅也没有再理会他,与孟川走出审讯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