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草惊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打草惊蛇

李雅二人来到派出所给汪大海道别,就马上又踏上去往毕节的道路。

二人给张楚汇报完情况后,张楚让二人去往姚欣的老家去查清楚,姚欣现在的情况。

而在两人正在赶路的时候,小组其他成员也在紧张地忙碌着。

小队去寻找陆军的,却发觉此人也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也就是说,现在对陆权健的调查,不直接找他,从他的家庭突破,好像很难找到突破口。

而对同性恋交友群的调查,没有一个是对陆权健了解的,他在整个群里,就只有和顾一忌交往过。

对陆权健的24小时监控,也没有任何发现,他每天就是上班下班。

下班,有时候去逛一逛商场,而他一个大男人,常常去化妆品专区。他是同性恋者,这一点众人也感觉到好奇。

而张楚决定,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凶手,但是得见上一面,给他施加点压力了。

人,总是在有压力的情况下,才容易犯错。

有时候,打草惊蛇不一定是坏事,他出现,才能看到他的行踪。

“孟川,走,我们去会一会陆权健这下子。”张楚看着没有丝毫进展,决定亲自去见一见陆权健。

凶手即使不是他,但是也很有可能与他有关系。

张楚自己去见陆权健的时候,安排了陶涛和夏天去调查陆军的下落。

而此时的顾一忌,犹豫上面的压力,而且也已经基本可以证明,他是被陷害,所以就放他回去。

但是,放他回去,是对外保密的,而且要求他全天二十四小时待在家里。这是条件,他的父亲答应了,他也只能接受。

而张楚让吴冬,秘密监控着他的所有通讯。

张楚没有等陆权健下班再去找他,而是直接到他上班的公司。

二人一开始走进公司办公室,没有人在意他们的到来,都在认真地做些手中的工作。

张楚清楚陆权健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直接就走到他办公位置。

“你好!”张楚走到他旁边,友好地打了声招呼。

此时的陆权健,正在电脑上写着一分报告,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见一个健壮的男子和一个文秀的男子现在自己旁边,有些好奇。

“陆权健,对吧?”张楚见他没有说话,就继续热情地打招呼。

“嗯!请问你们是?”

“啊!我是警察,这是我的证件。”张楚说着,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陆权健瞄了一眼,眉头稍微一皱,但是立刻就平静下来,问道:“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请问,能找一个安静点的地方谈谈吗?”

这时候,旁边的同事发现了两位陌生人,都朝着二人看过来。

而一个肥头大耳,肚子胀圆,还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朝这面走过来。

“请问,你们是做什么的?”

“我们是警察,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工作了。”

“哦,是警察同志啊!我是这里的经理,请问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哦,是经理啊!那请问一下,能给陆权健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找他有点事。”

“当然可以,配合警察办案,是我们老百姓的义务嘛!”

“那真是谢谢了!”张楚笑脸感谢,然后对着陆权健,说道,“走吧,我们聊聊!”

陆权健本想拒绝,可是这个经理都已经同意了,而且看着这个壮实的男人,虽然一脸笑容,可是他的眼睛就像是一把利剑一样,直直地刺向自己的眼睛,让自己无法反抗。

陆权健乖乖地跟着走了出去,刚刚出办公室的门,陆权健就问道:“警察同志,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打听一个人。”

陆权健有些紧张,却并不胆怯。

“什么人?”

张楚看看周围,看见不远处空荡荡的走廊上有一排供人休息的椅子,于是说道:“我们去旁边椅子上坐着聊吧!”

陆权健没有回答,张楚也没有等他回答,直接就朝着椅子走过去。

张楚坐下,陆权健也在他旁边坐下,但是孟川却在对面站着。

这时候陆权健才注意到这个文秀的男子,他抬起头,正好看见孟川的眼睛。

那双眼睛,弯弯的一条线,但是却感觉到一丝温和,可是,却也有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就好像,弯弯的眼睑下,是无尽的黑色深渊。

陆权健立刻收回了视线,感觉自己在注视下去,就会掉入无尽深渊一般。

“陆先生,你认识顾一忌吗?”

一听顾一忌的名字,陆权健心头一惊。面色闪过一丝惊恐,但是却转瞬即逝。

但是他这所有的变化,都没有逃过孟川的眼睛。

“认识!”陆权健好不避讳地承认了,但是面色阴沉,眼角在颤抖“请问,认识他怎么了?”

“哦,他牵扯到一宗谋杀案。而我们了解到,一成和他有过一段时间的接触。”

“他牵扯谋杀案,关我什么事?”一直保持平静的陆权健,突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陆先生,怎么提到顾一忌,你就变得有些激动?”张楚平和地问道。

“虽然我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我对他没有好感,甚至说,有些厌恶。”

陆权健说着,停了下来,张楚没有问话,他知道,陆权健会开口继续说下去的。

“我想,你们来找我,也知道了我和他接触时候的关系。”

张楚没有回答,而是微微点头,面无表情。

“他就是一个变态,一个死变态!”陆权健声音很低,可以可以听得出来,他是压制了自己的激动的声音的。

“这怎么说?”

“你们知道我的情况,我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了。”陆权健说着,停了下来,看着张楚,问道,“你有烟吗?”

张楚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从兜里拿出一包贵烟,抽出一直递于他。

接着拿出手机给他点着,自己也掉了一支。

他扔给孟川一支,孟川也接过来点着。三人就像是烟友一样,在一起抽烟聊天。

陆权健深深吸一口,然后说道:“他就是一个暴力狂,死变态,他喜欢折磨人来满足自己变态的需求。”

陆权健说着,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把烟叼在嘴上,伸手揭起自己的红色方格衬衫。

“看看我这些伤痕。”陆权健斜着身子,漏出一部分腰和后背,“这就是那死变态的杰作。”

张楚和孟川发现,他身上有许多条状的淤青伤痕好了之后,留下来的疤痕。

“你们应该也知道SM吧!”陆权健苦笑道。

二人严肃地看着他,没有否认。

然后他又继续说道:“他就占着自己老爸有权有势,还有钱,所以总是强迫人去受他虐待。你们说他杀了人,这个我觉得有可能,因为他本来就有暴力倾向。”

孟川看向张楚,到目前为止,他发现此人没有说谎,可是,他却有些紧张和激动。

难道说,看上去文质斌斌的顾一忌,真的如陆权健所说,是一个喜欢暴力,用暴力满足自己需求的人吗?

如果是这样,这完全符合孟川的心理画像。难道,凶手真的就是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