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掩饰

第一百三十四章 掩饰

张楚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有些欣喜,一见面就能尽情地说出这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说明他非常倾述。

不管他是不是凶手,这样倾述对于自己是非常有用的。

如果他说谎,那么就说明他在陷害胡一忌,污蔑他。如果他没有说谎,这就能从侧面更加了解顾一忌,下次见面,可能从他口中得到更加有用的线索。

“你这伤势……”张楚看着他的伤痕,也不知道说着什么。

“你无法忍受,为什么不反抗呢?”孟川好奇地问道。

陆权健放下衬衫,苦笑道:“我们要各种人,是见不得光的,而且,他要钱有钱,要权有权,我用什么来反抗?”

“受到这样的待遇,你至少可以选择离开他呀!”

“他没有玩腻,是不会放人走的!”

孟川看着他,心里有些好笑,很明显,他虽然装作无辜的样子,可是嘴脸微微的上扬出卖了他。

也就是说,他在说谎。

张楚用很沉重的声音说道:“对于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如果你有证据证明你的伤是顾一忌造成,而且想起诉他的话,我是可以帮忙的。”

“呵呵!”陆权健冷笑,“起诉?你认为有用吗?可能我还没有上法庭,就要横死了。”

“陆先生,我们是法治社会,你说的情况不会出现。”

陆权健沉默片刻,然后说道:“不好意思,我说了这么多不该说的。我相信你们警察,能够保护我们安全的。”

“谢谢你的信任!”张楚笑着扭头,看着陆权健的脸,他此时正低着头看,也不知道他想着什么。

“顾一忌因为涉嫌谋杀,已经被抓,你看一看,这些人,你有认识的吗。”张楚说着,就从衣兜里拿出几张照片递递过去。

张楚拿出来的相片,都是女孩们生前的生活照。

陆权健扭头看了一眼张楚,然后接过相片。

他看着图片,面色有些抽搐,他一张一张的看下去,到然后突然停下来。

“这个,是我的前女友!”陆权健拿出一张相片,递到张楚面前。

“章凤?”

“嗯!但是一年前我们分手了!”陆权健说这话的时候,可以看得出来是尽力压制自己的情绪的。

“我们有一年没有见面了,没想到!”陆权健说着,面露悲伤,一颗泪水从眼中流出来。

“陆先生节哀!”

“他是怎么死的?”

“对不起,这个不能告诉你。”张楚盯着陆权健,随意说道,“其她有你认识的吗?”

陆权健再看了一遍相片,摇摇头。然后把相片递还张楚,张楚接过相片,说道:“陆先生,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张楚说着,站起身来,继续说道:“谢谢你的配合!”

陆权健也起身,勉强露出微笑道:“应该的。”

“那就不打扰了,你忙!”张楚伸出手来和陆权健握手。

“再见!”张楚握着手说道。

“警察同志,凶手是顾一忌吗?”陆权健刚刚松开手,就看着张楚,非常期待地问道。

“还在调查中!”

陆权健皱皱眉,然后说道:“如果找到了凶手,能跟我说一声吗?”

“嗯!”张楚点点头。

陆权健接着和孟川握手告别。

二人走出写字楼,张楚开着车,说道:“孟川,对陆权健,你怎么看?”

“这人非常有问题!”

“怎么说?”

“首先我们一提到顾一忌,他就非常激动,虽然他尽量掩饰,可是还是表现得太显眼。”孟川停了一下,好像是要组织一下语言。

“对顾一忌,我们还没有过问太多,他就好不顾忌地什么都说了。很显然,他非常想让我们知道,他对顾一忌的性格的描绘。”

张楚有些高兴地说道:“很不错,你对人的观察真的非常优秀。他迫不及待地诉说顾一忌对他的恶行,确实是想让我们认可他的描述。但是,他不止一次提到顾一忌的家庭背景,有权有势!也许,这起案子,可能真的是因为他家有权有势造成的。”

孟川不理解,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张楚笑道:“等案子清晰了,你就明白了。继续说说你对这次会面的看法吧!”

孟川点点头,继续说道:“然后,组长拿出相片的时候,他看着图片,我发现,他在尽力地压制着恐惧。对他,这非常奇怪!”

“哦!说说看!”

“组长没有说相片上人的身份,而这些人的身份我们也没有向社会公开过,所以,他不可能知道这些人的身份。”

张楚面上露出欣喜,看来是对孟川的赞赏。

“组长,你不说这些受害人的身份,应该也是为了试探陆权健吧?”

“嗯!没错,继续分析看看!”

“从他恐惧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有些惧怕。而当看到章凤的相片的时候,我们没有告诉他章凤被害,可是很显然,他知道。”

孟川吞了一口口水,然后继续说道:“而当一个人知道熟悉的人被杀的时候,正常反应是会问怎么死的?而他,却首先想到的是撇清关系,说是一年前分手,分手后没有见面。”

孟川面色有些忧伤,叹了一口气。

“我认为,人不该是这么冷漠的。不管是自己关心的,或者不关心的人被杀,得知到这个消息,都不应该是先要撇清关系,而是出于关心或者是好奇,都会问死因,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

“确实,陆权健非常有问题,看来我们的调查方向是没有错的。”张楚有些满意地说道。

“组长,接下来我们不对陆权健采取行动吗?”

“监视就好,也许,这个案子还牵扯到顾一忌的家庭。现在我们的棍子已经打到草了,就看这条蛇该怎么跑了。而接下来,我们还继续打草,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蛇!”

张楚此时的心里,想到的是与顾一忌身材比例几乎完全一样的冒充者,只有解答了这个问题,这个案子才能突破。

而只要能解答这个难题,这个案子也就迎刃而解了。

而他让李雅二人去调查陆权健的家庭背景,看来也是去对了。

他隐隐觉得,这个案子的起因,好像与双方的家庭背景有某种联系。

可是,从档案上来看,两家人相隔千里。从家庭条件来看,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而就是这样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家人,难道真的会有什么联系吗?

而此时的李雅和张兴语,还在去毕节的路上。李雅每一次走在这条路上,心里都会感慨自己家乡落后的原因。

太偏远,封闭,交通不便。“要致富,先修路!”,国家是这样的战略,也花了钱修路。

可是,贵毕路却因为没遇见一个好官,计划的高速公路,修成了一天普通公路。

虽然最后这个官员被抓了,可是,因为他的这个行为,不知道影响了毕节多少年的发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