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雨夜里的罪恶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演戏?

第一百四十八章 演戏?

李雅看着几乎是在求他的余秀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

“阿姨,如果陆权健没有犯法,谁也不能抓他,阿姨你放心吧!”

“你保证,只要我不追究责任,权健就没事了吗?”余秀男期待地看着李雅。

“阿姨,我只能想你保证,只要陆权健没有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就一定没有事!至于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不追究责任,我们当然也就没有必要去追究这些事了。”

“太好了,那是不是就可以放了权健了?”

李雅有些尴尬地笑笑,说道:“阿姨,这次来找你,其实我也算是来找你帮忙,也是为了帮陆权健,还有你的另一个儿子,顾一忌!”

余秀男一听惊讶地看着李雅,然后急切地,不解地问道:“一忌,怎么又扯上我家一忌了?”

“阿姨,你先不要着急,其实,还是关于顾一忌被陷害的案子。”

“对呀,不是都说了,一忌是被陷害的吗?怎么还与他有关系?”

“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证明,顾一忌是被陷害的。”

余秀男看着李雅,急忙问道:“小同志,阿姨不明白你说的意思,一忌不是已经被放出去了吗?”

李雅苦笑着看着她,耸耸肩,有些不愿意地说道:“阿姨,其实我不该跟你说的……”

“两个都是我儿子,有什么不该跟我说的……”

“是因为我们有纪律,还没有得到确实证据,没有官方告知,我们是必须保密的。”

余秀男着急地看着李雅,说道:“你就告诉我,我两个儿子,他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

李雅装作很为难,可是最后还是鼓起勇气来了。

“阿姨,这件事情,其实我们也不是太清楚,但是能救你两个儿子的,也许就只有你了!”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李雅说道:“阿姨,顾一忌被陷害的这个案件你是知道了,连环杀人案,这可是非常重的罪啊!”

“这个我知道的。”

“现在,我们找到了陷害顾一忌的嫌疑人!”

余秀男一听,变得开心起来,说道:“真的吗?那太好了,这样我儿子的嫌疑就可以完全被洗清了,对吗?”

“阿姨!……”李雅面色凝重地看着余秀男,欲言又止。

“妹子啊!怎么了?”

“算了,阿姨,我还是很你说了吧!这个嫌疑人,就是你的另一个儿子,陆权健!”

余秀男一听,一下坐直了身体,惊讶地道了一声。

“什么!”

而因为这一激动,牵扯到腹部的伤口疼痛,她面色突然痛苦,手抱着肚子。但是她没有发出任何身形。

李雅急忙过去扶她,关心地问道:“阿姨!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

李雅看着眼前这位可怜的女人,心里突然有些责怪自己。

这个女人,可能马上就要面临至少失去一个儿子的情况。而现在卧病在床的原因,又是儿子的儿子的刺杀。

现在,又告诉他,自己的儿子,用杀人的方式陷害另一个儿子。

李雅感觉自己有些残忍,但是,也许靠他,也许能拯救他其中一个儿子。

“姑娘,我没事,你能告诉我情况吗?”

李雅非常犹豫,她一方面是担心这个女人经不住压力,另一方,作为一个母亲,面对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太过于痛苦了。

可是,现在李雅却要利用她去破案。李雅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过于冷血了。

最后,李雅战胜了没有的内疚,和对余秀男的同情,觉得还是得利用眼前这个女人。

让在参与到其中,也许能让她得到救赎,也有可能让她跌入深渊。

而且,一个母亲的出现,可能真的会对顾一忌有所突破,还有可能会对陆权健有所影响。

“阿姨,我还是告诉你吧,告诉你,也许能帮助我们破案,而且还有可能拯救你儿子。”

余秀男点点头,准备躺下。

“阿姨,我帮你把!”

“我不躺,你帮我把床摇上来一点,我靠一会儿。”

李雅放开扶住余秀男的手,走到床尾把病摇起来,然后过去用枕头帮她垫好。

“阿姨,好了,我帮你,现在怕动着伤口。”李雅说着,扶住余秀男的背,让她缓缓靠在后面。

“这高度可以了吗?”

“嗯!差不多了,谢谢你!姑娘,你坐下,给阿姨说说吧!”

李雅在旁边椅子坐下,开口说道:“阿姨!这件事,许多关于案件的细节,我不能告诉你,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证据,也许,你的儿子顾一忌与这个案子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余秀男此时,变得冷静了,平静地听着李雅所说的话。

“也就是说,现在我的两个儿子,都与花溪闹得人心惶惶的连环杀人案有所牵连,是吗?”

李雅感觉到惊讶,这个女人,突然变得冷静,说话也非常平静。

“嗯!”

“你希望我做什么呢?”

李雅看着余秀男,心里真的难受,看着眼前这个年轻被拐卖,最后被救出,现在又被亲生儿子憎恨,刺杀的可怜女人,她心里一阵酸楚。

她突然想自己的母亲了,至少曾经说过每天给她报告安全的,可是又有很多天没有与她通话了。

天下母亲,都一样为自己儿女操心,却都又不想让儿女知道。

父母,永远是背后默默地,无条件支持你最多的人。

李雅想着,突然感觉到鼻子一酸,眼中变有泪光闪烁。

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控制住情绪,而她的这一伤悲,被余秀男看在眼里。

“姑娘,你怎么了?”

李雅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急忙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巾,揉去眼中的泪花。

她,竟然会在这里情绪突然失控,这是李雅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她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小铁人,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打败自己。

“阿姨!对不起,我失态了!”

余秀男突然变得柔和起来,他也不再追问自己儿子的事情。

“姑娘,如果我让你为难了,关于我儿子的事情就不用说了,没事的。”

李雅看着余秀男,心里五味杂陈,这个女人,看见了自己情绪失控,竟然能为自己考虑,放弃追问自己急切想知道的,关于儿子的事情。

“阿姨!你别误会,不是因为您,是我看着阿姨您,突然想我母情了!”

余秀男一听,悲伤地谈了一口气。

余秀男为何要叹气?李雅突然的这一情绪失控,会对自己与余秀男的交谈有什么影响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