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ING小说网

9KING小说网 > 乱世栋梁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亲眼所见

第二百五十四章 亲眼所见

上午,天气晴朗,金城内,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纷纷。

说起这两日发生的几件大事,人人都是兴致勃勃。

其一,在天明寺下榻的皇帝,夜里遇袭,不过贼人并未得手。

其二,贼人中的一股,从皋兰山南麓陡壁翻山,袭击天明寺未遂,据说全都死了;另一股则是突厥骑兵,未能攻破行辕,撤退时,被官军围歼。

其三,突厥兵马被歼灭的地方,离金城不算远,所以,当官府通告说“有偿收尸”后,许多百姓靠着在战场上收敛尸体、挖大坑,很是赚了一笔。

其四,战死的突厥人,其首级都被收集起来,记功之后,据说要在战场边上立“京观”,以示官军的赫赫战功。

人头堆太恐怖了,说多了晚上怕有那什么来;皇帝遇袭但没事,也不值得讨论,最让人们津津乐道的,当然是战场上收尸这件事。

无数人看到,战场上尸横遍野,到处都是死人,而且都是衣着发饰明显异于中原人的突厥人。

这些死人,死相各异,有的“四肢健全”,有的则是“支离破碎”,现场惨不忍睹,许多来收敛尸体的百姓,吐得胆水都出来了。

但也抵不过铜钱的吸引力,吐完了就收尸,收完了又吐,吐完再收第二具,吐啊吐的,吐到肚子里没东西,也就习惯了。

把尸体扛到挖出的大坑边,马上就能领钱,沉甸甸的铜钱拿在手里,放进兜里,心就安了,也不怕吐了。

许多到现场收尸挣钱的人,回来后就成日里吹嘘自己的见识,吹嘘自己的胆子有多大。

眼见着旁听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被自己描述的现场惨状吓得面色惨白,叙述者愈发得意,添油加醋。

说河水都被染红了,土地都渗了血;

说突厥人死得有多惨,说官军有多么的威风。

即便现场并没有什么“克虏伯”,“马轻侯”,却被这些人吹嘘成威力巨大的神兵利器。

说什么“人还没走近,就能感受到两位‘伯’、‘侯’身上散发浓烈的‘杀气’”。

各种耸人听闻的“亲眼所见”,从一个个熟悉的人口中,用本地话说出来,使得听众对陈述者的“亲眼所见”深信不疑。

于是,人们对于新官军的无敌,以及“数万突厥大军”的悲惨下场,有了“深刻的认识”。

自然不会如之前那样,轻视新官府。

去年,长安朝廷打了败仗,迫不得已投降,于是,关陇各地传檄而定,南方的朝廷,成了新朝廷。

但关陇各地百姓,对这个新朝廷没有多大了解,其官军的“骁勇善战”,对于他们而言,仅限于各种传说之中。

尤其那传得神乎其神的大威力兵器“克虏伯”、“马轻侯”,许多人听了之后,只觉可笑至极。

因为自古以来,从没有什么兵器可以“一击糜烂数里”。

陇右地区这几百年来战乱不休,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兵器有如此威能,反倒是对骑兵的厉害深有感触。

尤其这十几年来,威胁越来越大的突厥骑兵,让百姓们觉得是强敌。

觉得只要那些可汗们动了心思,突厥骑兵侵入河西、陇右地区烧杀抢掠,没有坞堡庇护的小民,恐怕活不了多久。

现在,不同了,“数万突厥大军”突袭金城,结果被官军的“克虏伯”、“马轻侯”击退。

然后又被官军追上,那么多骑兵,全都惨死在“克虏伯”、“马轻侯”手下。

发生在家门口的激战,无数人亲眼所见的现场惨状,让百姓们感受到新官军的厉害,不由得庆幸去年各地是“传檄而定”。

否则一旦打起来,到时候尸横遍野的“尸”当中,绝大部分就是他们或者亲朋好友了。

而行辕遇袭,皇帝如何会善罢甘休呢?

于是,关于皇帝接下来要做什么的传言,已经在金城里闹得沸沸扬扬。

街边闲聊的人们,便说起自己听到的各种消息:“听说了么,皇帝对突厥人的偷袭很恼火啊,准备集结大军,出瓜州,找突厥人报仇!”

“真的假的,官军有那么多骑兵么?”

“怎么没有!能在西郊杀了数万突厥骑兵,官军骑兵能少了?”

“可即便出了瓜州,要找突厥人麻烦,距离还远着呢,据说突厥可汗的王庭,在葱岭那边,上万里远呢...”

旁边,骑马经过的卢定,听着路人们的议论,面色凝重。

一会出了城,他和同伴就要往河西而去,出了瓜州,入西域,前往突厥可汗的王庭。

不过,他是不知道可汗王庭在何处的,得到了龟兹,跟着突厥贵族去。

见着城里这几日都在议论“官军厉害”,“歼灭数万突厥大军”,以及各种“亲眼所见”,卢定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他听命于阿史那庵逻,和扮做和尚的韩丙待在金城等地为耳目,刺探陇右地区情况,此次还以为庵逻的奇袭计划能成功,结果还是不行。

虽然长途奔袭而来的突厥骑兵,并没有数万之多,但疑似全军覆没的结果,还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不仅如此,随着兵马撤退的庵逻兵败身亡,据说首级被楚国皇帝当便器用了。

当然,这是谣传,卢定听到的消息,是皇帝把庵逻首级放在天明寺,当做一个陈列品,炫耀楚军的战功。

而他听到的另一个消息,是皇帝召集各地豪强,要求各家派出子弟,及一些部曲,随大军西出瓜州,找突厥人算账。

带兵出征的主帅,似乎是一位皇子。

皇帝因为被突厥人偷袭,所以十分恼火,这个时候派皇子领兵出征,要求各地豪强助战,谁敢不助战?

不派出子弟、自备战马助战,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和突厥人有勾搭?

真要是被皇帝认作如此,就是全家被斩草除根的下场。

所以,过一阵子,豪强们的子弟就会随着楚军出征,出瓜州,往西域杀去。

卢定不认为楚军能找突厥主力、进行决战,但楚军攻击几个臣服于突厥的西域各国,耀武扬威,然后对内宣称“西域大捷”,却是可以的。

所以他和同伴急着赶去西域,就是要赶在楚军出击之前,把这个消息,以及这几日在金城发生的事情,尽快告知突厥可汗,让可汗早做准备。

一行人出了北门,策马扬鞭,沿着官道往北而去,不断遇到往南而来的马队。

卢定认出其中一些人,却是地方大户的子弟,平日里在乡里飞鹰走狗,结交游侠,都不怎么到金城来。

如今却带着家养走狗,以及在庄里混饭吃的好汉,浩浩荡荡去金城。

这一去,当然不是去打劫,所以...

卢定回头看着已经看不见影的金城,心中发狠:

等你们准备好了出击,突厥这边肯定已经做好了准备,到时候,祈祷佛祖保佑自己别成了大漠里的森森白骨,丢下家里的孤儿寡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